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3章 困住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3章 困住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留宿?”花枝有些驚訝。

    新皇登基后,除去太后和最小的皇子,其余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已搬離皇宮,除非有十分特殊的情況,否則不得留宿在宮內。

    花枝不知道眼下這情況算不算特殊。顧長夜略微猶豫后,點頭應下,“是,皇上。”

    “阿奴也留下吧,關于中毒的事情,朕希望你能幫長夜一起調查。”顧長錦笑著說道。

    花枝一驚,顧長夜似乎也沒想到皇上會這么說,眼底閃過些許驚訝的神情。

    “鄭太醫還要照顧朕,阿奴懂得醫術藥理,正好可以協助你。”

    顧長夜略微猶豫片刻后,點頭應下,“是,皇上。”

    之后,花枝便跟著顧長夜退了下去。

    鄭太醫留在顧長錦身邊,有些不解的問道:“皇上不是希望慕家小姐成為恭王妃嗎?為何又......”

    “你以為朕是在撮合他們二人嗎?”顧長錦失笑說道:“那個阿奴的醫術你也看到了,雖為女子,但卻是個可用之才,這樣的人朕倒是愿意她留在長夜身邊效力,但是依然不能改變恭王妃的人選。”

    鄭太醫明了的垂下頭......

    ......

    恭王府內,子俏端著衣裳走進沈憐的房間。

    沈憐正坐在梳妝鏡前摘著發飾。

    “小姐,今日王爺留宿在宮中了。”子俏說道。

    沈憐手上的動作一頓,“留宿?發生什么事了?”

    子俏搖頭,“奴婢也不清楚,但是好像今日宮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知道了。”沈憐淡淡的說道,繼續摘發飾的動作,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子俏問道:“阿奴呢?”

    子俏低下頭回道:“阿奴......好像也留宿在宮中了。”

    沈憐皺起眉頭,不過不消片刻又松了開,淡淡的說道:“這樣也好。”

    沒想到沈憐回是這種反應,還以為沈憐會和平時一樣發瘋般的砸東西用來泄憤,可沈憐此刻的神情很淡然,子俏疑惑地看著她。

    感覺到子俏的視線,沈憐不屑的笑了一聲,“他們不在更好,明日我要出府一趟。”

    說著,她從一旁的盒子里母畜一張字條。

    正是昨日塞進她馬車中的字條。

    后日醉香樓。

    看著上面的五個字,沈憐的唇角漸漸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而此時的皇宮內,宮人們依然忙碌著,早朝時皇上中毒的事情鬧得人心惶惶,生怕此事落在自己的頭上。

    花枝聽著外面的忙碌的腳步聲,花枝也隱隱有些不安。

    片刻后,房門緩緩打開,顧長夜走進屋內。

    看見他花枝立刻歡喜的站起身走過去。

    “先睡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顧長夜淡淡的說道,聲音里卻透著絲絲的溫柔。

    皇宮很大,明明有那么多的人都生活在皇宮之中,可花枝卻覺得這里很冰冷,而且這里她覺得很陌生,若只留她一個人在這里,她會覺得有些可怕。

    于是花枝蹙眉,抬手輕輕拉住顧長夜的衣袖,“王爺,你要去哪里,帶著我一起可以嗎?”

    她的眸子里含著委屈,聲音也是軟綿綿的。

    顧長夜很想將她留在屋內,可抬眼掃視一圈周圍,大抵也猜到了花枝為何不愿一個人留在屋內,便再舍不得說一個不字。

    最后他微不可聞的嘆氣說道:“好。”

    見他答應,花枝一陣歡喜,跟在顧長夜身后走出去。

    顧長夜是想親自去御膳房看看,走到御膳房后,御膳房的管事太監正站在門口,看見顧長夜,臉上掛著奉承的笑意迎了上來。

    “奴才見過恭親王殿下,今早皇上用過的食物,奴才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殿下過目了。”

    顧長夜淡淡的‘嗯’了一聲,便走進御膳房。

    其余人大概已經被管事的趕走了,屋內不見一個人影,桌面上擺放著許多的珍饈玉食。

    花枝有些驚訝,皇上應當都是獨自一人用膳的,沒想到卻要吃這么多東西。

    似是猜到花枝在想什么,顧長夜開口說道:“因為御膳房有的人我為了討好皇上,會特地觀察皇上喜歡吃的食物,如果哪道菜吃的多了,便會特意去做那道菜,但因為擔心有不軌之人利用這點,所以皇上向來都是每道菜都只吃兩三口,不會多吃,這樣便沒有人能看出皇上的喜好了。”

    花枝明了的點頭,卻隱隱有些同情皇上。

    看似坐在高位,可卻向一個囚徒一樣被困在那個位置,連自己喜歡的食物都不能多吃。

    顧長夜拿起一根銀針,在每道菜里試了試,都不見銀針變黑,說明這些菜里并沒有被下毒。

    花枝在一旁看著,也生出疑惑。

    “皇上今日早朝之前只用了這些食物?”顧長夜冷聲說道。

    太監立刻回答:“回殿下,就這些。”

    顧長夜皺眉,片刻后喃喃道:“難道不是食物出了問題?”

    花枝也想到這一點,但并未在皇上的身上發現什么被下毒的痕跡,眼下也不知道下肚毒的手法。

    “回去吧。”顧長夜淡淡地說道。

    花枝便跟在顧長夜的身后準備離開,走到門口時,她忽然注意到角落里扔著一堆藥渣。

    “那是什么?”花枝突然停下腳步,指著那些藥渣問道。

    管事太監看著花枝似乎和恭親王很親密的樣子,也不敢怠慢,立刻回道:“那是陛下吃的藥留下的藥渣。”

    花枝奇怪的問道:“皇上的藥是御膳房在準備?”

    太監搖頭,“不是,是鄭太醫每日在太醫院準備好,再送去給皇上,只是藥渣可以去除油腥味,扔了也是扔了,所以太醫院偶爾會將藥渣送過來一些。”

    花枝若有所思的點頭,然后朝那些廢棄的藥渣走去。

    顧長夜也未出聲阻攔,任由著她自己行動。

    一旁的太監有些吃驚,他并未見過花枝,自然也不知曉她的事情,不免有些好奇花枝的身份。

    花枝走到藥渣前,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轉頭看向一旁皇上的膳食,半晌忽然恍然大悟。

    她轉頭看向顧長夜,說道:“王爺,我知道皇上為何會中毒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