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4章 偶遇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4章 偶遇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走出鋪子后,花枝有些擔憂的看著小舞的側臉。

    小舞的側臉已經紅腫起來,而且剛剛還挨了慕連一腳,那一腳一看就不輕,花枝能想象到小舞的身上一定青紫一大片。

    “小舞姐姐,你沒事吧?以后這種事情,一定不要再擋在我身前了。”花枝蹙眉說道。

    小舞掩唇輕笑,“如果換做是我,你會不會擋在我身前呢?”

    “當然!”花枝立刻回答,沒有絲毫猶豫。

    小舞用食指裝作嗔怪的模樣說道:“那便是了,你都不能視而不見,又怎么能讓我裝作視而不見的模樣。”

    花枝張了張唇,轉念一想,她肯定無法將小舞勸說動的,最后只好無奈的勾起唇角。

    “不過那個慕大人還真是討厭,以前總聽別人說慕大人清正廉潔的好官,而且家中世代書香門第,是個有禮有節的人,今日一見才知傳聞就是傳聞,這般能欺負人的官能好到哪里去。”小舞憤憤不平的說道。

    花枝沉吟片刻,緩緩說道:“或許他也只是愛女心切,不想慕小姐受委屈......”

    小舞連忙打斷她的話,“阿奴你可別傻了,若真是為了慕小姐,不舍得她受半點委屈,就早就把這門婚事推了,這么死咬著不放,說到底不還是貪圖王府的富貴,半點沒顧忌慕小姐到底喜不喜歡這門婚事。”

    其實花枝也想到了這一點,只是花枝卻不敢往這一面想。

    因為若是這樣,那慕小姐的處境就變得更加讓人心疼。

    慕慈就只是顧長夜和慕連兩個人交易的工具而已。

    花枝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越發心疼起慕慈。

    一旁的小舞已經翻過這篇,看著前面的首飾鋪子,便拉著花枝的手向那邊走去。

    “我們回去吧。”花枝說道。

    小舞卻搖頭,“既然出來一趟,我們就把首飾也買了吧。”

    花枝說道:“剛才置辦衣裙已經花了不少銀兩吧?還是不要買首飾了。”

    “放心。”小舞拍了拍身上的錢袋,“王爺給了一堆金葉子,就算你去盤個鋪子都夠了。”

    花枝聽了一驚,沒想到顧長夜竟然會給她這么多金葉子。

    小舞喜歡打扮花枝,這會子有了發揮的地方,不免有些興奮,在熙攘的人群中快速的穿梭著。

    花枝勉強跟得上她的步子,可是街上的人越來越多,花枝還是被撞到兩次。

    她剛想開口讓小舞慢一些,正好和迎面來的人撞了個滿懷。

    花枝和那人都裝的踉蹌好幾下,差點摔倒,還好花枝反應快,自己穩住步子后,急忙伸手扶住那人。

    “對不起,我......”

    花枝開口道歉,可視線落在那人的臉上,聲音漸漸弱下去,最后沒了聲響。

    那個滿頭白發的老婆婆,緩緩抬起頭,視線和花枝對上的一瞬和她一樣的頓住。

    一旁的小舞看二人愣怔住,很快便發覺不對。

    “阿奴,你和這位婆婆認識?”

    花枝仿佛沒有聽見小舞的話般,喃喃道:“楚嬤嬤......”

    聽到花枝的聲音后,那個人立刻轉身跑起來。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模樣,花枝便越發確定那個人就是將她賣到鬼市的楚嬤嬤。

    花枝也顧不上向小舞解釋,立刻追了上去。

    在看見楚嬤嬤的那一瞬,她的腦中有些混亂,甚至連此刻她為什么要追上去她都不清楚。

    抓到楚嬤嬤后責怪她嗎?還是狠狠地報復她?

    因為楚嬤嬤,自己被賣到淪為豬狗一樣的東西,成為她一生的陰影。

    這樣的事情,她選擇報復也是應該的吧。

    街上的人群太多,楚嬤嬤很快便被人群掩住。

    花枝開始有些焦急,喊道:“楚嬤嬤!”

    明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回應,可她還是喊了出來,就像當初楚嬤嬤拋下她時,她一樣這樣喊過。

    花枝忽然生出和那時一樣的恐懼,害怕她就此不見,下意識的伸手,想去抓住躲藏在人群中的楚嬤嬤。

    可是手一伸出去,便被另一只手緊緊抓住手腕。

    “你在做什么?”

    花枝怔怔地向那人看去,才發現是一身常服的阿史那云,身后還有藥格羅和幾個赫然人。

    她一陣恍惚,腦中還想著楚嬤嬤的事情。

    阿史那云看出她神情的不對,鋒利的眉皺起,“怎么了?丟東西了?”

    花枝這才緩緩地回過神,喃喃說道:“我在找人......”

    看她一副丟了魂的模樣,阿史那云向一旁藥格羅使了個眼神,藥格羅立刻心領神會帶人去追。

    阿史那云則扯著花枝的手腕,將她帶到街角人稀少的地方停下。

    “顧長夜還真是放心,讓你一個人出來?”阿史那云雙手包庇,下巴冷傲的揚起,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說道。

    花枝這才徹底回過神,發現身旁的小舞已經不見了蹤影。

    她搖頭讓自己清醒幾分,“我有同伴,我要去找她了。”

    說著,花枝就要轉身離開,阿史那云卻倏然開口:“給我一點時間,我們聊聊吧。”

    花枝停住腳步,想了想覺得阿史那云總是這樣糾纏自己也不是辦法,于是轉過身嚴肅的說道:“好,那今日我便和你說個明白,我是不會和你走的,你也不要再來纏著我!”

    阿史那云的臉色有些陰沉,沉默半晌幽幽說道:“我欣賞你的能力。”

    花枝垂眸,“王爺一樣也很欣賞我的能力。”

    “可是他是在利用你。”阿史那云沉聲說道:“他根本不像你說的那樣,不僅不喜歡你,而且......”

    他的話說了一半倏然停下。

    花枝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阿史那云的臉色卻越發陰沉,半晌抬手捏了捏皺緊的眉心,“總之我覺得你在他身邊沒有什么好下場,還是和我走吧。”

    “和你走就能有什么好下場嗎?”花枝冷聲反問。

    她是蜀國人,若是無緣無故和赫然的特勤離開,便是叛國。

    叛國的下場更慘,她又怎么會不知道。

    花枝越想越生氣,有些氣鼓鼓的怒視著他。

    看著花枝看自己的眼神,阿史那云忍不住輕笑,最后視線匆匆瞥過花枝身后的人群,幽幽開口。

    “有人一直在跟蹤你,你知道是什么人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