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0章 中毒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0章 中毒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你!大膽!”看著花枝無視自己的話,宋婉思怒聲吼道。

    可花枝依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宋婉思大吼道:“來人!把她給我拿下!”

    周圍的禁衛猶豫了片刻,因為不敢違抗太后的命令,所以手握住刀柄向花枝走去。

    “誰也不準動她!”顧長夜倏然冷聲開口,幾名禁衛頓時停下腳步,顧長夜看向宋婉思,“若是皇上有事,太后就能擔起責任嗎?”

    “你......”宋婉思一時語塞。

    她的確希望顧長錦死,可是卻希望顧長錦能在皇位上‘壽終正寢’,可眼下顧長錦的有樣子明顯不對。

    若是因為下毒而死,不免會讓某些人將下毒的事扣在她的頭上。

    宋婉思憤憤的看著顧長夜,最后將嘴閉了上。

    花枝走到顧長錦身邊蹲下身,輕聲說道:“皇上,民女要為您診治了。”

    顧長錦垂著頭,不做言語,他雖然能聽到花枝的聲音,卻已經無法應答。

    花枝用指尖試探了一下他的體溫,入手一片刺骨的冰冷,這使花枝皺起眉頭,然后抬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看了半晌脈象,花枝的眉心越皺越深。

    一旁的宋婉思冷哼一聲,“你行不行?”

    花枝并未理會她的話,對一旁的小太監說道:“快去拿能喝的水,越多越好!然后還要準備姜汁和醋,再給我一套銀針。”

    小太監猶豫了一下。

    看著旁邊太后的臉色,他實在不敢動。

    可是又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其中利弊,最終還是覺得救治皇上最要緊,連忙轉身按照花枝說的去安排。

    皇宮里的人手腳都很快,沒一會兒便將花枝說的那些東西準備好。

    花枝直接拿起清水,說道:“幫忙將皇上的嘴打開,我要將水喂下去。”

    一旁的小太監一聽,身子立刻抖成篩糠。

    那可是天子,誰敢對龍體大不敬。

    見小太監遲遲不肯動,花枝陳說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皇上會有事情的!”

    花枝的話音剛落下,一只手便從身側伸了出來,將皇上的身體扶正后,強迫其張開嘴巴。

    花枝看著一旁的顧長夜,微微一怔。

    看著她發怔,顧長夜沉聲催道:“快點。”

    花枝點頭,連忙將水灌進皇上的嘴里。

    灌進一壺后,覺得還是不夠又緊接著灌下兩三壺。

    下面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有人按奈不住,怒吼道:“大膽!你,你怎么敢給陛下灌這么多水!你是想害死陛下嗎?!”

    花枝想要轉頭反駁,一旁的顧長夜卻低聲說道:“不要理他們。”

    本來心底隱隱的焦慮,顧長夜的一句話便輕易的消散開。

    花枝輕輕抿唇,越發鎮定下來。

    只要顧長夜在身邊,就沒什么可怕的。

    想著,花枝用一旁剩下的清水凈手,然后用食指緊緊壓住皇上的舌頭。

    一旁的宋婉思看見立刻冷聲命令道:“來人!膽敢對皇上做這種事情,將這個阿奴拿下!!”

    禁衛不敢再不聽太后的命令,一個個向花枝快速的走去。

    眼看他們要靠近的時候,皇上突然大嘔了出來。

    清水混著其他食物一起吐了出來,將其余眾人嚇了一大跳。

    花枝也顧不上身后的禁衛,急忙將一旁的姜汁和醋混在一起,又將其喂皇上服下,最后拿起一根銀針,刺在皇帝的額頭上。

    這時鄭太醫也趕了過來,看見龍椅上臉色難看的皇上,和一旁的狼藉,大驚失色。

    “皇上!”他急忙跑上前去,心急之下一把將花枝用力推到一旁。

    花枝沒料到鄭太醫會這樣,被推倒在地上。

    顧長夜瞧見,立刻走過去,彎身將花枝扶起,然后拉著她的手將她護在身后。

    鄭太醫正在為皇上把脈,最后唇角微微抖動了兩下,轉頭看向花枝,“剛剛你是在為皇上解毒?”

    花枝縮在顧長夜的身后,輕輕點頭。

    鄭太醫年紀一大把,此刻臉上的所有皺紋都橫擠在一起,緊緊地盯著花枝。

    一旁的宋婉思按奈不住,開口問道:“鄭太醫,皇上怎么樣?”

    鄭太醫連忙正經面向她跪著,垂頭說道:“回稟太后,皇上的脈象看起來是中毒,剛剛阿奴已經控制住毒性的蔓延,皇上已經沒有性命之憂。”

    聽到中毒二字,眾人低聲竊竊私語起來,宋婉思也皺起眉頭。

    “中的是什么毒?”她問道。

    鄭太醫蹙眉說道:“這個......臣也不知,還需嚴查。”

    見他們一只在說話,花枝看著一旁的陷入昏迷的皇上,花枝忍不住說道:“皇上的毒只是控制住了,還需要休息調養,太后,還請讓宮人將皇上送回寢殿。”

    聽到花枝的聲音,宋婉思的視線陰冷的看向她。

    她沉默的盯著花枝,其中的憤怒,惱火,怨毒,匯聚成一團黑暗,只要花枝迎上那雙眼睛,就有一種自己要被撕碎的感覺。

    花枝微微動了動身體,本能的想要躲到顧長夜身后。

    顧長夜也不動聲色的挪了一下步子,將花枝嚴嚴實實的擋住,看著宋婉思幽幽開口:“太后,皇上的身體要緊。”

    半晌,宋婉思幽幽說道:“來人!將皇上送回寢殿,鄭太醫跟隨去診治。”

    “是。”鄭太醫應道,然后猶豫了片刻,輕聲問道:“太后,可否讓這個阿奴跟隨臣一同前去診治?”

    “什么?”宋婉思皺眉,聲音里滿是不悅。

    鄭太醫將頭垂的更低,“昂剛剛是這個阿奴幫皇上解的毒,解毒的方式,臣并未見過,若是現在換成臣的法子為皇上解毒,怕是皇上是的身體受不住折騰,還是讓阿奴同臣一同過去吧。”

    宋婉思暗暗握緊拳頭。

    下面眾位大臣,百雙眼睛看著她,她也不能再說不,最后冷聲說道:“好。”

    聽到要跟鄭太醫進入后宮,花枝有些緊張的揪住顧長夜的衣擺。

    感覺到花枝的情緒,顧長夜轉身暗暗握住她的手,壓低聲音說道:“別怕,你隨鄭太醫過去,等這邊結束,我便過去接你。”

    顧長夜的掌心很溫暖,這讓花枝有些不舍得放開。

    花枝有些擔憂的看著他,擔心他會在這里被太后為難,可最后還是輕輕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