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3章 退婚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3章 退婚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顧長夜的話,李叢雙目頓時睜大,十分震驚的看著他。

    “王,王爺,您說什么?!”每一個字他都聽到給清楚,可是李叢還是不可置信的問道。

    顧長夜的臉色一片淡漠,未曾有半點波瀾,“你不是說過,婚事本該是兩情相悅的人在一起,否則本該歡喜的事情便全變成了痛苦。”

    李叢跟在他身后,聽著他的話眉頭不由得皺起。

    “我后悔了,不該那般輕易答應皇上這個親事。”顧長夜沉聲說道。

    想從顧長夜的口中聽到后悔二字,簡直比登天還要難。

    可李叢今日卻聽到了,他的心情倏然變得復雜起來。

    一方面他為顧長夜能看清自己的內心而感到開心,另一方面,他又隱隱的擔憂著往后的事情終將會向什么情況發展。

    他希望那二人能得到幸福,可也深知有的事情不可能隱瞞一輩子。

    知道真相的花枝,會如何面對王爺呢?

    復雜的思緒在腦中盤旋,最后他用力搖頭,將這些想法趕出腦中。

    既然王爺已經下定決心,那他只能支持王爺向這一條路走下去,至于花枝的事情,他一定會盡力隱瞞,這也是為了花枝好。

    想著,李叢看向走在前面的顧長夜,輕聲問道:“王爺,您和慕家的親事已經滿城皆知,而且聘禮前幾日也送過去了,慕連那邊......”

    顧長夜沉聲答道:“我自然會給他們家一個交代。”

    說著他垂下眼眸。

    除了一個交代,他再無法給慕慈其他。

    顧長夜大步走進書房,鋪開嶄新的折子,然后提筆在上面寫了起來,一切準備好后,便懷揣著這份悔婚的折子,走上馬車,朝皇宮而去。

    而花枝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她起身后便坐在窗前開始發呆。

    花神祭的事情就像是一場夢,這一早上她還隱隱有些害怕,那些畫面真的是她做夢夢出來的。

    可是睜開眼的時候,顧長夜還在她的身邊,眼底的溫柔不加掩飾,她才確定了,那些事情是真實的。

    想到這些,花枝不由自主的趴在窗棱上,歡喜的笑了起來。

    她的努力沒有白費,顧長夜也喜歡上她了。

    花枝正傻笑的時候,小舞端著一盤果子推門走進來,正好瞧見她那一副歡喜的模樣。

    小舞抿唇輕笑,“什么事情這么開心?瞧你笑的像個傻子一樣。”

    花枝回過神連忙收斂起唇角的笑意,可是眼底的歡喜還是擋不住。

    “昨日你同王爺一起回來的?”小舞漫不經心的問道。

    聽到她這么問,花枝的臉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然后結巴的說道:“是,是啊。”

    小舞很快便注意到花枝的異樣,放下手中的東西,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向她走過去,“怎么?昨夜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和王爺有關?”

    花枝身子頓了一下,緊接著臉頰變得更加通紅,急忙將臉轉向窗戶那一邊,含糊的說了一句:“今日王爺要上早朝,一早就離開了。”

    “可我怎么一早看見李侍衛一直在正院外面等著,王爺可很少起的這么晚......”

    說著,小舞的視線落在花枝白皙的脖頸上,看見那上面有些刺目的紅印,說話的聲音頓時堵在了喉嚨里。

    半晌她才找回聲音,“阿奴......你。”

    花枝看著窗外,并沒有注意到小舞神情的變化,腦中還想著昨日的事情,覺得這些事和小舞說也無妨,便開口喃喃說道:“昨夜,王爺說他喜歡我,這話我從前都不敢想會從王爺的口中說出來,昨夜聽到王爺那樣說,我真的很開心,小舞姐姐,這般來我們算不算是兩情相悅了?”

    小舞微微張著嘴巴,怔怔的看著花枝,良久她輕聲嘆息,抬起手掌,輕柔的落在花枝的發頂,“阿奴,這樣你便覺得足夠了嗎?”

    花枝略微沉默,然后笑著答道:“足夠了。”

    小舞輕撫著她的頭頂,心底有些隱隱心疼她。

    若換了旁的女子,得到一點便想要的更多,可花枝不一樣,她得到了一點,便會從自己身上拿出的更多。

    她這般傻的人,最容易受傷。

    可花枝對王爺的心思,小舞最是清楚的,眼下既然事情已經到這一步,也算是好事一樁。

    小舞笑著說道:“你歡喜便好。”

    花枝笑著點頭,快到晌午的時候,花枝掐算著時辰,想著顧長夜應該快回來了,便急忙到茶室弄了一壺新茶,準備拿著茶在書房等他回來。

    茶泡好后往書房走的時候,花枝路過大門口,看見門口的兩名侍從在門外似乎在圍著什么看,臉色十分古怪的模樣。

    她一時有些好奇便端著茶走了過去。

    還未到跟前,花枝便看見一個人影仰面躺在地上。

    那人的面容落在花枝的眼里,讓她有些吃驚,“余大娘?!”

    花枝知道皇上赦免了很多人的刑罰,其中便有被押到府衙受刑的余大娘,可眼下余大娘又出現在王府門口,這又是為何?

    她十分不解的走上前,“這是怎么回事?”

    看到是花枝,其中一名侍從立刻出聲回答道:“她剛剛一個人踉蹌的走到王府門口,我們還以為她又是來找麻煩的,正準備趕她走時,她便倒下了,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聽了侍從的話,花枝仔細的打量起躺在地上的余大娘。

    余大娘緊閉著眼睛,幾日未見,她卻已經瘦得脫了像,頭發變得更加花白,形容枯槁,氣息微弱。

    花枝將手中的茶具交給侍從,然后蹲下身指尖搭在余大娘的脈搏上。

    不出片刻她神色微凝,“快將她帶進王府。”

    兩名侍從一驚,“帶進去?”

    花枝皺眉看向他們二人,“她身上有傷,應該是在府衙受了刑,脈搏很弱,現在還發著高燒,若是現在不診治,怕是會有生命危險。”

    “可是,沒有王爺的命令,我們......”侍從很是為難的說道。

    這時顧長夜的馬車緩緩行駛到大門前停下。

    顧長夜并沒有急著下車,而是撩起車窗的簾子,視線沉沉的落在躺在地上的余大娘身上,然后又移到花枝的身上。

    花枝的視線和他撞上,心下微微悸動,可又因為不知道顧長夜會不會答應救余大娘而有些緊張。

    半晌,顧長夜緩緩開口,“將她帶進王府客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