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3章 吃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3章 吃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陳念為什么這樣做,花枝大概能猜到。

    但她卻不敢給陳羽解毒。

    陶允中毒時,因為周圍沒有可信的人,花枝只能自己想辦法來救陶允,而皇宮里那些中毒的朝廷命官,因為當時將情況緊急,只能是嗎當做活馬醫,兩次花枝用醫書上學來的內容救人,都是在無路可退的情況下,所以她沒有什么畏怕。

    可眼下不同,陳念是制毒解毒的高手,他在王府花枝便覺得有路可退,自然也開始畏手畏腳,不敢隨意幫陳羽解毒。

    她在院子勸了陳念很久,可是陳念已經躲進屋中,不肯再多說一個字。

    從陳念的院子里出來,花枝便碰到了李叢。

    看見她李叢的神色微微一變,不過轉瞬就露出笑容,只是這笑容,花枝總覺得是李叢強迫自己露出來的。

    “花枝,這兩日在大嶼山玩的可開心?”李叢笑著問道。

    花枝點了點頭,隱隱覺得有鞋不好意思。

    很少有人叫她花枝,可自從知道了她的本名以后,李叢便一直叫這個名字。

    花枝到不介意李叢叫這個名字,只是怕被顧長夜聽了去。

    “李侍衛......若是當著王爺的面,還是不要叫我花枝的好。”花枝有些猶豫的說道。

    李叢的身形微微一頓,神色閃過一抹異樣。

    半晌他垂下頭,問道:“因為王爺不喜歡你這個名字?”

    花枝并未察覺他語氣中的低沉,唇角微微一彎,柔聲回答:“我也不確定王爺是不是不喜歡花枝二字,但王爺叫我阿奴,我便叫這個名字吧。”

    對于她來說,顧長夜肯給予她的都是好的,即便所有人都說阿奴這兩個字,是為了證明她是低賤的存在,可她還是珍惜著這兩個字。

    因為她成為了阿奴,所以才能陪在顧長夜的身邊。

    李叢卻因為她的話,心情越加低落。

    “你自己也不喜歡那個名字嗎?”

    花枝不知道他為何這樣問,只是隱隱覺得李叢似乎對她名字的事很在意,這段時間的變化,都起源于那日花枝將自己的本名告訴李叢之后。

    細細想來,路嬤嬤也問過她本來的名字。

    難道所有人都不喜歡這個名字嗎?

    “李侍衛,我的名字怎么了?你知道什么嗎?”花枝好奇的問道。

    李叢一驚,立刻含糊的說道:“不,沒什么,只是很特別而已。”

    說完,李叢便繞過她,匆匆離開。

    李叢的手一直緊緊握著。

    他認為花枝還是不要知道一切真相為好,知道了真相,只會讓她痛苦不堪,萬劫不復。

    事已至此,只能盼著她這一生不知情。

    有時糊涂的活著,也是件幸事......

    花枝看著李叢走遠,然后轉身回到自己的屋內,拿出醫書反倒記載著死藤頁面,指尖輕輕滑過上面字跡。

    死藤之毒的解法同尋常之毒不一樣,需以湯藥輔針灸之法方能解除。

    如果只是做湯藥,花枝不會這般猶豫,如果讓她動手為陳羽針灸,她實在不敢,哪怕有一點點差錯,這都可能要了陳羽的命。

    她實在不敢為陳羽解毒。

    可陳念的性子他也清楚,既然說了今日不會幫陳羽解毒,他就斷然不會出手。

    花枝喪氣的將醫書放在桌上,然后自己趴在醫書上,忍不住用額頭在上面蹭了蹭。

    她倒是真的很希望自己有做醫者的天賦,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幫到顧長夜。

    可她還是瑟縮著不敢前進。

    “你怎么了?”

    聽到小舞的聲音,花枝慢慢坐直身子。

    小舞正在門口,奇怪的看著她。

    “小舞姐姐。”花枝的臉色露出些許迷茫。

    小舞連忙走到她身旁坐下,“發生什么事情了?”

    花枝嘆了口氣,將陳羽的事情說了出來。

    小舞看了一眼一旁的醫書,然后笑著說道:“既然陳大夫讓你去解毒,說明他信任你,覺得你一定可以解開,你為何不去試試?”

    花枝蹙起眉頭,滿是憂慮。

    片刻后她俯下身,趴在小舞的腿上,像是一個尋求的安慰的孩子一般,“因為這件事對王爺來說很重要,我怕自己搞砸。”

    小舞笑著抬起手撫著她柔軟的頭發,柔聲安撫道:“別害怕,你不是已經幫了王爺很多次,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

    花枝一陣沉默。

    片刻后,眼底隱隱泛起了酸澀。

    她裝著自己無事的模樣,但是大嶼山上發生的事情,其實一直積壓的她的心口,尤其是昨夜顧長夜說的那一番話。

    她總是擅自的喜歡,擅自的加深這份感情,所以每當從自己的誤解中清醒過來時,她的痛苦就會加倍。

    也就是昨夜,她突然意識到一件事,顧長夜真的需要她嗎?

    其實每一次遇到困難,就算沒有她,遇到困難顧長夜自己也能解決,反而是她總給顧長夜添麻煩。

    意識到這件事之后,花枝變更不敢去幫陳羽解毒,她害怕自己幫了倒忙,顧長夜會更加的不需要她。

    “小舞姐姐,其實我很沒有用的......”花枝的聲音里有幾分哽咽。

    聽出她聲音里的哭意,小舞有些驚訝,低頭看她的模樣,便猜到她受了什么委屈,連忙問她這兩日發生什么了。

    花枝抽出半晌,終是想傾訴出來,便將大嶼山上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她。

    聽完所有事情的經過,小舞無奈的嘆了口氣。

    “阿奴,你很喜歡王爺吧?”

    這一次花枝沒有隱藏自己的心意,點頭承認。

    小舞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用最溫柔的聲音說道:“王爺,和我們不一樣,生在皇室,自小身上就背負起無數的重擔,在那樣的環境下,是沒有辦法學會什么叫做喜歡的。”

    花枝的頭微微一動,側臉看向小舞,“我總是在心里告訴自己只要王爺過得好就夠了,不去奢望王爺也能喜歡我,可是王爺對我時而很好,我就越發貪婪......”

    小舞被花枝天真的模樣逗笑,“喜歡一個人是會這樣。”

    “那我該怎么辦,我想遏制住這些想法,心無旁騖的呆在王爺身邊幫他。”說完,花枝本能地發出一聲嘆息。

    小舞說道:“不要想那么多,既然王爺已經知道你的心意,又不排斥這份心思,你不如坦率一些,讓自己過得輕松一些,而且你說王爺昨日發脾氣,我倒覺得更像是在吃醋。”

    花枝連忙坐直身子,驚道:“吃醋?!”

    小舞掩唇笑著說道:“我只是覺得,雖然不知道王爺喜不喜歡你,但至少我覺得王爺待你是不同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