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6章 一生一世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6章 一生一世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如果以后我不在,王爺也可以用指腹按住這個穴位,也可以緩解失眠的。”花枝笑著說道。

    顧長夜卻倏然皺起眉頭,“你為什么不在?”

    花枝愣怔住,她微微張了張唇瓣,片刻后又莞爾一笑,柔聲說道:“若是王爺出公差,我肯定不能在王爺的身邊。”

    聽她這么說,顧長夜錦州的眉心緩緩松開。

    看著顧長夜的臉色緩和,花枝松了一口氣,低頭輕輕揉搓著顧長夜剛剛被針刺過的位置,生怕他疼的模樣。

    她的動作很輕柔,揉搓的中心慢慢溢出細癢,很快便向四處蔓延。

    因她而起的感受,好像也只有她能制止。

    只是這里是地牢,并不是合適的地方,顧長夜便壓住心頭想要抱住她的沖動。

    他的喉結上下翻動,看向一旁昏睡著的陳羽,眸色微沉的開口,“他什么時候能醒過來?”

    “把針取下之后大概半個時辰吧。”花枝有些奇怪的看著顧長夜,發現他說話的聲音有些暗啞,便開口問道:“王爺您的聲音怎么了?嗓子不舒服嗎?”

    顧長夜一陣無語,輕咳一聲后把視線移到她身上,看著她一副懵懂的模樣,向下沉了一口氣,幽幽說道:“沒什么。”

    花枝也沒在追問,心中掐算著差不多了,便轉身幫陳羽把身上的銀針一一拔下。

    剛收拾好所有,顧長夜便抓住她的手腕,將她向牢房外拉去。

    花枝急忙說道:“王爺,我們不等他醒過來,讓他把事情都說出來嗎?”

    “不等,李叢會過來審問他。”顧長夜冷聲說道。

    外面的天色已經徹底黑下來,見顧長夜二人出來,外面的侍從立刻低下頭。

    顧長夜淡漠的交代‘守好’后,便帶著花枝向前走去。

    下人們都已經回屋休息,院子里靜悄悄。

    偶爾有侍衛巡夜,看見顧長夜會特意停下腳步低下頭,但又忍不住悄悄瞥著顧長夜和花枝牽著的手上。

    花枝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顧長夜發怔。

    走進長廊時,她瞧著四下無人,忍不住開口問道:“王爺昨日說對慕小姐并無男女之情,可是真話?”

    顧長夜的步子慢慢停住,轉身看著她,“你覺得我在說謊?”

    花枝前笑著搖頭,“只是想向王爺確認一下。”

    “確認什么?”顧長夜問道。

    “王爺有喜歡過一個人嗎?”

    問完,花枝的心底隱隱有些緊張起來。

    顧長夜看著她一陣沉默。

    那雙眼融在濃濃的夜色中,好像一瞬間染上了無數種情緒。

    只是每一種花枝都參悟不透。

    “有。”他突然開口回答。

    花枝有些害怕聽到答案,可在聽到答案的那一瞬,反倒松了一口氣。

    原來他有喜歡過別人。

    花枝迎著他深邃的眼,柔聲說道:“王爺成親以后,一定要對慕小姐溫柔一些。”

    顧長夜眉頭當下立刻緊皺起來,“什么?”

    “我以前覺得只有相愛的人才能在一起,一生一世一雙人,可是昨日我才明白,原來這世間也有在一起卻不相愛的人。”花枝垂下眼眸說道。

    她不敢繼續看著顧長夜,怕自己壓制不住心底的顫抖,“但我還是覺得,如果陪在自己身邊的人,不是自己的所愛,那一定是件很悲傷的事,王爺說慕小姐對您也無男女之情,她只是被家族綁在了那個位置,我便有些心疼她,所以無論有沒有男女之情,我都希望王爺能對慕小姐溫柔一些。”

    聽著她的話,顧長夜的眉心越皺越緊。

    半晌,他壓著心頭翻滾的情緒,陰沉著聲音說道:“不用你來教我如何同她相處。”

    花枝點頭,不再說話。

    可是顧長夜的心里卻越加不舒服。

    他本以為昨天的話,至少能讓花枝明白,他不喜歡慕慈,娶她只是因為利益原因,這可以讓花枝安心的呆在他身邊,卻沒想今日這家伙反倒來教他如何善待其他女子。

    可他轉念一想,心頭的煩躁又緩緩落下去。

    花枝似乎對兩情相悅的享受很執著。

    “所以,你一定要嫁給喜歡的人?”顧長夜沉聲說道。

    花枝依然垂著眼眸,但心底卻暗暗一驚。

    她怕顧長夜誤解了她的意思。

    花枝強作無所謂的樣子,淡聲回答:“王爺不一定,我也不一定。”

    一句不一定,徹底扯到顧長夜的痛處。

    一想到將來的某一日她或許會被其他男人迎娶進門,他心底的那股煩躁便如驚濤駭浪般澎湃。

    原來這句話的傷害如此之大。

    他這才意識到昨日他不該說那些話。

    如果現在告訴她,他喜歡她會怎么樣?

    想著,顧長夜涼薄的唇瓣微微一動,緩緩開口,“我......”

    “小叔叔!”

    身后倏然響起沈憐的聲音,顧長夜的聲音立刻卡在喉嚨中。

    看見沈憐,花枝下意識松開顧長夜的手,低下頭推到一旁。

    沈憐扶著路嬤嬤走到二人身旁,視線有些微冷的在花枝身上滑過,“小叔叔,這么晚了怎么還在外面?”

    顧長夜眉心緊皺著。

    未說出口的話在沈憐出現的那一刻,變成了一把涂毒的利刃,哽在喉嚨里,刺的他難受。

    路嬤嬤很快便看出了顧長夜的異樣,又看向身旁的沈憐,片刻后出聲,“夜深了,王爺明日還要忙,還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顧長夜什么也沒有說,直接轉身離開。

    沈憐卻再次開口:“小叔叔不會騙我吧?會替我母親報仇吧?”

    顧長夜的身子頓時一僵,片刻后他轉頭眼神陰冷的看向沈憐,“自然不會騙你,但是憐兒最好也不要胡亂說話。”

    沈憐被嚇得一哆嗦。

    顧長夜抬腳離開,花枝向路嬤嬤和沈憐欠身,然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聽到剛剛沈憐的話,路嬤嬤也有些吃驚,她轉頭看向沈憐。

    沈憐正憤憤的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感覺到路嬤嬤震驚的視線,沈憐隱隱猜到,路嬤嬤應該也是知情者。

    果不出她所料,等二人走的沒了影,路嬤嬤開口問道:“憐兒小姐已經知道是誰害死您的母親了?”

    沈憐冷笑,“果然路嬤嬤也知道,全天下人都知道我該找誰報仇,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

    路嬤嬤無奈的嘆了口氣,“不是您想的那樣,王爺也是想保護您。”

    “保護?”沈憐的眼底流出怨毒,“為了保護我就和仇人的女兒親近嗎?”

    路嬤嬤啞口無言。

    沈憐憤憤的轉身離開。

    路嬤嬤轉身看向遠處,心底開始隱隱不安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