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8章 稱呼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8章 稱呼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怔怔的看了半晌,腦中反復的想著這三個字的意思。

    見她半晌沒有回應,顧長夜又淡淡的說道:“今夜我陪你。”

    花枝的心跳倏然加快,再無法恢復之前的平靜。

    她只想乖巧的呆在他身邊,他說東她不往西,他難過她便陪著,其他的她不敢奢求,也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可是我陪你這句話對花枝的蠱惑太大,哪怕她還在擔心夏禾會不會借此找顧長夜的麻煩,可是她還是說不出拒絕的話。

    片刻后,花枝唇角的梨渦緩緩浮起,一雙眼歡喜的完成天邊的月牙。

    “好,我去同小舞姐姐還有長柳知會一聲。”

    說完,她轉身歡喜的向那二人挪去。

    顧長夜直起身子,向阿史那云冷漠的看去。

    此刻阿史那云的臉色顯得有些僵硬。

    越是了解花枝的事情,他越發的想帶走花枝,可是就在剛剛花枝還是毅然決然的做出了選擇。

    阿史那云緊緊握了握手中的金鎖,然后將鎖緩緩的藏入袖中。

    他是臨時起了私心。

    真相還是再,瞞一瞞顧長夜和花枝吧,等他們二人分開,他再告訴花枝,那時她應該就會心甘情愿和他離開吧?

    花枝和小舞低聲說了些什么,小舞怔了一下,然后便掩嘴輕笑的讓她去吧,花枝這才轉身重新回到顧長夜身邊。

    顧長夜牽起她的手,帶著她向人群外走去,轉身時還意味深長的向阿史那云看了一眼。

    雖然眼神還是泛著冷意,但阿史那云卻隱約感覺到,他在向自己炫耀花枝選擇了他。

    走出長川河邊圍擠的人群,長長的街市上仍是熙攘的模樣。

    花枝有些呆怔的看著身旁的顧長夜,又看了看他們二人牽著的手上,覺得眼下的燈火和他,都似是在夢中一般。

    顧長夜依然未將摘下,花枝猜他大概是怕被周圍藏在人群中的僅為認出,所以才不肯摘下面具,便也沒有多問。

    “想去哪里?”他倏然問道。

    花枝回過神,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顧長夜不再他身邊的時候,她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和他一起做,可眼下顧長夜到她身邊了,她竟想不起自己之前都要做什么了。

    看她慌亂的模樣,顧長夜在面具后面發出一聲輕笑,然后又俯下身,附在她的耳邊說道:“既然不知道做什么,便沿著這條街走下去。”

    花枝的耳根像是燒起來一般,滾燙滾燙的,她身子有些微僵的點點頭,然后便任由著顧長夜牽著她向前走去。

    再次路過皮影戲,糖蘋果,花牌的攤位時,花枝又覺得和方才是不一樣的感

    她終于得見人世繁華,而喜歡的人就在身邊,陪她感受人世煙火的溫暖。

    此刻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姑娘,而顧長夜也只是一個普通的男子。

    花枝垂眸輕笑,原本就抹了胭脂雙頰,此刻更加艷麗。

    “小姑娘,來我這里看看呀!我給你和你的小郎君牽一條紅線,讓花神保佑你們長長久久,白頭偕老。”

    一個攤子上的大娘突然向花枝大聲喊道,將花枝嚇了一跳。

    花枝想那大娘看去,才發現攤子上刻著一個木牌,上面寫著牽紅線,祈姻緣了六個字。

    她怔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向顧長夜瞥去一眼。

    這種事情也能和他一起做嗎?他愿意嗎?

    想著,花枝猛地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清醒,然后便拉著顧長夜要繼續向前走,無視那個對他們十分熱情的大娘。

    那大娘太過熱情,向他們吆喝的聲音極大。

    花枝臉紅紅的看著前方,假裝什么都沒有聽到的說道:“王,王爺,我們去前面看看吧,前面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顧長夜卻倏然拉住她,不再往前邁一步,“不要叫王爺這二字。”

    花枝怔了一下,然后才想起,自己要是這樣叫或許會被旁的禁衛聽到。

    可現在該如何稱他呢?花枝實在想不到應該叫他什么。

    看出她在糾結,顧長夜默聲片刻后,緩緩說道:“長夜。”

    花枝的心頭驚跳了一下,慌張擺著手,“這,這怎么可以?我,我怎么能稱呼您的名諱。”

    顧長夜在面具后皺起眉頭,半晌幽幽說道:“你又不是沒叫過。”

    “啊?”花枝怔了一下,仔細去回想自己何時有這般逾越的舉措,若她直呼了顧長夜的名諱,他定是要大發雷霆的,可怎么卻并沒有這樣的記憶。

    顧長夜的唇角暗暗勾了一下,然后湊近她幾分緩緩說道:“每一夜,你在夢中都會這般喚我......”

    花枝的身體僵住,許久感覺慢慢的重新回到身體上,緊接著便是無止境的羞怯淹沒了她。

    她的臉頓時漲紅的和攤子上的糖蘋果沒什么區別,那抹紅一直蔓延到她的脖頸上,手指窘迫的剿著衣角,將頭垂的極低,“這,這怎么可能,我,我......”

    “怎么不可能?”顧長夜聲音里含著微弱的笑意,視線愉悅的欣賞著她的羞澀,“不是說喜歡嗎?今夜便許你這樣叫了。”

    花枝只覺得自己的呼吸一窒,許久都未能恢復正常。

    顧長夜垂眸,視線緩緩掃過她低垂的眼,緋紅的臉頰,和嬌艷的唇,很努力的才克制住此刻將花枝按在懷中,好好疼愛的沖動。

    他直起腰身,拉著花枝朝那賣力吆喝的大娘走去。

    看見他們而人停在攤位前,大娘臉上笑的更加燦爛,“誒呦,小姑娘長得還真是貌若天仙啊,我看小郎君周身氣度也是不凡,還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趕緊在我這里求一個紅線,保你們兩個長長久久!”

    大娘越是熱情的說著,花枝的就越發覺得自己渾身滾燙,此刻腦袋里都有些暈眩起來。

    今夜這是怎么了,即便顧長夜已承認過對她也有一點喜歡,可今夜這般,花枝甚至要以為顧長夜的喜歡,同她的喜歡要一樣的多了。

    “王......”

    她剛吐出一個字,顧長夜的視線向她冷冷看去,花枝立刻將剩下的字咽了回去,然后試圖換成另外兩個字。

    好半晌,她才硬生生的從喉嚨里擠出聲音。

    “長,長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