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0章 怎會不知道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0章 怎會不知道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的話音剛落下,抓著花枝衣擺的女娃娃又抽噎的喚了她一聲,“娘親。”

    “我不是你娘親。”花枝看著她慌張的說道。

    那個小女娃歪頭眨著眼睛,淚眼婆娑的和她對視半晌后,豆大的淚珠更兇的涌了出來,抽噎的說道:“我,我找不娘親了......我要娘親......”

    花枝怔了一下,這才明白原來這個小女孩是和自己的娘親走散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顧長夜,用眼神告訴他,他真的無辜的,還頗有些委屈的模樣。

    顧長夜的臉在木制面具的后面,花枝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表情,只是看著他緩緩抬起手,寬大的手掌落在她的發頂輕輕揉了揉。

    “走吧”他淡淡說道,然后便要牽著她的手離開。

    可那個小女娃娃還是濕的拉著花枝的衣擺,不肯松手的模樣。

    花枝連忙拉住顧長夜的手,說道:“她和她的娘親散了,我們陪她找一下吧,她這么小的孩子,若是再碰到什么壞人就不好了。”

    顧長夜略微沉默的向那個小女娃看去,半晌也沒說一句好或不好。

    那小女娃向花枝的身后躲了躲,有些害怕顧長夜的模樣。

    可花枝并沒有發覺小女孩是在怕顧長夜身上的寒意,只當她是有些怕生,便彎腰將不大一點的小女娃抱在了懷中,“你叫什么名字?”

    對花枝,女孩倒是一副十分喜歡的模樣,看著她抹了抹哭紅的眼睛,帶著幼童特有的奶音回答道:“我叫笙笙。

    “笙笙,你還記得自己和娘親在哪里走散的嗎?”花枝耐心的問道。

    笙笙咬著自己白嫩的食指指頭,想了半晌,最后含糊不清的說道:“我,我就是看著那邊有好看的花,之后娘親就不見了。”

    花枝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發現她說的好看的花指的就是賣花人。

    想來她和娘親應該就是在這附近走散的。

    “她娘親現在一定很著急。”花枝皺眉說道。

    顧長夜沉默了半晌,終于開口緩緩說道:“人這么多,想找到她娘親很不容易,將她交給禁衛去找吧。”

    他并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個孩子身上。

    可花枝的模樣忽然變得十分認真,“禁衛還要巡邏肯定照顧不到她,若是她碰到壞人,再像我過去一樣,被賣到鬼市那種地方,那就不好了。”

    越說花枝的眉心蹙得越緊。

    看到花枝周期的眉心,也暗暗皺起眉頭。

    他想起初見花枝那時,花枝的模樣可比眼前這個女娃娃還要瘦小的多,滿面臟污的看不清五官,身上可以看到肌膚的地方皆是傷口,雙目無神,一個人縮在鐵籠子的角落里,等著死去。

    那時他看見那樣的花枝,心里叫囂的全是痛快兩字,好像在她身上所承受的所有痛苦都可以間接轉嫁到溫云歌的身上。

    可眼下再回想起那個場景,那些痛快通通都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顧長夜幽幽的看向花枝抱著小女孩,最終沉聲說道:“好。”

    花枝看著他歡喜的笑了起來。

    “笙笙,你娘親今日穿的是什么顏色的衣衫?”花枝轉頭看著笙笙問道。

    笙笙又咬著手指頭想起來,最后指著花枝的衣衫說道:“娘親的衣服。”

    花枝便猜測,笙笙的娘親大概和她的衣服顏色是一樣的,所以剛剛笙笙才會認錯人。

    “我們去找你娘親吧。”

    花枝笑著對笙笙說道,然后便抱著她向前邁出步子。

    顧長夜忽然抬手抓住她的手腕。

    花枝有些不解的看向他。

    “人太多,別亂跑。”顧長夜低沉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只是在她面前放的很輕,“難不成你也想像小孩這樣,抓著別人的衣裳哭著找我?”

    那副場景浮現在腦海中,想到花枝拉著別人衣袖的模樣,他便感覺心頭莫名的煩躁。

    而這幅情景明明是他自己口中說出來的。

    花枝看著他輕笑,“我又不小了,才不會那樣。”

    顧長夜不理會她這話,直接將她的手緊緊地攥進手心之中,拉著她向前走去。

    他的步子很大,永遠都走在花枝的稍前面一些。

    花枝抬眼看著他的側影,唇角的笑意一直不肯散開。

    他們此刻當真只像兩個普普通通的人。

    “娘親。”笙笙忽然糯糯的喚了聲。

    花枝被驚了一下,片刻后失笑道:“我不是你娘親,這可不能亂叫,要叫我姐姐,記住了嗎?”

    笙笙眨了眨自己圓圓大眼睛,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點點頭,“姐姐,我想吃那個。”

    說著她朝糖蘋果攤子指了指。

    到底是小孩子,看見喜歡的東西,便會忘記之前的難過,滿心滿眼的只看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花枝朝糖蘋果看去,倒也不吝嗇一個糖蘋果的銀錢,剛要轉身去買,又覺得抱著笙笙有些麻煩,便看向顧長夜,“您抱抱笙笙可以嗎?”

    顧長夜默聲看著她。

    見他不作回應,花枝以為他并不想抱,輕聲嘆了口氣,便打算先將笙笙放下來。

    可笙笙的腳一落地,眼底的淚花又翻涌上來。

    她也不放聲大哭,只是含著淚包,委屈巴巴的看著花枝,看了叫人心疼不已。

    “姐姐要給你去買糖蘋果,你和這位大哥哥在這里等等,好嗎?”花枝柔聲說道。

    可是笙笙卻用力搖頭,“我,我怕......”

    她的奶音里含著顫意,讓花枝更加不舍了,只好重新將她抱起來。

    “那只好我抱著她去了。”花枝有些無奈的說道。

    顧長夜的視線緩緩移到花枝的手腕上,看著她纖細的手腕抱著個孩子,顧長夜輕咳兩聲,將臉轉到另一側,聲音假做微涼的說道:“把她給我吧。”

    花枝看著他怔了一下,然后扭頭看了看趴在自己肩膀上的笙笙后,倏然笑了起來。

    她將笙笙推到顧長夜的懷中,看見顧長夜動作有些僵硬的接住,臉上的笑意更加明顯,“王爺不會是第一次抱小孩子吧?”

    顧長夜皺了皺眉頭,沒有回答她的話。

    花枝抬手抓著他的手調整著姿勢,給笙笙找了個最舒服的位置,然后掩唇笑著說道:“原來王爺也有不會的事情。”

    “你這是在笑我?”顧長夜微調了下眉頭。

    花枝怔了一下,才發覺自己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便尷尬的笑笑,想著移開話題,便看著笙笙問道:“大哥哥抱起來是不是更舒服一些?”

    聽了她的問題,顧長夜的唇角卻勾了起來。

    “我抱起來舒不舒服,你怎會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