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5章 野心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5章 野心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阿史那云的話花枝微微一驚,悄悄的向后瞥了一眼,卻并沒有瞧見什么古怪的人。

    阿史那云要比她敏感的多,自然是一眼便發現躲在人群中間的偷瞄著花枝的男人,但那人應該是怕被發現,并沒有靠的太近。

    花枝想了想說道:“可能是王爺的人......”

    阿史那云打斷她的話,“應該不是,我想顧長夜的人應該不會這么笨,一眼就能被我發現,估計不是受過訓練的人。”

    花枝思忖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以前顧長夜在她身邊安排過暗衛,可若不是顧長夜說出來,都沒人能發現。

    阿史那云唇角勾了勾,“仇視你的人還真是多。”

    花枝略微沉默后,沉聲說道:“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我要去找小舞姐姐了。”

    “等一下,我的話還沒有說完。”阿史那云叫住她。

    花枝有些不耐的皺眉,最后沉聲說道:“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和沈小姐談談,而不是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阿史那云略微沉默,然后幽幽開口:“事實上我已經見過她了,我不能將東西交給她。”

    周圍人多耳雜,他特意沒有說出兵器圖三字,但花枝瞬間明了他的意思。

    “為什么?”花枝不解的看向他。

    阿史那云垂眸,“她不是合適的人選。”

    沈憐是阮靈的女兒,如果她不是合適的人選,那還能有誰?

    花枝想到顧長夜,他一定很想的到兵器圖吧?

    “為什么不交給王爺,沒有人比王爺更適合吧,王爺一定好好用那張圖的。”花枝認真地說道。

    阿史那云鋒利的眸子落在她的臉頰上,十分嚴肅地問道:“你真是這么覺得?”

    被他這么一問,花枝沒來由的惱火,“你對王爺有偏見?還是其實你就是霸占著那張圖,所以才找各種理由不肯交出那張圖?”

    阿史那云嗤笑一聲,“我對他沒什么偏見,相反我對他的行事手段很欣賞,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種欣賞,所以那張圖我才不能交給他。”

    花枝蹙眉剛要說什么,阿史那云率先解釋道:“夏禾也想要那張圖,你們蜀國的皇帝也想要,這么多人想要,你難道不明白這意味著什么?若是這張圖落在野心非凡的人手中,那一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她知道阿史那云的意思。

    若是上位者擁有一件非凡的武器,那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用這件武器排除異己,擴張疆土。

    “若是蜀國那這武器和鄰國開戰,你可知道遭殃的不是別人,而是無辜的百姓們。”阿史那云說道,他的語氣中隱隱帶著些許無奈。

    花枝也垂下眼眸,喃喃說道:“我相信王爺,他一定不會傷害無辜的人。”

    “他或許不想傷害,但需要獲得什么的時候,總是要舍棄什么。”他冷聲說道:“我和顧長夜是一種人,都有莫大的野心,自然知道他想得到著花枝那個圖做什么,擁有這張圖他既可以除掉夏禾,又能帶領軍隊擴張疆土,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花枝依然辯駁著,“可若是阮姑娘的愿望,王爺一定有分寸的。”

    阿史那云冷薄的揚了一下唇角,“真的是這樣嗎?不如你回去親自向他確認一下。”

    花枝有些惱火的瞪著他。

    阿史那云視線再次瞥向一直躲在暗處盯著花枝的人,神色上卻沒有半點波瀾,聲音淡淡的說道:“我只是想和你說,就算不和我走,你也不能留在王府,對你來說離開那里是最好的。”

    花枝越發疑惑,不明白他的意思,“你到底為什么這樣說?”

    阿史那云的眉間一片陰沉。

    他知道花枝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不能將實情告訴她。

    摧毀一個人的信仰,等于徹底毀滅一個人,而他希望花枝能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離開王府那個是非之地。

    想到這些,他覺得有些頭疼,他還從來沒有處理過這么復雜的事情,而且還是要呵護一個嬌弱女子的脆弱心靈,這讓他覺得很麻煩,他甚至想就這樣甩手不管了。

    可當視線落在花枝那雙眼睛上,他便會不由自主的想要幫她。

    花枝的眼睛很干凈,可以清晰的映出美麗的天空,不染半點塵埃,像極了阮靈。

    只有這一雙眼睛,讓他覺得自己無力反抗。

    他最后沉沉的嘆了一口氣,沉聲說道:“跟著你的那個人,我會幫你引開,你回去吧。”

    聽阿史那云這樣說,花枝微微一怔,然后轉身邁開步子走向人群。

    走了一半她又緩緩停下腳步,想了想轉過身看向阿史那云。

    見她停下來,阿史那云逗趣的說道:“怎么?后悔了,想和我走?”

    花枝搖頭,輕聲說道:“在大嶼山,你救了我,我還沒有道謝。”

    阿史那云微怔。

    “謝謝你,我知道你是好人。”說完,她轉身離開。

    阿史那云在原地站著,半晌抬起手扶住自己的額頭,帶著些許無奈的一笑。

    “你是好人。”

    這句話阮靈也曾對他說過。

    阿史那云從不覺得自己是好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都是有利可圖的。

    可因為阮靈一句話,他開始裝出一副好人的模樣,放棄了可以利用兵器圖強大的赫然的機會。

    他忍不住輕笑,笑自己怎么還會做這種沒有利益可言的事情。

    如今難道還要再因為花枝的一句話,參與進她那些復雜的事情嗎?

    “特勤。”

    藥格羅的聲音將他的思緒叫了回來,阿史那云抬起頭看向他,“人呢?”

    “那個跟著小丫頭的人,已經被咱們兄弟引開了,還有這個女人......”說著,他看向身后被兩個人抓著的老婆婆,“這人應該就是剛剛小丫頭要找的人。”

    阿史那云抬腳走到楚嬤嬤身前,瞇起眼打量起她。

    楚嬤嬤驚恐的看著他,“你,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抓我?”

    他沒有回答她的話,視線緩緩落在楚嬤嬤的脖頸上。

    楚嬤嬤的脖頸上掛著一條紅繩,阿史那云用手指勾挑起紅繩,半個巴掌大的金鎖就從楚嬤嬤的衣領中滑出來。

    阿史那云垂眸看著那枚金鎖,正面雕刻著龍和鳳還有長命百歲四個字,十分的精致,而旁邊刻著一個極其小的靈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