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331章 命數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331章 命數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皇上的寢殿內,鄭太醫接過小宮女遞過來的湯藥,用瓷勺小心翼翼的為昏迷中的皇上喝下。

    花枝在一旁候著,卻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跟隨鄭太醫離開后,已經過去很長時間,眼下已是晌午,往常此時早朝早就散去,可花枝還未看見顧長夜出現,心中越發惴惴不安。

    鄭太醫服侍皇上服下湯藥后,注意到花枝的神情有些恍然,輕咳一聲,頗有些淡漠的說道:“別想了,就算你想破頭,那邊你也幫不上什么忙的。”

    花枝回過神,看向鄭太醫問道:“鄭太醫,您根本不需要我幫忙吧?為什么要將我叫到這里?”

    “你太蠢了。”鄭太醫毫不猶豫的說道。

    他對花枝的印象并不好,在他眼里,花枝是一個通房,一個女子,而且是一個身份低微的女子。

    這樣的人不僅會醫術,而且似乎很有天賦,這讓鄭太醫很不舒服。

    可是花枝幾次三番出現,都是一門心思的想救人,這要比朝堂之上那幫皇上面前阿諛奉承,背地里尋歡作樂不做實事的朝臣們,更讓鄭太醫欣賞。

    鄭太醫幫皇上將被角掖好后院,緩緩站起身,“你知不知道你要是留在金鑾殿,只會礙手礙腳,不能幫上王爺半點忙。”

    花枝一陣沉默。

    今天看著公孫匍被帶走,陳羽翻供,她才明白原來朝堂之事并沒有那么簡單,不是拿到了確鑿的證據就可以推到一個人,不到結局誰也不知勝負。

    沒能推倒夏禾,這讓花枝很不甘心,又覺得自己很無力,所以她無法反駁鄭太醫的話。

    鄭太醫繼續說道:“你在大嶼山得罪了慧琳郡主,而慧琳郡主在太后那里向來討喜,一回到都城便到太后那里告了狀,如果剛剛繼續讓你留在那里,恐怕太后就要提起慧琳郡主的事情,以你的身份給你扣一頂大不敬的罪名還不是輕而易舉,到時王爺還要維護著你,豈不是更麻煩。”

    花枝頓時明了鄭太醫的用意,之前還以為鄭太醫很討厭她,眼下才明白他是個嘴硬心軟的人,頓時覺得很是感謝。

    想著,花枝躬下身,輕聲說道:“多謝鄭太醫。”

    鄭太醫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你一個下人,我也懶得管,我是沖著王爺的面子才幫你一把,而且,我自己也有件事想要問你。”

    “什么事?”花枝奇怪的問道。

    鄭太醫的神情立刻嚴肅下來,“你的醫書是跟誰學的?”

    被這樣突然問起,花枝微怔,猶豫半晌小心翼翼的反問道:“鄭太醫為何這樣問?”

    “你的醫術很不尋常,甚至另辟蹊徑,到讓我想起一個人......”鄭太醫幽幽說道,

    花枝蹙眉,“何人?”

    鄭太醫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誰,但他在江湖上倒是很有名,只是已經銷聲匿跡了很多年,外人都稱他為鬼手神醫。”

    花枝也是在陳念那里聽到過這四個字,才知道老爺爺就是鬼手神醫,發現鄭太醫也知道鬼手神醫,花枝有些吃驚。

    “不過,那人已經消失了許久,無論我怎么想法子去找,都沒能找到半點下落,你又怎么可能認識呢。”鄭太醫低聲喃喃自語起來,末了還自嘲的笑了一聲。

    花枝試探的問道:“鄭太醫找鬼手神醫想要做什么?”

    鄭太醫皺了皺眉頭,張了張嘴巴,似乎想要說什么,可是最后又將話咽了回去。

    “鄭太醫,或許我能幫到您。”花枝連忙說道。

    聽花枝這么說,鄭太醫轉頭看了看躺在床榻上的皇上,最后重重的嘆氣,這才轉頭對花枝說道:“你已經為皇上把過脈,想必已經很清楚皇上身體的情況,我已束手無策,便想或許那個能起死回生的鬼手神醫能醫治好皇上。”

    花枝也蹙起了眉頭。

    她明白鄭太醫的一片忠心,只可惜他要找的人已經不在人世。

    花枝也露出低落的神情,猶豫半晌后還是決定說出來,“鄭太醫,那個鬼手神醫已經不在人世了。”

    “你怎么知曉?!”鄭太醫吃驚的看著她。

    花枝垂眸,“因為我會的那些醫術就是從鬼手神醫寫的醫書上學來的,我曾經有幸與他見過,他......是為了救我,所以才會丟了性命。”

    鄭太醫張著嘴巴,吃驚的看著花枝,半晌才恢復往常,最后露出一個苦笑,“這全是命數啊。”

    想到老爺爺的死,花枝心底有些傷心。

    “既然如此,我只能另想他法了。”鄭太醫有些無奈的說道。

    花枝抬起頭,問道:“鄭太醫,不知我能否問一下,皇上得的是什么病癥?”

    鄭太醫的臉色再次陰沉下去,只是此次的陰沉更多的是憂慮。

    “我也不清楚,就是因為看不出,所以才想尋找民間的名醫來為皇上醫治,皇上的病癥很是古怪,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脈象上卻看不出端倪。”

    說著,他想到什么,壓著聲音嚴肅的說道:“皇上的病切不可同外人胡說,否則你的腦袋就不用要了!”

    花枝自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正準備點頭答應,一個虛弱的聲音忽然響起。

    “鄭太醫,你就不必嚇唬阿奴了!”

    花枝和鄭太醫看過去,發現躺在床榻上的皇上已經醒過來,連忙走過去。

    鄭太醫幫皇上診了一下脈,可依然擔憂的問道:“皇上可有哪里不適?”

    顧長錦的面色依然蒼白,滿面的病態,可還是向他們二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好多了。”

    說著他便想要坐起身。

    鄭太醫連忙扶住他,“皇上,您現在需要靜養。”

    “朕知道,朕現在有話要對阿奴說。”顧長錦的聲音里都透著虛弱。

    見他執意要起身,鄭太醫只好扶著他坐起。

    顧長錦看向花枝,花枝連忙低下頭屈膝跪下,“民女見過皇上。”

    “起來吧,此處沒有外人,就不要那么多繁瑣的規矩了。”顧長錦說道。

    花枝這才起身,但依然不敢抬起頭。

    此前她都是遠遠地看著,今日如此之近的看著皇上,不免更加緊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