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6章 大不敬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6章 大不敬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回到蓬萊殿中,宋婉思惱火拿起一旁的香爐,狠狠地砸在地上。

    一旁的宮女們都被她這副模樣嚇了一跳,垂著頭不敢作聲,生怕惹火上身。

    宋婉思被剛剛顧長錦的那一番話,氣得胸膛大幅的上下起伏,雙眸中的怨毒越深。

    顧長錦的親生母妃離世之后,先皇為撫慰宋婉思一人孤寂,便將顧長錦交給她撫養。

    雖說顧長錦不是她所生,但那時她可是半點沒有虧待過他。

    到底不是親生的,就是個白眼狼!

    宋婉思憤憤的想著,然后將所有宮女揮斥出去,諾大的蓬萊殿只留下自己一人。

    皇宮是什么地方?

    這里是金磚打造,玉瓦堆砌出來的牢籠,進來了便出不去,出去了也沒有什么好日子。

    從進入皇宮的第一日,宋婉思便絕望了,很多次她都想與其嫁給一個不愛的人,守著一座死了的宮殿,不如自己一死了之。

    她想了,也就那樣做了,某一日她走到御花園的湖邊,揮退所有人后,沒有絲毫猶豫便縱身跳了下去。

    即便是夏日,湖水依然是冷的,她以為自己肯定會死,可是自己卻被一個人救了回去。

    醒來后她才知道,救她的是一個叫夏禾的人,她的心中并無感激,畢竟她是一心尋死的,而這個人阻攔了她。

    和夏禾第二次見面,是夏禾剛剛從先皇的御書房中議事出來,夏禾先認出了她,笑著走到她的面前同她說話。

    其他大臣都和后宮嬪妃十分避諱,可夏禾卻沒有。

    得知是他救了自己,宋婉思并沒有用好氣搭理他,冷氣冷語說了他幾句后,便惱火的離開。

    之后她經常能碰到夏禾這個人。

    他長了一雙狡猾的狐貍眼,別人卻說那是一雙招惹女子的桃花眼,明明她是越看越討厭。

    但是即便再討厭,夏禾也是唯一肯在宮中同她說話的人。

    皇宮就是踩高捧低的地方,受寵的妃子人人巴結,不受寵的就遭人冷眼,連太監宮女都敢踩上一腳。

    最終改變她的是那一日,幾個寵妃將她逼到皇宮的水井邊,說就算她死了,恐怕宮中都沒有一個人會知曉。

    那一刻她忽然不想死了,她不想死的那么可憐,連死了都沒有人知曉,一個人在井中爛掉。

    她憤怒的推開那些寵妃,使出全身的力氣逃離開她們,然后在心底暗暗下定決心,從今往后,她要往上爬,爬到所有人的頭上,就連皇上都不可以欺壓她。

    而能幫她實現這個愿望的人,只有夏禾。

    過去的回憶在眼前緩緩流淌,從回憶中走出,宋婉思心中的怒火反而更加洶涌。

    她的雙手緊緊握拳,緊咬著牙齒。

    “來人!去將那個叫阿奴的小丫頭抓起來!”

    花枝跟在顧長夜身旁,走在長長卻很冷清的宮道上。

    “王爺,那個御膳房的廚子剛剛為什么如此害怕?皇上不是免去了他的死罪嗎?”花枝想起剛剛那個廚子的模樣,忍不住問道。

    顧長夜略微沉默,然后緩緩開口回答道:“他打小就進了宮,就再沒出去過,對皇宮外陌生的環境應該感到很害怕,而且他身子殘缺,出去總是不會比宮中要過得好,至少在宮中他不必為了吃喝生計犯愁。”

    花枝明了的點頭,便也能理解那個廚子為何會那樣抗拒。

    這個話題似乎觸碰到了顧長夜難受的地方,他的臉色很是陰沉。

    花枝注意到他的神情,四下看了看沒有旁人,便悄悄扯住他的指尖。

    “王爺應該永遠不會再回這座孤城中了,我會陪著王爺的。”

    聽到花枝的聲音,顧長夜緊繃的輪廓緩緩松開。

    他很想回應花枝,可轉念又突然想到王府里的圣旨,他便說不出來旁的話了。

    “王爺打算怎么處置慧琳郡主?”花枝好奇的問道。

    顧長夜淡聲說道:“毒害皇上是株連九族的重罪,但念在她這次是無意之舉,死罪倒是可免,剝奪郡主之位,永生不得再入皇城。”

    這樣的懲罰對慧琳來說肯定不好受,尤其是剝奪了郡主之位,她那心高氣傲的性子肯定接受不了。

    但花枝想,無論如何總好過一死,只要能活著不比什么都好嗎?

    花枝正發呆的時候,身后忽然傳過來一陣腳步聲,她回頭看去才發現是一隊禁衛軍朝他們二人跑了過來。

    禁衛軍跑到他們身前攔住,領頭的拱手冷聲說道:“恭親王殿下,卑職奉太后懿旨,捉拿阿奴。”

    顧長夜倏然皺起眉頭,“抓人也要有個理由吧?”

    “太后說,前幾日阿奴在大嶼山對慧琳郡主大不敬,按皇宮律例應當嚴懲。”

    顧長夜冷笑,“慧琳很快就不是郡主了。”

    領頭的不慌不忙的道:“可現在還是郡主,對皇親國戚不敬,便是殺頭大罪。”

    聽到這人這么說,花枝的心不由的提了起來,也忘了自己還拉著顧長夜的指尖,手心本能的攥緊。

    顧長夜感覺到她的緊張,輕輕睜開花枝的手后,又反手握住她的手,“別怕。”

    他的聲音很輕,落在花枝的耳中,卻讓她的心一點一點鎮定下來。

    花枝用力點頭。

    領頭的禁衛見顧長夜沒有交人的意思,說道:“王爺,我們也是奉命行事,不要為難我們。”

    “如果今天我不交人呢?”顧長夜冷聲反問。

    那人沉吟片刻,手緩緩移到腰間的刀上,“王爺是想要抗旨嗎?”

    看著他們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花枝咬住下唇,開始擔心顧長夜的安危。

    這幫禁衛應該都是太后的人,恐怕根本不會估計會不會傷到顧長夜,而眼下四周并沒有顧長夜的人。

    花枝的眉頭越皺越緊,轉過頭想對顧長夜說,讓她跟禁衛軍先走吧,她相信顧長夜會來救她的。

    可她剛張了一下口,顧長夜便搶先冷聲開口。

    “不準做多余的事情,今天沒有人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