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7章 揭發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7章 揭發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洗塵宴那日王府出的事情,花枝和陳羽是最好的證人。

    除了他們二人,花枝還想到了陶允。

    可她和顧長夜提起陶允,想讓他也進宮作證,可顧長夜卻否了這個想法,又并未和她說是為什么。

    花枝也并未多問,跟著顧長夜進了宮,而陳羽則被李叢押著。

    走進金鑾大殿內,朝臣向花枝紛紛投去打量的視線。

    余大娘已經被人帶到金鑾殿多時,此刻正跪在大殿中央。

    花枝跟在顧長夜身后,一步步走到余大娘身旁才停下,然后屈膝跪下,“民女拜見皇上,拜見太后。”

    坐在龍椅上的顧長錦神色威正,一身嚴肅的氣勢,而身旁的鳳座上坐著太后宋婉思,微瞇著眼視線落在花枝身上。

    花枝感覺一陣冷意,悄悄抬眼瞥見宋婉思正瞧著自己,又連忙將頭低下。

    “哀家記得這小姑娘叫阿奴對吧?這段時日還真是能經常見到她啊。”宋婉思拖著幾分慵懶的語調說道,看似漫不經心,卻含著隱隱的陰冷。

    顧長夜拜見過皇上后已經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好,聽到宋婉思的話,他冷漠的瞥過去一眼。

    這天下的事情,看似是皇上再做決定,可其實顧長錦的手只能碰到無關緊要的事情,真正的大事上,宋婉思總會強插一手。

    朝政便變成了一場拉力戰,雙方不停地拉扯,到最后遭殃卻是無辜的百姓。

    顧長錦不動聲色皺了皺頭,然后看著下面跪著的花枝沉聲說道:“阿奴,你昨日說的證人可帶來了?若是能證明恭親王的清白,朕自然會嘉賞你,但若是你無法證明,今日朕不止要責罰恭親王,你也要跟著一起受罰。”

    聽到皇上這么說,花枝也沒有露出害怕的神情,低頭應道:“是,皇上。”

    看見花枝淡定的模樣,顧長錦板著的臉慢慢緩和下來,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其實花枝心底也有幾番緊張,即便已經和皇上面對過幾次,但這位可是九五至尊,尋常百姓見了大概都會緊張吧。

    可是看見皇上臉上的笑意,花枝緊張的心慢慢放松下來。

    她想顧長夜一心一意侍奉的君主,一定是位明君。

    想著,花枝轉過頭,李叢立刻明了的將陳羽帶上前,一腳踹在陳羽的腿上,逼迫他跪了下去,然后李叢便躬身退下去。

    “皇上,此人名叫陳羽,在城內開了一家藥房,將一些藥材全部壟斷,花高價向外售賣,這導致許多需要用藥的百姓,用不起藥看不起病。”

    花枝沉聲說著的時候,顧長夜不動聲色的向夏禾的方向瞥去。

    看見陳羽,夏禾卻不見半點慌張的模樣,好似一點也不怕陳羽會揭發他一般。

    不過這倒也沒有出乎顧長夜的意料,夏禾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被扳倒的。

    昨夜陳羽醒過來后,經過李叢的拷問交代了他和夏禾的交易。

    光是幫陳羽壟斷藥材,從中獲得利益這件事,就足以夏禾被剝去丞相之職。

    陳羽垂著頭,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也不知道是在怕皇上,還是一旁笑瞇瞇看著他的夏禾。

    花枝停頓了片刻接著說道:“那夜,王府中被幾名黑衣刺客襲擊,因此害王府中幾名下人殞命,便是陳羽帶著的人。”

    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余大娘終于按奈不住,有些激動開口說道:“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這個人不會是你們從哪里拉來,強行逼迫作證的吧?”

    站在顧長夜身后的秦將軍被這話惹火,“你這人可不要胡亂說話!!”

    “秦將軍。”

    皇上幽幽開口,秦將軍立刻意識到眼下自己身在金鑾殿,不可胡亂言語,連忙將嘴巴閉緊,可神情依然憤憤不平。

    余大娘的話就好像在說,顧長夜是那種不擇手段害別人的殘暴之徒一般。

    花枝自然也不愛聽,但神色上依然表現得淡淡,“我也是證人,那夜陳羽還曾試圖用刀刺殺我......”

    “皇上!”夏禾突然開口打斷花枝的話,面朝皇上拱手說道:“臣有一事好奇。”

    “何事?”

    “這個陳羽不是城內的大夫嗎?為何會出現在王府內?”

    花枝沒想到夏禾還敢主動提起這事,微微蹙了蹙眉頭。

    皇上看向花枝,“阿奴,這是怎么一回事?”

    花枝深吸一口氣,悄悄看向顧長夜,不知道要不要整件事情的經過說出來。

    她看過去時,發現顧長夜正好也在看著她。

    仿佛心有靈犀般,顧長夜沒有做任何動作,花枝便明了了他的意思。

    “皇上,此事和陶知節大人有關。”花枝毅然決然的轉頭說道。

    之后她將那幾日發生的所有事情,包括鬼市和百目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鬼市的存在眾人都知曉,只是聽到洗塵宴的下毒事件和其有關,眾人一陣嘩然。

    隨著花枝的話,皇上的神情也越來越凝重。

    花枝的余光瞥見一旁的太后,神色也微微一變,不過轉瞬就鎮定下來。

    “朕聽聞鬼市已經被長夜清繳了,那百目此人現在的下落呢?”顧長錦出聲問道。

    顧長夜拱手說道:“回皇上,此人現在下落不明,但......”

    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夏禾,然后幽幽說道:“但鬼市在皇城內存在多年,不得拔除,這其中一定又朝廷官員在其中幫助。”

    “那此事一定要徹查。”皇上看向花枝說道:“阿奴,繼續說下去。”

    “百目為威脅陶知節大人,不僅綁架了其夫人,還給陶允公子下了毒,之后陶允公子逃到了王府,王爺想要醫治他,所以才將陳羽請到府上,但陳羽早已聽從百目的命令,并不想醫治昏迷的陶公子,沒想到洗塵宴那日陶公子醒了過來,便發生了之后的事情,這些陳羽都已承認。”

    花枝說完,皇上又看向一旁滿臉憔悴的陳羽,“陳羽,可尤其事?”

    陳羽顫抖的抬起頭,視線和皇上一對上,神情一僵,半晌才扯著嘶啞的聲音說道:“我認,我都認!王府里的人是我帶人殺的,還請皇上饒我一命!”

    看將陳羽認罪,秦將軍松了一口氣,看著顧長夜傻笑起來。

    可顧長夜不覺得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皇上冷聲問道:“說,暗地里和你勾結的人是誰?!”

    陳羽的身體越顫越厲害,半晌才微微張開嘴。

    “就是,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