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6章 他的想法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6章 他的想法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走進人群中,沒一會兒便看見了同樣在找她的小舞。

    看見她,小舞焦急的走過來:“阿奴你跑去哪里了?我還以為你又遇到麻煩了,差點嚇死我。”

    花枝淺笑搖頭,“對不起,我剛才好像看見一個熟人。”

    “熟人?”小舞有些奇怪的看著她。

    花枝沒有繼續說下去,神色有一瞬的微沉。

    剛剛看見的那個人真的是楚嬤嬤嗎?

    她與楚嬤嬤已經有七年未見,在她的記憶中楚嬤嬤的頭發還是烏黑的,可剛剛她碰見的人卻已經滿頭白發,臉上布滿歲月的痕跡。

    見她發呆,小舞在一旁輕聲喚她,“阿奴,你怎么了?”

    花枝回過神,輕搖頭,“我有些累了,我們回去吧。”

    小舞沒再阻攔,點頭答應。

    回到王府時,已經接近傍晚。

    花枝剛踏進王府大門,便看見秦將軍臉色憔悴的走出來。

    擦肩而過時,秦將軍看著花枝有些尷尬的笑笑,花枝禮貌的點了下頭后,秦將軍便抬腳離開。

    花枝轉過身又看見李叢,有些疑惑的問到:“李侍衛,剛剛秦將軍的臉色看起來有些不好,怎么了?”

    “還不是陶知節的事情。”李叢嘆了一口氣。

    提起陶知節,花枝微微皺眉,“王爺要罰秦將軍嗎?還有那個公孫匍大人的事情,是不是對王爺很不利。”

    李叢抓了抓頭發,視線下意識的看向別處說道:“到也沒多嚴重,王爺只是簡單的說了秦將軍幾句,就是公孫大人可能要在牢獄里吃段時間的苦頭,不過不用擔心,王爺都有法子處理。”

    他說話的時候,臉上掛著幾分掩飾的神色。

    但花枝并沒有注意他的異樣,只是覺得李叢說沒有多嚴重,那就應該沒有什么大事。

    李叢說他有事便抬腳離開王府,花枝本想直接回偏房,可走進長廊里時,她有非常想見顧長夜,想著便回頭和小舞說:“小舞姐姐,我去書房看看,或許王爺有什么需要。”

    小舞掩唇笑了一下,逗趣的說道:“書房還有長柳在呢,王爺能需要你什么?還不是你想見王爺。”

    花枝臉色微微一紅,慌亂的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

    轉念又覺得自己越解釋越亂,便扭頭小跑了開。

    跑到書房時,花枝發現書房的門開著,屋內并沒有見到顧長夜的身影。

    已是深秋,寒風一吹便打透了骨頭,書房內點著一個小火爐,騰騰的熱氣充滿屋內。

    花枝走進去蹲在小火爐邊,本能的伸出手,讓手心貼近那團溫暖。

    而顧長夜正好陰沉著臉色從外面走進院里,最后停在書房門口,看著花枝蹲在地上的背影。

    剛剛沈憐是沈憐找他,同他說今日看見花枝在街上和阿史那云在一起,還叫不要相信花枝所說的話。

    不知為何只要花枝和阿史那云沾上邊,他的心里就會特別的煩躁。

    他甚至沒有去問暗衛沈憐說的真假,只想聽花枝親自來說。

    看著花枝的背影他默聲片刻,最后沉聲開口:“你今天都做什么了?”

    花枝并不知曉他站在身后,他突然出聲將花枝嚇了一跳,右手的手心正巧擦過滾燙的火爐,疼的她咬著嘴唇‘嘶’了一聲。

    本來心頭熊熊燃燒的燥火,在看見花枝被燙到的一瞬立刻撲滅。

    顧長夜兩步走到她身邊,直接將她攔腰抱起,轉身走出書房,朝正院走去。

    “王爺?”花枝有些茫然的看著他。

    顧長夜也不看她,冷聲說道:“蠢死了,這樣也能被燙到。”

    說是被燙到,但只是碰到一下,花枝便立刻將手移了開,手心也只是泛紅了一塊。

    她抬手將白嫩的手心擺在顧長夜的眼前,輕聲說道:“王爺,我沒事的,只是被燙紅了,現在已經不疼了。”

    顧長夜淡淡的瞥了一眼,卻覺得那抹紅并不像他說的那般沒事,反而十分刺眼。

    他陰沉著臉色將花枝抱回自己的房間,然后取了燙傷膏,在花枝身旁的椅子坐下,親自幫她涂抹。

    看著顧長夜握住自己的手,指尖輕柔的滑過手心,花枝的心頭一陣滾燙。

    以顧長夜的身分,怎能讓他幫自己上藥。

    可花枝掙扎了片刻,卻終是舍不得將手抽出來。

    她愛著顧長夜垂眸照顧她的模樣,雖然他的臉色依然冰冷淡漠,但花枝卻能從他的動作中,感到一絲特別的溫柔。

    顧長夜一邊涂抹著藥膏一邊說道:“你今日都做了什么?見了什么人?”

    花枝想起慕慈的事情,以為已經有人和他說了此事。

    “王爺知道我今日見到慕小姐和慕大人了?”

    事實上還沒有人和他匯報過這事,聽到花枝這么說,他皺眉抬眼,“慕連?”

    花枝這才發覺她好像不知道這件事,但既然說起,她只好回答:“今日小舞姐姐帶出去挑料子做衣服,在鋪子里剛巧碰到慕大人和慕小姐了,對了,慕小姐看中了一件我要的料子,臨走的時候我都忘記告訴伙計將那個料子留給慕小姐了,王爺和鋪子的交代一下吧,到時給慕小姐做件衣裙,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聽她這么說,顧長夜的眉頭皺的更緊,身體微微向前傾,身上散發出壓迫的氣息,“除了他們呢?”

    花枝微怔,然后想起阿史那云,唇角彎起說道:“今日我還在街上碰到阿史那云了。”

    見她坦然回答,顧長夜的眉頭倒是松了一些。

    “他和你說了什么?”

    花枝想著說道:“他說他不想將兵器圖交還給沈小姐了......”

    說到這,花枝略微停頓。

    她想起阿史那云對她說的話,那張兵器圖不能交給顧長夜。

    花枝看向顧長夜絕美的臉上,視線落在他那雙涼薄的眸子上,心頭微晃。

    他真的是阿史那云說的那種人嗎?

    “王爺......您想要兵器圖嗎?”花枝有些猶豫的問道。

    顧長夜沒有顧慮,也沒有隱瞞的答道:“想。”

    花枝繼續追問:“那王爺拿到那張兵器圖想要做什么?”

    顧長夜一陣沉默,然后沉著聲音說道:“鏟除異己,強大蜀國,擴張疆土。”

    花枝的身形一頓。

    顧長夜這樣想無可厚非,他的位置本就該這樣想。

    可花枝想到阿史那云的話,那張兵器圖會給百姓帶來莫大的災難。

    花枝臉上露出為難的神情。

    注意到她神色異樣,顧長夜冷聲問道:“怎么?難道他和你說跟他走,他就將兵器圖送我?”

    花枝看向他,剛想開口否認,顧長夜便搶先開口。

    “不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