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9章 下藥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9章 下藥的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看著沈憐憤憤離開,李叢略微沉默,然后看向顧長夜。

    “王爺相信沈小姐的話?”

    顧長夜的神色波瀾不驚,淡聲回答:“我只信我看到的。”

    李叢微微蹙眉。

    他跟在顧長夜身邊多年,受顧長夜教導,陪其出生入死,顧長夜的品性為人他很了解,可這是第一次他對顧長夜產生了懷疑。

    “王爺,您其實一直都很偏向沈小姐。”他緩緩說道。

    顧長夜手中剛拿起筆又倏然頓住,半晌他才抬頭看向李從。

    李叢將頭垂的很低,這讓顧長夜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李叢繼續說道:“我還記得那次沈小姐掉入湖中,一口咬定是花枝所為,王爺便也認定是她做的,她不肯承認莫須有的罪名,王爺還罰了她板子,那時候王爺可信過她?”

    顧長夜眉心緊蹙起來,眼底隱隱露出不悅。

    可李叢顧不上是否會惹惱他,依然固執的說著,“她寧可被打死,也不愿承認,王爺當時不是也動搖了嗎?還有她及笄那天,我問過其他下人,沈小姐確實扔掉了很多衣裳,花枝大概只是覺得那些以上扔了可惜,所以才會留下,王爺時候肯定也查過此事,明知她沒有偷,為何到最后也不肯為她證明清白?”

    “李叢!”顧長夜低吼一聲,雙眸被寒意冰封住,“你倒是對她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

    李叢垂眸輕聲回答:“王爺放心,我對花枝沒有其他想法,只是看著她長大,看著她從小吃了那么多苦,還是勉強自己笑出來,還是用自己溫柔的一面對待別人的惡意,所以才會很心疼她,雖然溫云歌罪大惡極,可是花枝并沒有錯,王爺不該讓她承受這些的。”

    顧長夜握著筆的手已經青筋凸起,恨不得將手中的筆掰斷,“你的意思,是本王做錯了?”

    李叢一陣沉默,半晌緩緩開口,“王爺過去錯了,而且我怕王爺以后還會犯一樣的錯。”

    顧長夜咬牙切齒的問道:“什么意思?”

    “王爺不總是偏向著沈小姐?衣服的事是這樣,落水的事是這樣,還有香菱的死,花枝一直都放在心上,盼著王爺能查出個結果,而王爺明明知道當初就是沈小姐在香菱的藥中加了曼陀羅,可是王爺還是幫她隱瞞了。”

    顧長夜猛地站起身,將桌上的筆墨紙硯齊齊的揮落在地,一身的戾氣攝人的散著。

    李叢的每一句話都說的事實,而正因為是事實,所以他才會如此的惱火。

    他認為自己已經夠袒護花枝了,這是旁人想要卻得不到的袒護,可是李叢的一番話,卻將真相道了出來。

    再怎么喜歡花枝,他也是最護著沈憐的,這是不可能改變的。

    “滾!”顧長夜低吼一聲。

    他很生氣李叢對自己的指責,李叢什么都不知道,他也從不覺得自己有錯,他知道該如何處理花枝和沈憐二人。

    花枝是讓他動心的人,可這是私情,而沈憐是故人的托付,是一生的責任。

    李叢低著頭,然后轉身向門口走去,走了一半又停下來,沉聲說道:“王爺,你能想明白自己的心意,我很開心,可是也要看清誰最重要,否則等到失去的時候,將會追悔莫及。”

    說完,他抬腳大步離開。

    走出書房后,李叢站在門口吐出一口氣,渾身反倒輕快了不少。

    他也不想說出那些有些刻薄的話,王爺的改變他是看在眼里的,只是如果有些事情他不去點醒,將來早晚會發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他不想到時候所有人都傷心難過。

    想著,他轉身立刻,并沒有注意到院子里已經枯掉的大樹后面,躲著一個瘦小的身影。

    花枝站在陰影里,手里端著茶具,雙肩微微的顫抖。

    她剛剛回到院子里不久,正好聽到了那句‘當初就是沈小姐在香菱的藥中加了曼陀羅,可是王爺還是幫她隱瞞’。

    花枝在樹下呆怔許久,然后恍惚的轉身,走出院子。

    她的腦中亂作一團,反復想著李叢說的話,又自己在心底反復的解釋這件事。

    或許顧長夜只是還沒有查清這件事,或許他有其他的打算,所以才沒有說出來。

    她恍恍惚惚的走回正院,長柳和小舞正坐在院子里閑聊著,看見她回來便和她說話,可她一副沒聽到的模樣,失神的繼續往前走。

    “阿奴?”小舞覺得她神情古怪,便起身攔住她。

    花枝這才回過神來。

    小舞關心的問道:“怎么了?”

    花枝搖頭,“沒什么。”

    長柳也走到花枝面前,打量了她一番,“真的沒事?”

    花枝不想同她們說香菱的事情,便掩飾道:“真的沒什么,就是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

    長柳懷疑地盯著她,“回去休息?你回去休息還端著王爺的茶具做什么?”

    花枝這才發現自己將茶具拿了回來,嘴巴微張想要解釋,可是又不知該找什么借口。

    小舞似乎察覺出她的臉色不好,便直接將茶具接了過去,“你回去休息吧。”

    花枝感激的看著她,不再推辭直接抬腳回了屋里。

    看著花枝失魂落魄的樣子,長柳皺眉說道:“她這是怎么了?”

    “不知道。”小舞也有些疑惑,“不過她不想說還是不要問了。”

    長柳指著小舞手中的茶具問道:“那這個怎么辦?”

    小舞看著茶具半晌,發現茶壺里的茶水還是滾熱的,瞬間明了。

    “這應該是王爺要的,她可能太累給忘了,我現在送過去。”

    說完,小舞便匆匆走出正院,直奔書房走去。

    “王爺,茶好了。”

    聽到敲門聲顧長夜冷淡地說道:“進來。”

    書房門被推開,看見走進來的是小舞,顧長夜皺眉問道:“怎么是你?”

    小舞欠身,“回王爺,阿奴她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不舒服?”

    小舞一邊走到茶爐前,將茶壺放在上面熱著,一邊答道:“剛剛奴婢瞧見她臉色有些不好,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她倒了一盞茶后,說道:“王爺還有什么吩咐嗎?”

    “下去吧。”顧長夜淡淡的說道。

    小舞便躬身退了下去。

    顧長夜拿著筆看著桌上的折子許久,可卻一筆都沒能落下。

    最后他放下筆,起身走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