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3章 非她不娶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3章 非她不娶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回到書房,拿著折子卻一副失神的樣子。

    李叢在外面敲了幾次門,都沒得到回應,還以為他不在便推門進去,發現他在時,輕聲喚了句王爺,依然沒能得到回應。

    這樣的王爺,李叢從沒見過。

    可以說最近王爺的模樣,他很多都不曾見過。

    他從沒見過王爺一個人看著折子,時不時會彎起唇角的樣子,也從沒見過王爺看一個人,眼里的溫柔滿溢出來的模樣。

    這些全是因為花枝。

    可越是這樣,李叢越是隱隱不安。

    花枝的母親的事情就像一根隱秘的刺扎在他的心底,他很怕某一日這件事會被旁人抖落開

    他想象不到,到時這二人會是怎一番模樣。

    李叢不由自主的重重嘆了一口氣,這一聲嘆氣將顧長夜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的視線從折子上移開落在李從身上,“有消息了?”

    李叢斂起眸底的神色,嚴肅的點頭,然后從袖口里拿出安慰交給他的信。

    顧長夜將信接過來,半晌臉色越發緊繃,“也就是說已經沒有遺落在外的東西了?”

    “是,阮姑娘的所有遺物能找到都已經找到了,但是都沒有關于另一半鑰匙的線索,或許,那另一半鑰匙已經在夏禾的手中了?”

    顧長夜立刻否了他的話,“不,另一半鑰匙不在他的手中。”

    李叢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斷這件事的,但也沒有追問,“那,王爺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顧長夜抬手打開桌旁藏起來的小匣子,里面躺著做工精致的半截鑰匙。

    “在阿史那云那邊查查,看看他們有沒有什么線索。”

    “是。”

    顧長夜又繼續說道:“對了叫人尋一顆夜明珠,將其做的和之前阿靈那一顆一模一樣。”

    李叢點頭,想了想有些奇怪的問道:“王爺不打算將夜明珠的事情告訴沈小姐嗎?”

    顧長夜略微沉默,半晌才沉聲開口,“這件事很復雜,還是不要讓她摻和進來的好。”

    對于顧長夜給沈憐無聲的庇護,李叢早就習以為常,不再作聲。

    顧長夜將那半截鑰匙收好后,視線忽然落在一旁他以前隨手收起的一疊紙上。

    那疊紙已經陳舊的泛黃,正面寫著一些字,全是他過去用來教沈憐練字,最后廢掉的紙,而背面則是花枝在小破屋里偷著練字的字跡。

    大大小小的字跡,讀起來卻只有三個字。

    顧長夜。

    那時他無意中發現花枝這個秘密,為此將她關在了南苑,后來也不知怎地就將這一疊紙帶回了書房。

    他抽出中間的一張,指尖緩緩滑過上面清秀漂亮的字跡,心頭隱隱作痛的感覺開始蔓延。

    “李叢,你有想過日后你要娶的妻子,會是什么樣子嗎?”他聲音十分平靜的問道。

    被他突然這樣問,李叢怔楞一下,半晌忽然想起,今日皇上已經將和慕小姐成親的日子定下來了,估摸著大概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才會這樣問吧?

    想著,李叢便老實的回答道:“我沒太想過這事,就一門心思想在王爺身邊做好事,但我想若有一天我要成親了,那一定是遇見了一個非她不娶的女子。”

    “非她不娶......”顧長夜喃喃的重復著四個字,又漸漸失神起來。

    “雖說嫁娶應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到底那個人是要和自己相伴一生,若是不合自己心意,那所為的白首不相離,反倒成為了一種折磨。”

    李叢淡淡的說著心里話,可說完立刻意識到,自己似乎不該說這些話。

    他抬頭看向顧長夜,發現他地垂著眼眸,視線落在他手中的那張紙上。

    李叢看不清那上面寫了什么,只是覺得此刻的顧長夜似乎透露著隱隱的悲傷。

    “王爺......”李叢蹙眉輕聲喚他。

    “嗯。”這次顧長夜立刻做出了回應。

    李叢卻越發擔憂起來,“王爺,您沒事吧?”

    顧長夜將手中的紙緩緩放下,“這世間的人因為相愛而在一起的太少,大多只是因為合適,二人才會走到一起,哪怕遇見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也不是非要和她成親,方才算圓滿。”

    這話他似是在對李叢說,又似是在對自己說。

    李叢大概明白了,今日王爺為何會這副模樣,可是他再也不能像從前那般說出勸諫的話。

    因為如今不比當初,那時這個婚事還有回旋的余地,可如今婚期已經定下,所有人都知道慕小姐要嫁進王府,此時悔婚對王府和慕家都引起不小的撥亂。

    而且,李叢知道王爺心里想要的那個人是誰,可就像是他說的那樣,就算是兩個人相互喜歡,在一起也未必圓滿。

    李叢又低聲嘆了口氣,躬身退出書房。

    屋內只剩下顧長夜一人。

    屋外的天色漸漸暗下來,下人們在王府各處點燃燭燈。

    手中的折子都已經看完了,可是顧長夜還是不想抽身離開。

    若是往日他定是會立刻起身,會到正院,有些急切的想要看到花枝。

    有時花枝坐在屋子里,安靜的坐在燭燈下看著醫書,有時她會站在窗前,看到他走進院子中,她的雙眸會泛起歡喜的光芒。

    夜里她會拿著百戰奇略,小心翼翼的問他問題,一副生怕他氣惱的模樣,很是可愛,偶爾她還會為了哄他開心,又是展示她新研究出的手影,又是折出無數的梔子花送給他。

    等到夜深時,他會將她攬進懷中躺下,花枝已經不像是從前那般總是緊繃著,現在的她十分乖巧,窩在他的懷中,任由他的親昵。

    可他從來都是點到為止,不知為何,他不想看他為了這件事而哭的樣子,他過去欺負過她幾次,每次看見她落淚他的心里都會堵得難受。

    即便是這樣,每日清晨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便是她的睡臉,他的心底還是莫名的愉悅。

    明明很是平淡,卻讓他能感受到足夠的歡喜。

    可今日他卻不想回去。

    他已經開始動搖了,每多見她一次,他冰冷的心邊月的溫暖,隨之而來的就是地動山搖。

    顧長夜抬手擋住自己眼睛,陷入一片黑暗中,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可合上眼睛,眼前還是能發現花枝的臉。

    寂靜的書房,跳動的燭火,他下意識的喃喃出聲。

    “花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