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8章 舍不得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8章 舍不得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馬車很快便停在王府前,花枝跟在顧長夜身后一起走到書房。

    李叢不知去了哪里,消失了片刻后,敲門走進書房低頭說道:“王爺,赫然的特使向皇上遞了折子,說是等花神祭結束之后,便會回赫然。”

    說完,李叢抬起頭看向顧長夜,似乎還有其他事情想說。

    花枝在一旁幫顧長夜研墨,并沒有注意李叢的神情。

    顧長夜略微沉默后,輕聲說道:“阿奴,去準備茶水。”

    花枝并沒有注意到他這是想支走自己,只是乖順的應下,轉身走出書房。

    看著花枝離開,李叢繼續說道:“剛剛收到陶知節的密信,他雖然被降了官級,但是夏禾已經將他調到自己身邊去了。”

    “好,此事沒有旁人知曉吧?”顧長夜淡淡說道。

    夏禾點頭,然后面色露出些許猶豫,“王爺......陶知節真的可信嗎?”

    聽到李叢的疑問,顧長夜一只手撐著頭,聲音緩緩問道:“怎么?你覺得他不可信?”

    “王爺將陶知節放在夏禾身邊,可是我們不能聯系他,全要他單方面的同我們練習,若是,若是他受了夏禾的誘惑,反戈了我們都不得而知。”

    李叢的顧慮顧長夜也明白。

    他緩緩合上眼幽幽說道:“我自然不是完全信他的,不過他給的消息還是可以利用的。”

    李叢不再說這件事,垂頭默聲片刻后,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從懷中拿出一個紙條,“王爺,這是暗衛匯報的事情,需要您過目。”

    說完,他將紙條呈給顧長夜。

    顧長夜結果,雙眸在紙條上緩緩掃過,臉色漸漸陰沉下去。

    他剛放下紙條,書房的門便被人敲響,“小叔叔,您回來了?”

    門外是沈憐的聲音。

    顧長夜正想要找她,她便來了。

    “進來。”

    沈憐臉上帶著歡喜走進書房內,“小叔叔怎么留宿在宮中了?我聽聞宮中出了事情,小叔叔沒遇到麻煩吧?”

    她確實關心顧長夜有沒有事情,昨夜他沒回來,沈憐一夜睡得不踏實。

    但顧長夜卻似乎沒有半點被她的關心感動,冷著臉看著她。

    見他沒有回答,沈憐還以為是不能說的事情,便也知趣的不再追問,上前幾步笑著問道:“小叔叔,之前你給我的母親的遺物,就是那顆夜明珠,您應該收起來了吧?”

    顧長夜蹙眉,“問這個做什么?”

    因為夏禾說兵器圖的另外半張的線索,和母親的遺物有關,沈憐第一個便想到夜明珠。

    但她不能這樣和顧長夜說,便笑著說謊,“之前是我不對,我不該和小叔叔賭氣,還將夜明珠扔掉,那時母親唯一留下的東西了,昨日我想起母親,小叔叔把夜明珠還給我,想母親的時候我便拿出來看看。”

    她說的合情合理,那夜明珠本就該是她的。

    可顧長夜的心里卻隱隱有些不舒服。

    “那顆夜明珠上次被你摔壞了,我已經叫人想辦法修補了,等修補好自然還給你。”他壓著心底的煩躁說道。

    沈憐有些著急,想要夜明珠做和夏禾交易的籌碼,可顧長夜已經如此說了,她也不好再說什么。

    “上午你去哪里了?”顧長夜突然沉聲問道。

    沈憐的身子倏然一頓,很快她便隱隱意識到,顧長夜是不是察覺到什么了?

    她勾起一個有些勉強的笑容遮掩的解釋道:“我上午帶子俏去醉香樓了,小叔叔問這個做什么?”

    顧長夜微瞇起眼,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帶子俏?沒有其他人?”

    被顧長夜這樣追問,沈憐立刻慌了手腳。

    他一定是知道什么了,那自己要如何向他解釋呢?

    就在沈憐在心底暗暗想著解釋的話時,顧長夜先開口問道:“阿史那云和你說什么了?”

    沈憐頓時被嚇得一身冷汗,手腳冰冷的沒有了直覺。

    “小,小叔叔是怎么知道的?”

    “你想瞞著我?”顧長夜反問。

    沈憐連忙搖頭否認,然后用力的咬住下唇。

    她不清楚這件事顧長夜已經知曉到那個地步,左思右想還是覺得不能完全說實話。

    “他,他說母親的遺物在他手中。他想遵從母親的遺愿,將那東西交還給我。”她顫著聲音說完。

    顧長夜略微沉吟后,幽幽問道:“他交給你了?”

    沈憐搖頭,在心底暗松一口氣。

    看來他也不是全部都知道,于是她心中另生一計。

    “他說他并不想留著那個遺物,但要是還給我必須讓我用另一個東西做交換。”

    顧長夜皺眉,“什么?”

    沈憐抬起頭,深吸一口氣,“阿奴。”

    一旁的李叢一驚,而顧長夜的臉色也越加陰沉。

    看到顧長夜的臉臉色變的難看,沈憐的心里有些不悅。

    “我知道母親的遺物是什么,那東西對小叔叔一定很有用吧?小叔叔,我們用阿奴去換兵器圖吧!”沈憐有些激動的說道。

    顧長夜卻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不行!”

    沈憐向前的動作一頓,半晌雙手握緊拳頭,青筋凸起,她有些惱火的說道:“為什么?那可是兵器圖!若是能得到那張兵器圖,小叔叔還會怕那個夏禾?小叔叔用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去換兵器圖不好嗎?!”

    在一旁一直聽著的李叢,越發聽不下去,剛想開口反駁沈憐的話,顧長夜已經很是冷漠的搶先開口。

    “她不是無關緊要的人。”

    聽到他的話,沈憐怔在原地,最后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舍不得?”

    顧長夜的眸子落在面前的紙張上,那上面濃的化不開的墨跡突然點醒了自己。

    有些事一旦發生了,便再也抹不去,除非毀掉扔掉。

    可他,既舍不得毀掉,也舍不得扔掉。

    “對,舍不得。”他不再隱藏的回答。

    他的回答讓屋內其他兩個人一起震驚。

    半晌,沈憐才回過神,臉色已經變得鐵青,她想說顧長夜背叛了自己的母親,背叛了她。

    可是她一瞬間便想明白了,顧長夜一定是已經想好了這一切,才敢將這些話說出口。

    她恍然失笑,覺得自己一敗涂地。

    可她還是不甘心,恨得她快將自己的牙咬碎。

    “好,既然小叔叔這么說,我還能說什么。”沈憐含著眼淚一字一句,痛苦的說道。

    說完她轉身走到書房門前又停下來,背對著顧長夜,“但是,她值得嗎?小叔叔,她并沒有你看上去的那么簡單,她和阿史那云的關系匪淺,我會找到證據向你證明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