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6章 快樂嗎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6章 快樂嗎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拿起面具戴在臉上,轉頭想讓小舞和長柳看看怎么樣,可視線卻落在不遠處謫仙樓上。

    謫仙樓是都城最高的樓,共有五層,今年便將此處辟出迎接皇上,皇上會在謫仙樓的最上面,觀看對面長川河上的花神舞。

    花枝望著那個方向有些出神。

    顧長夜此刻是不是就在那里?

    “阿奴?”

    一旁的小舞輕聲喚她,她才收回思緒,裝作沒什么事的樣子。

    “今日果然單比往年都要熱鬧,這人多的都沒地方下腳了。”看著周圍這么多人,長柳忍不住抱怨起來。

    小舞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然后轉頭對她們說道:“近日確實是人多,很容易就會走散,若是我們不小心走散了,就回到這里,記住了嗎?”

    長柳漫不經心的點頭,并沒有仔細聽小舞說的話。

    花枝倒是乖巧的點頭。

    可是小舞還是不放心,指著花枝說道:“尤其是你,阿奴,你最容易碰到危險的事情,我實在不放心你,實在不行我還是在哪里找根繩子將你和我拴在一起吧。”

    花枝失笑,她何時還成了重點保護的人了?

    不過也難怪小舞會這么說,好像每一次她出門都會遇到事情。

    “沒事的,小舞姐姐放心,就算真的遇到什么事情,我也會自己保護自己的,今日就不要只想著我的事了,你就把心思都放在玩上面吧。”花枝安撫道。

    小舞皺眉看了她半晌,許久才緩緩松開眉心的褶皺,“好吧,估計今夜也不會發生什么事,因為皇上親臨,今夜這條街上安插了許多禁衛。”

    說完,小舞便拉著她們二人的手擠進熙攘的人群中。

    躍動的皮影戲正講著花神的故事,糖蘋果的攤子最是火爆,花牌的游戲全是姑娘圍著,贏家能獲得一支精致的花簪。

    花枝跟著小舞,把心思都放在了熱鬧的夜市上,把從前只是從別人那聽說來的好玩的好吃的都試了個遍,臉上的笑靨越發燦爛。

    掐算這差不多時辰后,長柳忽然拉著花枝和小舞的手,在人群中向長川河的方向擠過去。

    一邊走一邊解釋道:“今兒個人多,若是不先去占個好位置,怕是到時只能看其他人的腦袋了。”

    花枝被她的話逗的笑了起來。

    沒一會兒三人便擠到了河邊,那里已經擠滿了不少人,長柳挑了一處視野還算不錯的地方停下來,可還是要踮起腳尖像前面張望。

    河上漂著一只巨大的船,穿的四周掛滿了花燈,將船只照的燈火通明,等一會兒扮演花神的舞者就會在船上面獻舞。

    身后的人群忽然騷動起來,花枝幾人回頭看去才知道,謫仙樓上皇上已經坐在主位上。

    花枝下意識的去尋顧長夜的身影,可仔細看去并沒有看到顧長夜的影子。

    “別找了,他沒在那。”

    身邊倏然想起一個聲音,將花枝嚇了一跳,定睛看去才發現是阿史那云。

    花枝有些驚訝,按理來說阿史那云身為赫然的特使,此刻應該也在謫仙樓上的,怎么會在這?

    似乎是看出她的疑惑,阿史那云看著靜謐的長川河,幽幽說道:“我不喜歡那個位置,全是阿諛奉承的人。”

    花枝微微張了張唇瓣,最后又緩緩合上,轉頭看向前方,不在理會他。

    小舞和長柳在一旁偷偷的朝阿史那云瞥過去一眼,但沒敢說什么,只是心下有些好奇,怎么這人和阿奴好像很熟的樣子。

    她們認出了阿史那云,香菱下葬的那日,王府里的很多下人都看見了阿史那云,她們自然是一眼便認出來了。

    前面的人個子很高,擋住了花枝的視線,花枝便用力的踮起腳尖,想要看看前面是什么情形。

    一旁的阿史那云看見她踮腳的動作,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前的人,最后唇角含著笑意抿起。

    “看來王府的伙食不怎么樣,你這個子都沒能長起來。”他的聲音里含著點嘲意。

    花枝眉心不悅的皺起,忍不住小聲嘟囔道:“我還可以再長的。”

    阿史那云忍不住抬起手擋住唇角低聲笑起來。

    見他笑,花枝偷偷地瞪了他一眼后,連忙收回視線,重新看向前方。

    阿史那云默聲看向她。

    花枝將花神面具推到發頂,露出一張白凈的小臉,精致的眉眼,挺翹的鼻尖,小巧的唇,站在人群中依然是最奪目的那一個。

    阿史那云自嘲的笑了一下。

    明明這般的相像,他怎么能沒有一眼確定就是她?

    花枝已經把注意力全放到前面,忽然感覺一旁的人拉了她一下,一把便將她拉了過去。

    她轉頭看向站到自己身后的阿史那云,皺眉壓著聲音說道:“這里這么多人,你想做什么?”

    “你覺得我能做什么?”阿史那云并沒有看她,面色上一片淡然,“站在那里不是看不清嗎?站這里就能看清了。”

    花枝怔了一下,然后向前看去,發現前面的人沒比自己高出多少,的確是能看到遠處的船了。

    她不再說什么,安靜的看著前方。

    阿史那云的身材高大,花枝不過才到他的胸前,他倒是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他垂下眼眸,視線落在花枝的發頂。

    “花枝。”他淡淡的吐出兩個音節。

    花枝下意識的‘嗯’了一聲,緊接著意識到,阿史那云叫了這個名字,她的身子猛地僵住。

    “小時候你過得快樂嗎?”阿史那云在她身后突然問道。

    花枝覺得他有些莫名,怎么突然問起這個。

    她轉頭有些奇怪的看著阿史那云,阿史那云倒是神色沒有半點波瀾,緩緩開口解釋道:“只是聽說了一些關于你的事情,有些好奇罷了。”

    花枝猜測,阿史那云或許是聽說了花家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問的。

    她轉過頭,略微沉默后緩緩說道:“小時候沒有什么快不快樂,后來因為家里的事情,我被人賣到鬼市,那時候是真的不快樂,每一天都盼著自己快些死掉吧。”

    聽著她的話,阿史那云暗暗地握緊了拳頭。

    花枝繼續說道:“可當我就要死了的時候,是王爺救了我,那天起我的命就不再是我自己的了。”

    說到這,她特意停頓一下才接著說道:“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他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會離開他的。”

    阿史那云鋒利的眸子垂下,片刻后幽幽開口。

    “可是他騙了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