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361章 只有一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361章 只有一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在臉上的紅暈一發不可收拾之前,花枝慌張地轉過身,急忙向糖蘋果攤子小跑去。

    自始至終顧長夜的視線都沒有離開過花枝的身上。

    星辰耀眼,火樹銀花,都不及她的一顰一笑。

    可是歡喜過后,顧長夜的心底卻越發的不舒服起來。

    花枝很快便買好糖蘋果小跑回來。

    “給你笙笙。”

    花枝將糖蘋果塞進笙笙的手中,然后打量了一下顧長夜與笙笙二人,才發現這二人竟看起來十分不搭。

    而且笙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雖然被抱著,可是眼底有出現瑩瑩淚光,看見花枝便張開自己的小手,一副求抱抱的樣子。

    “娘親,我要娘親。”

    笙笙糯糯的喚著,花枝只好笑著將她重新接到自己懷中。

    顧長夜也沒有推辭,便順著花枝動作,將笙笙交還過去。

    重新回到花枝的懷中,笙笙才收起眼底的淚光,小腦袋倚著花枝的肩膀,用舌尖品嘗著甜甜的糖蘋果。

    “好吃嗎?”花枝輕聲問道。

    笙笙燦爛的笑著點頭。

    “好了,我們去找你娘親吧。”

    說著花枝又要繼續向前走去,這次顧長夜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默聲直接拉起她的手。

    花枝看著四周,尋找有沒有和自己穿著同種顏色衣裙的女子,可不時的思緒會飄到身旁的顧長夜身上。

    而顧長夜此刻也正無聲的看著她。

    花枝抱著笙笙,而他牽著她的手,這樣的畫面在外人的眼中,會不會看起來很像一家人?

    這個念頭在他的腦中倏然蹦了出來,使他的心頭多跳了幾下。

    越是如此想,他便越是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

    如果,花枝能是他的妻子......

    “笙笙!”

    一個女人的聲音在人群中里響起,花枝和顧長夜齊齊向聲音的方向看去。

    一名身穿鵝黃色大衫的女子向他們急急的跑了過來。

    花枝便知道這個女子應該就是笙笙的娘親了。

    “笙笙,你娘親來找你了。”花枝輕聲說道。

    笙笙拿著糖蘋果抬起頭,看見向自己跑過來的女人,忽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娘親,我要抱抱。”

    女人焦急的跑到花枝面前,花枝便立刻將笙笙交到她懷中。

    “多謝姑娘,照顧了我們家笙笙。”女人一邊哄著笙笙,一邊看著花枝感激的說道。

    花枝笑著說道:“沒什么,只是今夜人實在太多,一定要牽好笙笙,莫要再走散了。”

    女人有些懊悔的說道:“都怪我,沒照顧好笙笙,若是笙笙碰到了什么壞人,我肯定會難過死的。”

    笙笙輕輕拉了拉娘親的袖口,糯聲說道:“娘親,是花神姐姐救了我。”

    “花神姐姐?”花枝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笙笙說的花神姐姐就是她,不由失笑,覺得笙笙對自己的稱呼一次比一次離譜。

    “我不是什么花神姐姐。”花枝笑著說道。

    笙笙的娘親點了一下笙笙的小腦袋,然后看著花枝說道:“笙笙覺得長得好看的女子便是花神,姑娘長得確實漂亮,所以笙笙才會這樣叫吧。”

    花枝覺得笙笙天真的可愛,便也沒再說什么。

    “走吧。”一旁的顧長夜忽然出聲催促。

    花枝隱隱察覺到,顧長夜似乎并不想和笙笙呆在一起,只好說道:“笙笙不要再亂跑了,姐姐走了。”

    笙笙很乖巧的和她揮手,可顧長夜根本不給花枝揮手的機會,直接拉著她離開。

    花枝看著顧長夜半晌,終是忍不住開口問道:“您似乎不喜歡笙笙?”

    顧長夜一陣沉默,最后緩緩開口,“又不是你我的孩子,喜歡她作甚。”

    花枝怔楞一下,半晌才將這句話在腦中捋清,臉色微紅的看向別處,暗暗地對自己說道,他說這話應該是沒有想的太多,隨口說說罷了。

    因為這件事花枝也知曉了,顧長夜并不是很喜歡小孩子。

    花枝垂下眼角,又忽然想到什么,連忙回頭問道:“您既然嫌小孩子麻煩,那當初為何要在鬼市買下我?”

    她的話音落下,明顯的感覺到顧長夜的身體頓了一下。

    花枝看著他冰冷的面具,莫名的有些期待他的答案。

    她很想知道,顧長夜當初為何要救下她,只是因為那時的她看起來很可憐嗎?

    這一次顧長夜沉默了許久,抓著她的手也在暗暗收力。

    好在有面具做遮擋,花枝看不見他此刻僵住的表情。

    “馬上要放煙花了!”

    有人大喊起來,人群便忽然齊齊朝著一個方向擠去。

    花枝很想看今夜的煙花。

    往年她都是在王府里,只能看見一點點七彩的光亮,可今夜她卻能在近處看城樓上放出的煙花。

    她的注意力便轉移到這件事上,拉著顧長夜的手打算跟著人群的方向一起走,“我們去看煙花吧。”

    可剛走出幾步,身后的顧長夜便倏然聽住步子,任由她如何拉都拉不動。

    花枝疑惑地轉過身,可問題還未等問出口,顧長夜忽然轉身,拉著她逆著人群,朝著和煙花相反的方向走去。

    “王......您,您要去哪里?那邊不是放煙花的方向?”花枝有些奇怪的問道。

    她的聲音被嘈雜的人群淹沒,花枝不知道顧長夜有沒有聽到,總之他沒有回應。

    逆著人群行走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可是顧長夜的步子走得急快。

    花枝不知道他要將自己帶到那里去,只是一顆心忽然莫名的加速。

    最后顧長夜帶著她,拐進街市邊一個無人的小巷中緩緩停下腳步。

    看著四下無人,花枝壓低聲音問道:“王爺,您是怎么了?”

    她的話音落下的瞬間,顧長夜用力的將她拉進懷中。

    他的手臂十分用力,將她死死地固在自己的懷中,不給花枝半點掙扎的機會,微燙的呼吸透過冰冷的面具,落在花枝耳垂的下方。

    “說,說你喜歡我。”顧長夜冷聲說道。

    花枝呆怔在他的懷中。

    顧長夜又加大了一些力氣,唇貼著她耳垂,聲音也染上幾分暗啞,“快說。”

    花枝這才有些羞澀的說道:“我,我喜歡您。”

    明明已經說過很多遍,可是她還是會覺的羞澀。

    而聽到這句話的顧長夜只覺得剛剛心中干渴的感覺,得到了一點的緩解。

    可這些他還是覺得不夠。

    他現在才徹底明白,當初李叢為何勸他要慎重的考慮婚事。

    若是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就再無法忍受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躺在自己身側。

    他想要的,只有花枝一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