章節目錄 第321章 回府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1章 回府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看著碎在地面上的雞蛋,暗松一口氣。

    雖然她知道顧長夜是可以躲過去的,但她還是不自控的拉住了顧長夜的手腕。

    她看向顧長夜眼底些微的訝異,然后一步站到顧長夜身前,有些惱火的看著余大娘和剛才想要攻擊顧長夜的男子。

    那名男子已經被禁衛壓制住,雙目圓睜,面目猙獰的瞪著顧長夜。

    花枝皺眉說道:“余大娘不是想要個真相嗎?我有證人可以證明你的兒子并不是王爺害死的。”

    聽到花枝這么說,余大娘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但依然不肯松口,憤憤的說道:“證人?什么證人?我哪里知道是不是你們隨便找個人來騙我的?”

    花枝轉頭看向皇上,恭敬的說道:“皇上,民女有辦法證明王爺的清白,還請皇上明察!若王爺是被她冤枉的,還請皇上給王爺一個公道!”

    顧長錦唇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好,雖然長夜是朕的弟弟,但若他真的有罪,朕定不會包庇!若他受了什么委屈,朕自然也不會姑息此事。”

    “謝皇上!”花枝立刻露出歡喜的神情。

    余大娘一副不甘心的模樣,還想說些什么,顧長錦卻變了臉色,帝王的威嚴展露,冷聲說道:“余娥!雖說你是因為有冤情才會有此行動,不過在事情查清,你都不該找人來對親王不利!”

    說著顧長錦瞥向那名扔雞蛋的男人,視線鋒利的讓人有些發冷,“不管此人和你是何關系,今日之舉都應當懲罰,將此人押到府衙關押,等事情查清后,若是恭親王有罪,再將此人放出來。”

    皇上的話音落下,那個男人得了臉色裂開變得慘白,“我,我錯了!我和此事無關,我也是收了這位大娘的銀子,才會站出來幫忙的!還請皇上饒我這一次吧!”

    顧長錦冷哼一聲,“你以為攻擊皇親是小罪?既然你收了銀子辦事,就應該自己承擔這后果,如若恭親王是被冤枉的,朕定不會請饒你們二人!”

    說完,顧長錦示意小太監放下車簾。

    余大娘的臉色也越加難看,男人被禁衛抓起來準備押去府衙,男人撕心裂肺的喊著:“余嬸!我可是幫你辦事!你快救救我啊!”

    余大娘狠心的將頭轉到一旁,不去理會那個男人的哭喊聲。

    周圍的人群還在議論紛紛,不肯散去。

    花枝還準備同余大娘說些什么,手卻被顧長夜牽起,往回走去。

    走到馬車旁時,楚嵐正笑嘻嘻的站在那,看著花枝問道:“阿奴姑娘真的有證人能證明王爺的清白?”

    花枝很有自信的點頭,“自然。”

    楚嵐朝她豎起大拇指,“不愧是王爺的女人,上次你闖進摘星殿救人我就已經夠佩服了。”

    剛才面對余大娘時的怒氣已經漸漸消散,花枝被楚嵐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顧長夜卻不悅的看向楚嵐,楚嵐立刻收起笑臉。

    花枝跟著顧長夜坐上馬車后,顧長夜垂眸沉聲問道:“你說的證人是陳羽?”

    花枝一驚,“王爺知道陳羽可以作證?那王爺為何不早些讓陳羽將所有的事情說出來?”

    “陳羽應該知道很多關于百目還有夏禾的事情,如果將他拉出來,夏禾肯定想殺人滅口。”顧長夜幽幽說道。

    花枝這才明了他的用意,顧長夜為了保住陳羽的性命,所以一直不肯將陳羽帶出王府,怕他遭到夏禾的毒手。

    她開始懊惱起來,自己剛才是不是不該夸下海口,反倒讓顧長夜為難了?

    顧長夜淡淡的向花枝瞥過去一眼,看見她正皺著眉頭枯死的樣子,本來緊繃的輪廓緩緩松開。

    花枝正想著如何彌補證人這件事時,感覺到顧長夜緩緩抬起右手,食指的指尖落在她的眉心。

    他用指腹輕柔的揉了揉她眉心的褶皺。

    花枝詫異的看向他。

    “一直將陳羽關在王府也沒有用,不如借此機會,讓他把所有都說出來也好。”

    顧長夜的聲音緩緩從唇瓣間緩緩流淌出,帶著些氣聲,魅惑而迷人。

    花枝怔怔地看了他半晌才回過神,面頰微微一紅,輕聲說道:“我會幫王爺的。”

    “嗯。”顧長夜的視線從她的額頭滑落至她的雙眸,“不過,這不是什么大事,你不必皺眉頭。”

    因為他的話,花枝的臉頰更加滾燙,她下意識的抬手擋住兩個臉頰,急忙在心里不停地自己,不要再產生什么誤會了。

    看著她羞澀的模樣,顧長夜的眼底閃過笑意。

    顧長夜的馬車很快便停在了王府前,路嬤嬤還有李叢一等人很早便等在門口。

    走下馬車后,路嬤嬤立刻笑著迎上來。

    看著路嬤嬤腿腳不便,顧長夜連忙示意一旁的下人扶住路嬤嬤,“嬤嬤身體不便,不必出來相迎的。”

    路嬤嬤笑著搖頭,“老奴要是不親自出來,渾身的不自在,王爺就隨著老奴的心意吧。”

    顧長夜不再做聲,就由著路嬤嬤自己的心意了。

    看見顧長夜身旁的花枝,路嬤嬤臉上的笑意不減,但并未躲什么,而是直接越過她朝剛走下馬車的沈憐走去。

    “沈小姐,這兩日風餐露宿的,累壞了吧?你一個嬌嬌嫩嫩的小姑娘跟著去秋獵做什么?”路嬤嬤柔聲問道。

    沈憐禮貌的淺笑,“這次秋獵還挺有意思的,吃的住的也安排得好,路嬤嬤不用擔心。”

    聽著二人的談話,花枝垂下眼眸,掩去對沈憐的羨慕之心。

    李叢走到顧長夜身旁,壓低聲音說道:“王爺,江塵子被帶走了。”

    聽到這話,顧長夜的臉臉色倏然繃起,片刻后對一旁的人說道:“我還有事要處理,外面冷,嬤嬤和憐兒回屋里說話吧。”

    說完,顧長夜便準備抬腳離開,有又好似想到什么,突然停住腳,看向花枝,“你也回去休息吧,不必跟來。”

    他說的聲音放的很輕,帶著若有若無的關心。

    花枝點頭,看著顧長夜走進去后,自己和路嬤嬤沈憐二人打過招呼,便也轉身離開。

    看著花枝離開的背影,沈憐的眼底閃過陰冷,暗暗握緊手心中的紙條。

    那是剛剛半路上被人攔堵時,有人突然扔進車內的紙條,上面寫著只寫了五個字。

    后日醉香樓。

    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借夏禾之手除掉花枝和慕慈,將顧長夜占為己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