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8章 公孫匍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8章 公孫匍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就是......”

    陳羽緩緩抬起手,就在他要指證是誰時,金鑾殿外傳來禁衛的聲音。

    “皇上,陶知節求見!”

    聽到陶知節二字,秦將軍的神情最為震驚。

    顧長夜微微蹙眉,頭微微側過,沉聲問道:“怎么回事?”

    秦將軍忙著搖頭,“我也不知道啊,這家伙不應該在牢里嗎?”

    “這話不應該是我問你嗎?”顧長夜的聲音又冷了幾分。

    秦將軍不由得打了個寒顫,苦著臉說道:“王爺,您也知道,我娘子前幾日生了,這段時間我并沒有去牢里......”

    “行了。”顧長夜有些不耐的打斷他的話。

    秦將軍的事情他是知曉的,為了照顧自己娘子,所以連秋獵都沒有去。

    顧長夜沉著眸色看向走進來陶知節。

    陶知節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但仍然身姿挺拔,一身傲氣,走到大殿中央,撩起前擺跪下,“罪臣見過皇上。”

    “陶知節?你怎么在這里?”皇上沉聲問道。

    陶知節立刻回答:“回皇上,罪臣不敢祈求皇上原諒,但希望皇上能給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皇上幽幽問道:“什么?”

    一旁的花枝有些吃驚的看著陶知節。

    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陶知節其人,甚至大嶼山之行也沒有見到,但是花枝并沒有多想這件事,只是這次陶知節忽然出現,她竟有些惴惴不安。

    “罪臣已經抓到那個百目,并且拿到和陳羽勾結之人的證據。”

    聽了陶知節的話,顧長夜皺了皺眉頭。

    坐在龍椅上的顧長錦也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向顧長夜看了一眼。

    大殿內一時寂靜下來,有人互相對視著,暗暗揣測著陶知節要揭發的是什么人。

    “若是朝中真的有人敢暗地里做這種事,那哀家絕不能姑息!!”

    一旁的宋婉思突然冷聲開口說道,滿面的怒氣,將下面沉默的朝臣嚇了一跳。

    花枝越發覺得此事其中有些蹊蹺,如果陶知節想要揭發的人是夏禾,太后肯定不想讓陶知節開口,可現在怎么看太后倒像是站在顧長夜這邊,巴不得陶知節趕緊揭發背后之人。

    她有些懷疑的看向陶知節,可又覺得陶知節應該不會同夏禾是一伙,畢竟不管怎么說顧長夜也算救過他一次。

    花枝這個念頭還沒落下,便聽到陶知節沉聲說道:“此人便是司禮司的公孫匍。”

    眾人再次震驚,這次連顧長夜都緊皺眉頭看向陶知節。

    花枝并不知道公孫匍是何人,但是朝中其他人卻都知道。

    在顧長夜接管司禮司之后,所有和夏禾有關的人都被換掉,但顧長夜手里不只有司禮司的事務,還有鎮守邊關的事務,一人無法管理這么多,便調任公孫匍為司禮司監事,協助顧長夜打理司禮司。

    公孫匍是顧長夜千挑萬選的人,底子絕對干凈,怎么可能私下里干這種勾當?

    聽到陶知節這么說,站在朝臣中間的公孫匍立刻站了出來,憤聲說道:“陶知節你不要血口噴人!”

    “皇上!臣有證據證明!”陶知節不顧身后公孫匍的聲音,高聲喊道。

    他從懷中掏出幾封信箋,雙手呈起。

    顧長錦目光幽幽的看著陶知節,半晌沒有作聲。

    一旁的宋婉思幽幽的瞥了一眼顧長錦,唇角緩緩勾起。

    “呈上來。”宋婉思率先開口說道。

    一旁的小太監連忙走過去接過信箋,然后轉身走回到龍椅旁,卻一時不知該將這信箋遞給皇上,還是遞給一旁的太后。

    顧長錦剛要抬手接過,一旁宋婉思開口說道:“皇上,還是將此事交給哀家吧,皇上一次兩次偏袒恭親王,群臣都是看著的,將此事交給哀家處理才顯公正。”

    因為她的話,顧長錦額頭的青筋跳起,從清晨就開始鈍痛的胸口,此刻疼痛的更加劇烈。

    宋婉思笑著看向顧長夜,“恭親王意下如何?”

    顧長夜冷眼和她對視著,周身的寒意蔓延開來。

    可宋婉思的話根本不給他拒絕的路,若他反對宋婉思接受這件事,倒顯得皇上是真的在偏袒他。

    最后顧長夜垂下眼眸,不再作聲。

    宋婉思攤開信箋,美眸在上面來回掃了一遍,片刻后臉色陰沉下來。

    “好你個公孫匍!竟然同陳羽勾結,不僅將許多藥材壟斷,還以次充好,為獲利益殘害百姓!還不認罪!!”她厲聲吼道。

    公孫匍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怎么可能?臣沒有!”

    宋婉思冷笑一聲,“還敢狡辯!你敢說這封信不是你同陳羽寫的?!這上面可是清清楚楚寫著,你將樹干打成粉末,之后經過加工做成假靈芝,交給陳羽販售!”

    說著,宋婉思將信,憤怒的扔在了地上。

    似是想到什么,公孫匍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身體開始顫抖起來,良久慌亂的說道:“臣是冤枉的,皇上,臣是被人陷害的......”

    “是不是陷害你到司刑司交代吧!”說著宋婉思一招手,幾名禁衛便上前準備將公孫匍押走。

    花枝皺眉看著公孫匍,她雖和此人不熟,但她也清楚,如果此時將幕后黑手的帽子扣在公孫匍身上,那就又讓夏禾逃走一次。

    她咬了咬牙,然后鼓起勇氣說道:“太后!和陳羽勾結的人是不是公孫匍,還要問問陳羽本人吧?!”

    花枝突然在這時做聲,周圍的人不由得為她捏了把冷汗。

    宋婉思微瞇起眼,視線滿是危險的看著花枝,“怎么?你還不死心?”

    花枝本來緊張的心,倏然變得鎮定下來。

    她轉頭看向另一邊的陳羽,“陳羽,你來說到底是誰在背后幫的你?”

    陳羽佝僂著背脊,神色畏怕的瞥了一眼顧長夜。

    那些刑具已經在他的心里烙下深深的陰影,可顧長夜卻連時的機會都不給他,活活的受折磨。

    如果不說實話,顧長夜一定會放過他!

    想到這個,陳羽顫抖的越加厲害,緩緩抬起頭,干裂蒼白的嘴唇緩緩張開。

    花枝期盼著他能說出實話,結束這一切。

    可是在陳羽準備開口說話的一瞬,他的眼底閃過另一層恐懼。

    花枝意識到不對,想要制止陳羽繼續說下去,卻為時以晚。

    陳羽緩緩開口,“和我勾結的人,就是......公孫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