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5章 畫燈籠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5章 畫燈籠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以往燈籠都是姑娘們自己畫,畫的都很丑,出去買別人畫好的又需要很多錢,就只好用自己難看的燈籠,眼下看花枝可以畫好看的,其他人自然是蠢蠢欲動。

    可一想到這個人是花枝,大家又有些猶豫。

    花枝自然是瞧出了她們的想法,只是含著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幫最小的那個姑娘畫好后,花枝直接又拿起一個空白的燈籠,也沒有特意對誰說,只是問道:“想要什么花?”

    其他人互相看看,一片寂靜,誰也不敢主動搭話。

    最后有人終于顧不上這些,高高舉起手說道:“我想要杜鵑!”

    花枝淺笑著執筆畫起來。

    有一個人,其他人便也不再顧慮那么多,紛紛圍上去左一嘴,右一嘴的說著自己想要畫什么花。

    一旁的小舞和長柳看著,不由得皺起眉頭。

    最后小舞按奈不住,擠到花枝身邊壓低聲音說道:“阿奴,你不想出去參加花神祭的儀式了?這么多人你要畫到何時去?”

    “沒關系,反正還早著呢,我去那么早......也沒什么意思。”

    花枝笑著說道,心底卻還是念著顧長夜的名字。

    他不在,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樂趣。

    花枝其實有些懊惱自己的沒出息,她總想著成為顧長夜的依靠,可其實是她更需要顧長夜。

    這邊熱火朝天的花枝花燈,另一邊沈憐換好衣服,到南苑扶著路嬤嬤走出來,正好看見畫花燈熱鬧的樣子。

    花枝被圍在正中間,沈憐和路嬤嬤并沒有看見她。

    見小婢女們畫的開心,沈憐笑著說道:“路嬤嬤,不如我們也去畫一個花燈吧。”

    路嬤嬤笑著點頭,二人便向著人群走去。

    最后面的人先看見了沈憐,連忙收斂臉上的喜色,恭敬地給沈憐讓出位置低頭站到一旁。

    直到人都散開,沈憐才看清最中間是花枝在畫著燈籠。

    花枝的模樣很是出眾,今日一打扮更是奪目,下人們甚至都沒有在和沈憐二者之間比量,都知道花枝的模樣已經將沈憐甩開一大截了。

    沈憐看著花枝的眸子顫了一下,便流出嫌惡的神色。

    花枝轉過身,看見沈憐和路嬤嬤立刻低下頭,輕聲說道:“見過小姐,見過婆婆。”

    路嬤嬤淡淡的點了下頭,也有些驚艷花枝的樣貌,不過很快視線便落在花枝的身后。

    石桌上擺放著許多燈籠,上面畫著各式各樣精致漂亮的花朵,讓人看了便很是喜歡。

    路嬤嬤笑著說道:“沒想到你們的手都這么巧。”

    沒人做聲接著話,倒只有長柳一個大膽的說道:“嬤嬤,我們哪有這么厲害,這些都是阿奴畫的。”

    “你畫的?”路嬤嬤有些吃驚的看著花枝。

    花枝略微猶豫,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路嬤嬤知道花枝是個很特別的孩子,但沒想到她實在太過特別了。

    如果花枝不是溫云歌的女兒,想來她一定是很喜歡花枝這個孩子的,而且也覺得這樣乖巧聰明的孩子很適合王爺。

    可是......

    想到那些往事,路嬤嬤的臉色微微一僵。

    之前花枝身重劇毒,命在旦夕時,她甚至祈禱著花枝可以就這樣死去,不要讓往日的糾葛困擾王爺。

    路嬤嬤自己都覺得這樣的想法很惡毒,可她只想讓王爺好,不想看見王爺為情所困的模樣。

    最后她長嘆一聲,看向花枝的眼神也跟著復雜起來,包含了愛憐,又有些許抱歉。

    “我也畫一個吧。”路嬤嬤笑著說道,然后被沈憐扶到桌旁,拿起一個燈籠畫起來。

    路嬤嬤是宮中教養皇子的嬤嬤,自然要比其他的手藝好一些,在燈籠上畫了一個百合。

    但是和花枝的畫比起來,還是遜色很多。

    路嬤嬤打量著自己的燈籠,然后看向花枝的畫,笑著說道:“老了,不必小姑娘的手藝。”

    花枝低下頭謙遜的回道:“我倒覺得婆婆畫的是另一種味道,花有千種,畫有千法,若都和我一樣,那畫畫豈不是變成了一件無趣的事。”

    聽了她的話,路嬤嬤的眼睛笑的彎起,“你嘴甜,最會哄人了。”

    一旁沈憐漸漸露出陰冷的氣勢。

    她恨極了花枝,原本她只是一個小丑八怪,為何如今越發的引人注目。

    路嬤嬤笑著和小婢女們說著話,余光瞥見沈憐的表情,注意到她神色異常,不由暗暗嘆息。

    她知道沈憐的性子,可這般的性子,早晚會釀成大錯,害了旁人,又害了自己。

    想著,路嬤嬤便覺得不能再讓沈憐在此處呆下去,將手中的燈籠放下后,輕拍沈憐的手背說道:“憐兒小姐,我們走吧,我這腿腳不好,想去歇歇。”

    沈憐面上擠出一個笑意應下,心下卻是暗暗罵了一句路嬤嬤半個殘廢,實在礙事。

    轉身離開時,沈憐還陰冷的瞪了花枝一眼。

    花枝瞧見了但并未說什么。

    走出很遠后,路嬤嬤抬手輕輕拍了拍沈憐的手背,“孩子,聽嬤嬤一句勸,有些東西強求不來,你也可以值得更好的,又何必為了別人糟踐了自己。”

    沈憐的眸光一冷,略微沉默后聲音里透出狠戾的語調。

    “若是旁人也就罷了,唯獨她,唯獨是那個花枝我不能原諒,她憑什么搶走原本屬于我的?”

    看著沈憐來女上有些猙獰的表情,路嬤嬤張了張嘴,可最后什么也沒能說出來,只好無奈哦的搖頭,不再勸說。

    幫小婢女們畫好燈籠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候,花枝在石桌旁畫了一天,手腕酸的不得了,畫好最后一個,便急忙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一旁等著她的長柳和小舞,都打起瞌睡來,看她終于畫好,長柳忍不住抱怨道:“你說你傻不傻,平日里她們同你也不好,你費這么大勁幫她們畫什么?”

    花枝笑著搖頭,不做解釋。

    小舞站起身,挎住花枝的手臂說道:“走吧,這個時辰夜市都開了,今兒個一定很熱鬧,我們可要早些去,在長川河邊占個好位置。”

    三人便歡喜的走出王府大門。

    夜市那邊果然如小屋所料,人群熙攘,擠得水泄不通。

    樹枝上掛著許多花燈,將低沉的夜空也照了個通透。

    街邊各式的小販吆喝著,人世煙火的味道撲面而來,讓本該蕭索寒冷的深秋染上的熱意。

    “我們去買個花神面具帶吧!”長柳笑著拉著二人朝一個攤位小跑過去。

    四周有不少人忍不住向花枝看去,花枝心想帶個面具或許更好些,便在攤位上選了個梔子花神的面具買了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