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1章 一點點喜歡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1章 一點點喜歡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的話音剛落下,明顯的感覺到顧長夜的身體一僵。

    她抬起頭看向他,如此近的距離可以看清顧長夜臉上細微的表情,他緊繃著輪廓,漆黑的瞳眸中有些許顫抖。

    “你聽到了?”他冷聲反問,可聲音里還夾雜著些許緊張。

    花枝并沒有細想他的反應是為何,只是輕點一下頭。

    顧長夜的臉色便在瞬間變得更加冰寒陰沉,緩緩松開摟著她腰肢的手,繼續問道:“你都聽到了什么?”

    花枝覺得他們之間好像倏然變得疏離。這才隱隱覺得哪里不對勁。

    “我聽到李侍衛說,王爺知道是沈小姐在香菱的藥中加了曼陀羅,但是還是幫她隱瞞了此事。”花枝淡聲說完,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顧長夜皺眉,“除此之外呢?”

    花枝搖頭,“我拿了茶具到書房時正好聽到這一句,往后的話我也沒有聽進去。”

    聽到花枝如此說,顧長夜原本懸浮的一顆心緩緩放了下來。

    是了,若是她知道了真相,又怎么可能像現在這般如此平靜的和他說話。

    他不怕花枝知道曼陀羅的事情,但卻怕她知道他與溫云歌的事情。

    顧長夜抬手扶住額頭,忍不住苦笑一聲。

    “王爺,您怎么了?”花枝越發覺得顧長夜的神情有些不對,略微沉默后,問道:“王爺似乎從很久以前,就有很多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

    她的聲音落下,屋內寂靜了許久。

    因為顧長夜用手遮住了臉,花枝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也不知道他此刻是不是生氣了。

    許久顧長夜才有了動作,他放下手,重新將花枝拉進自己的懷中,比剛才的擁抱還要用力,貼在她的耳邊說道:“相不相信我?”

    花枝怔了一下,然后輕輕點頭。

    “香菱的事情我會查清,但是憐兒在藥中加入曼陀羅這不能證明,香菱的死與她有關。”

    聽著他低沉緩慢的聲音,花枝本能的合上眼投靠在他的肩上,他的聲音讓人有種安心的感覺,而且無論他說什么,她都愿意相信,所以花枝點頭回應。

    不過很快花枝便反應過來,他這是在向她解釋嗎?

    花枝睜開眼看向窗外,目光觸及依稀閃爍的星光,心頭微微一動。

    “王爺,您是不是也有一點喜歡我呢?”

    她很平靜的問出這個問題,竟沒有半點慌張。

    經歷了很多的事情,到最后她都沒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個什么樣的結局,可她卻十分確定,無論結局如何,她都希望顧長夜也可以喜歡她,哪怕只是有一點點心動。

    她看著窗外,等著顧長夜的回答,心想哪怕他的回答是沒有,她也不會太過難過,至少她鼓起勇氣問了。

    卻沒想昏暗的屋子里,傳來一個清淺的‘嗯’聲。

    花枝倏然怔楞住,半晌才回過神,還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剛剛是王爺的回答嗎?”

    顧長夜不再做聲,而是微微偏頭,唇瓣擦過她的側臉,最后落在她的唇角邊。

    這個吻溫柔清淺,只是蜻蜓點水,卻比過往的每一次都讓花枝心動不已。

    原來他對她也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花枝的唇角歡喜的上揚,也緊緊抱住他,覺得擁有現在這樣的時刻,她就覺得很滿足了。

    哪怕只有一點點喜歡,她就覺得過往所有的痛苦傷心孤寂都煙消云散......

    第二日清晨,花枝走出屋子時,長柳正端著顧長夜整理好的衣裳走回來,看見花枝時露出一副震驚的模樣。

    “你,你是從王爺的房間出來的?”長柳震驚的問道。

    花枝微微一怔,轉頭看了看自己剛走出來的房間,想起昨晚顧長夜抱著她的模樣,臉上微微一紅,但是沒有回答長柳的話。

    知道花枝臉皮薄,長柳也沒有繼續問,只是嘴里嘟囔道:“難怪

    今早我看見王爺的心情似乎也挺好的,若是天天都能這樣,王爺頭疼的癥狀估計也能痊愈了吧。”

    花枝歪頭問道:“王爺今天的心情很好嗎?”

    長柳點頭,然后勾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以前看王爺一副不近女色,清心寡欲的模樣,我還以為王爺不喜歡女人呢。”

    花枝覺得這話聽著不像是什么好話,有些不悅的嘟起嘴,“不許說王爺壞話!”

    “好!”長柳無奈的點頭,然后向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旁人,又湊到花枝耳邊,壓低聲音說道:“這話也不是我說的,府里府外的人都這么說,你看旁的男子哪個不是一到束冠的年紀便成了家,再不濟也都有了小妾通房,現在孩子都能讀書了,在你之前,王爺身旁可是一個女子都沒有,外面的人都覺的王爺有問題呢。”

    花枝皺眉,忽然想起從大嶼山回來時,楚嵐和她閑聊了幾句,說起那日宴會她離開后,夏禾借她的話好一番揶揄顧長夜。

    她低聲無奈的嘆氣,別人或許不清楚,但她卻知道,顧長夜是個十分喜歡克制自己的人,他覺得感情會絆住手腳,所以身邊才一直沒有女子陪伴。

    花枝暗暗下定決心,一定不讓自己的這份感情絆住顧長夜手腳。

    這時小舞也走了進來,看見花枝臉色比昨日好了許多,笑著問道:“阿奴,身體好些了?”

    花枝點頭。

    小舞晃了晃手中的錢袋了,“剛剛王爺出門前讓我去賬房領了一些金葉子,帶你出去做幾身衣裳。”

    “做衣裳?”花枝有些不解。

    小舞說道:“你總是穿的那么素氣,現在你也經常和王爺一起出門,這樣穿會被別人笑話的。”

    花枝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茶青色衣裙,暗暗想著這衣裳挺好看的,怎么人人都說她穿的素氣?

    “別想了!”小舞走上前拉住花枝的手,“王爺說這是命令,你必須去,而且一定要做個七八套才夠。”

    長柳則在一旁有些羨慕的嘆氣,“我也想被別人出錢命令買衣服。”

    花枝笑笑,只好任由著小舞將她拉了出去。

    二人走出王府大門時,沈憐正好從后院走出來。

    看見花枝臉上的笑意,她憤憤的抓緊裙角。

    她看不得花枝笑,看不得花枝好,這對她來說是一種折磨。

    沈憐咬緊牙齒腳步匆匆的跟到王府大門口,看著花枝的背影,眼珠微微一轉,轉身回到王府里隨便找了一個侍衛,從身上拿出幾片金葉子。

    “馬上跟上阿奴,把她的一舉一動都帶回來匯報給我。”

    那人歡喜的收下,連忙追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