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5章 中毒的真相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5章 中毒的真相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聞已經查明皇上因何中毒,太后便匆匆趕到皇上的寢殿。

    寢殿內除了顧長夜,花枝,皇上,鄭太醫幾人,還有剛剛聽聞皇上中毒而趕來的皇后。

    休息一夜后,皇上的氣色好了些許,但臉上的病態依然不減。

    “長夜,既然已經查清,現在就說明事情的原因吧。”皇上聲音有些低啞地說道。

    顧長夜拱手,“是,皇上,是阿奴發現的毒物,所以此事便由阿奴來說吧。”

    說完,顧長夜便看向花枝。

    花枝明了的點頭,從懷中拿出裝著藥渣的囊袋,將藥渣倒了一點在手心中。

    她先是看向一旁立著的鄭太醫說道:“鄭太醫,皇上是不是每日早晚都要服用湯藥,而湯藥里加了甘草?”

    鄭太醫點頭,“是,皇上久患咳疾不愈,甘草正好可以壓制咳疾,但甘草性溫,是不可能導致中毒的。”

    “甘草的確性溫,但卻不能一同食用的食物。”

    說著花枝轉頭看向一旁候著的小太監,小太監手里端著一個木制托盤,上面用黃布遮蓋著,沒人知道那上面盛放著什么。

    小太監走上前,花枝伸手緩緩揭開黃布,露出里面的的盤子,盤子中盛著一道鯉魚湯,白色濃厚的湯汁已經冷結凝固,正是昨日早膳時皇上用過的一道菜。

    看到那道菜,鄭太醫微微皺眉,幽幽說道:“你是想說,甘草不可同鯉魚同食,所以皇上從才會中毒?可笑!這兩個東西除非大量食用,否則根本不可能中毒!若是真的會中毒,我當然會提醒皇上......”

    鄭太醫說話的語調漸漸激動起來,花枝連忙安撫道:“鄭太醫先聽我說完,引起中毒的并不是鯉魚。”

    他這才停了聲音,但神情依然有些不悅。

    花枝拿起托盤中小勺,在已經凝固的湯里輕舀了幾勺,最后從中撈出一個黑色的物體,花枝轉頭看向鄭太醫,“您來看看這是什么?”

    鄭太醫雙手交疊于身前,猶豫片刻后抬腳走過去,微微瞇眼瞧了一下勺子中是何物,然后神情略微一變,連忙用手將那黑東西拿了出來。

    “這是......”鄭太醫有些吃驚,“大戟?”

    其余人露出些許已獲得神情,宋婉思冷聲開口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鄭太醫轉身垂首說道:“回太后,大戟乃是一種中藥,多以根部入藥,可治療痰飲積聚,氣逆咳喘,癰腫瘡毒,瘰疬痰核......”

    宋婉思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此物有毒?”

    鄭太醫搖頭,“并沒有。”

    “哀家現在就想知道皇上是因何中的毒,你若再賣關子,我就治你的罪!”宋婉思厲聲說道。

    鄭太醫被嚇得瑟縮一下。

    花枝可憐忙上前,幫忙解釋道:“大戟單獨食用并不會中毒,但是同甘草一同食用,便會引起中毒,這就是皇上中毒的原因。”

    他的話音落下,其余幾人的神色漸漸陰沉下去。

    皇上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太后,然后慢悠悠說道:“這道菜是誰做的?”

    此事顧長夜作業就已經查清,便用眼神向一旁的太監示意,太監立刻明了的揮手讓外面候著的人,將御膳房的廚子帶了進來。

    廚子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太監,看見屋內的人雙腿劇烈的打起顫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結巴的說道:“皇,皇上,那東西不是奴才放的!”

    顧長錦的臉色沒有喜怒,指著鄭太醫手中的大戟,聲音淡淡問道:“那這東西從何而來?”

    “回,回陛下,這東西奴才也不知道從何而來,不過昨日除了奴才,慧琳郡主也到過御膳房,說,說是從哪里尋來的藥方,可以加入菜中,治療皇上的咳疾,奴才也不敢阻攔......”

    太監結結巴巴的說完,宋婉思的臉越發難看。

    “慧琳?”顧長錦也沒有料到此事會和慧琳有關。

    屋內寂靜良久,最后顧長錦幽幽開口,“朕的早膳怎可讓旁人隨意接觸,見你并不是有意為之,死罪可免,拉下去罰二十大板,逐出皇宮。”

    聽到這話,那個廚子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門外兩名禁衛走進來將他架起向外拖去,廚子聲嘶力竭的哭喊道:“皇上饒過奴才這一次吧!”

    花枝有些不解,明明免去一死是件好事,為何這人倒像是比死還要痛苦?

    人被拖走后,宋婉思唇角勾起一抹淺笑,說道:“皇上,慧琳應當不知道你在服用甘草,她也不懂得藥理,才惹出這麻煩,也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既然出于好意,皇上便不要太過責怪她了。”

    顧長錦冷笑一聲,他身為天子,突然中毒可不是小事,可宋婉思竟然一句不要責怪慧琳便想了事。

    平日里慧琳的性子有多么跋扈,他是知道的,但是念在自己身為長輩,而且慧琳也沒有鬧出過大亂子,顧長錦向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他不言,慧琳似乎就沾著宋婉思的光,越發也不將他這個皇上放在眼中了。

    慧琳之所以會想要用什么藥方討好他,大抵也是因為在大嶼山上,他沒有管她和別人發生沖突的事情,所以這才做一些多余的事情。

    “朕累了,這件事就交給長夜處理吧。”顧長錦冷聲說道。

    聽他這么說,宋婉思的臉色微僵,片刻后又擠出一個笑容,“慧琳那孩子向來聽哀家的話,不如這次我來處理吧。”

    “太后!”顧長錦的聲音倏然變得冰冷刺骨,“昨日太后進來對朝事干涉的越來越多,昨日的事朕還沒同太后算賬呢!”

    這次顧長錦說話的的語氣非常強硬,宋婉思沒想到顧長錦會說的如此直接,讓她愣了好一會兒。

    半晌,宋婉思的臉色越加難看,最后憤憤甩袖站起身,美眸泛著陰冷,“皇上這是要同哀家撕破臉了。”

    顧長錦沒做聲,宋婉思便全當是他默認了,最后冷哼一聲轉身大步離開。

    一旁的皇后也怔了許久,沒料到事情會發展的這一步,有些擔憂的扯住皇上的衣袖,“皇上......”

    顧長錦掩嘴輕咳幾聲,然后大手撫在皇后的手背上,沉聲說道:“不必擔心,從今往后太后若是再叫你過去,你便通通以身體不適回絕掉。”

    皇后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但最后還是點頭。

    “長夜,事已至此,你要盡快將夏禾扳倒了。”顧長錦看向顧長夜。

    顧長錦垂眸,緩緩垂下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