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7章 喜歡的滋味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7章 喜歡的滋味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不許你去和他做這種交易!”顧長夜冷聲說道。

    花枝愣了一下,然后眼角染上柔和放的笑意,搖頭說道;“他沒這樣說。”

    “那他說了什么?”顧長夜依然神色冰冷。

    花枝發現他似乎很在意這件事,于是立刻回答:“他說那張兵器圖不該被用于戰爭,阮姑娘說過那張圖誕生的初衷并不是為了掠奪,而是為了守護。”

    她希望顧長夜聽這番話,能理解阮靈的心愿,替她好好保存那張圖。

    可顧長夜卻淡漠的說道:“這的確是她能說出的話,可是既然有這樣的兵器圖存在,就注定它要成為掠奪的兇器。”

    花枝的眸底有一瞬的黯然。

    她甚至升起一個念頭,若是這張圖不存在就好了。

    顧長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問道:“他說什么了?”

    “他沒有說別的了。”

    花枝垂下頭,有些失落的模樣。

    落在顧長夜眼里就好像她在因為阿史那云而失落,他有些惱火的用手扣住花枝的下巴,逼迫她抬起頭,“怎么?他沒說帶你走,你很失落。”

    看著顧長夜眸底的怒氣,花枝怔了一下,不過很快便回過神,“我沒有,王爺為何總是因為他生氣?就像是在吃醋。”

    她說的時候是無心的。

    可這卻戳中了顧長夜的心事。

    他知道花枝的性子,有恩必報,對他是這樣,對老爺爺是這樣,他在心底深處是擔心的,擔心花枝也會去找阿史那云報恩。

    而阿史那云是真的恩人,第一次出現便放過了她,接下來有幾次幫她解圍。

    而他是假的恩人,他從一開始出現在花枝面前就是為了報復她,折磨她,并不是真心救她脫離苦海。

    想到這些,顧長夜的眉頭皺的更深。

    看著他眉心的褶皺,花枝才發覺自己剛剛是不是不該那樣說,他是不是生氣了?

    最后她緩緩抬起手,輕柔的幫他撫平,“王爺,您知道嗎?我雖然自打進了王府后,總是在暗處偷偷看著您,可是過了七年,我還是沒法看出您的心思,您為何生氣,為何開心,我還是摸不透......”

    顧長夜看著她清秀俏麗的雙眸,捏著她下巴的力道不由自主松了一些。

    他想起昨夜花枝所說的。

    她其實也在不停地猜測著他的心思,為之苦惱,糾結。

    “所以,如果可以,若是我又哪里說錯了,惹王爺不高興了,王爺一定要直接告訴我,我一定會改。”花枝十分認真地說道。

    顧長夜身體微頓一下,半晌,緩緩開口,“阿史那云也救過你,你沒想過報恩?”

    花枝想都未想,便回答道:“他那算是救嗎?第一次他只是利用我,我知道他是故意放我走的,那種便不算是救,我不會那么傻,和誰都去報恩的。”

    本以為這樣回答,顧長夜的神色會松下來,可卻并沒有。

    花枝想了想繼續說道:“王爺是擔心我會為了報恩,和他離開嗎?”

    顧長夜沒作答。

    “我不是睡對我有恩,我就要戴在誰的身邊。”說著花枝的臉微微泛起紅暈,“我呆在王爺身邊,也不僅僅是為了報恩,而是......因為喜歡,所以才想要一直陪著您。”

    喜歡兩個字,讓顧長夜的呼吸一窒。

    他從前覺得男歡女愛,兒女情長是件很無聊的事情,癡迷于情情愛愛的人都十分可笑,所以他對此不屑一顧。

    也曾有人對他說過愛慕,喜歡之類的話,可他心中卻不曾有半點波瀾。

    但如今他卻品出了其中的滋味。

    情之一字,若是碰上能讓人歡喜心動的人,那喜歡二字便如浸了蜜般,讓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他食髓知味的說道:“再說一遍。”

    花枝怔怔的看著他,臉頰上的紅暈卻越發艷麗炫目,良久,才顫抖著唇瓣,緩緩說道:“我喜歡王爺,所以......”

    她的話說了一半,顧長夜已經松開捏著她下巴的手,指尖輕輕在她的臉頰上摩挲著,留下一點撩人的癢意。

    那股癢意一直鉆到花枝心底,讓她整個人不由自主的燃燒起來。

    最后顧長夜的手指停留在自己剛剛捏過的位置,那里留下了淺淺的紅印,他聲音略微暗啞的說道:“你怎么這般嬌嫩,半點用力不得。”

    那股酥麻的感覺很奇怪,讓花枝想要再靠近他一些,可又覺得這種陌生的感覺有些可怕。

    她下意識的輕輕向一旁閃躲,不過顧長夜瞬間便抬起手臂攬過她,將她困在身前,不許她逃避。

    “記住,你若碰見阿史那云,不要同他說一句話,否則我便會惱火,你若像剛才那般,多說些那樣的話,我的心情便會好一些。”顧長夜沉著聲音說道。

    花枝的心‘咚咚’的跳個不停,她的身體貼在顧長夜的身體上,讓她隱隱有些擔心,自己的心會不會就這樣從自己的身體中跳出來,最后蹦到顧長夜那里。

    見她有些出神,顧長夜向來涼薄的眉眼微垂下,所有冰霜風雪一點點融化開,他靠近花枝的唇角邊,唇瓣像是撫慰般輕輕擦過被他捏紅的位置,壓著自己心底的念頭,低聲說:“你不是猜不出嗎?現在答案都告訴你了,你還不知道怎么做嗎?”

    花枝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緩緩抬起頭看向他。

    她的腦中有些混亂,胡亂的想著自己應該說什么,最后笨拙的說道:“王爺喜歡看星星嗎?我愿意陪著王爺一起看......”

    顧長夜有些沒明白她的話,她接著說道:“今天陪著,明天也可以陪著,以后都可以,如果......如果可以,我下輩子也愿意陪著。”

    他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到底可以到何種地步,只是知道他此刻恨不得將眼前的花枝拆吞入腹,將融進自己的身體,讓她永遠不能從自己的身邊離開。

    顧長夜的視線滑過花枝有些顫抖的眼角,最后手臂用力,將她更緊顧在懷中,在她視線看不見的時候,唇角勾了勾。

    他柔聲說道:“今夜天冷,就不看了,不過明年夏時,你要陪著我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