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4章 為了自己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4章 為了自己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侍從將昏過去的余大娘搬進客房中。

    余大娘的右腿已經被打的斷掉,花枝并沒有治療過這種情況,只好跑到陳念那里將他強行拉了過去。

    陳念看了看余大娘的情況,說道:“她的身上有很多傷,因為傷口化膿所以才會導致發熱,不過處理過傷口,按時服藥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只是她這腿便是我為她接上,也是半個殘廢了。”

    花枝覺得只要能保住命就好,連忙說道:“那你快幫她治療吧。”

    陳念點頭,轉身凈手之后,和花枝一起幫余大娘清理了傷口,然后又幫余大娘處理了斷掉的腿,還一邊給花枝講著這種情況該如何做。

    等忙完這些,已是一個時辰之后了。

    “這女人不是前段時間一直來王府找麻煩的人嗎?”陳念擦了擦額間的汗珠,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她因為冒犯了王爺,被押進府衙之中,這幾日皇上因為花神祭大赦天下,自然也赦免了她的罪行,不過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又會出現在王府門口。”花枝解釋道。

    陳念若有所思的點頭,然后看著花枝打趣地說道:“小丫頭,這家伙之前可還想著如何還你們家王爺呢,你還救她,就不怕她好了以后再找麻煩?”

    花枝嘆氣,“事情已經和她解釋清楚了,她也受了罰,應該不會再找麻煩了,我不能因為她之前做的事情,便對她的死活置之不理。”

    陳念‘嘖嘖’了兩聲不再說什么,晃悠著身子,轉身走出去。

    花枝本想等著余大娘醒過來,問問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又忽然想到,顧長夜已經回來了,剛剛放余大娘進王府時,顧長夜的臉色看起來有些不好,難不成是因為這件事生氣了?

    她想著便急忙小跑了出去,想去書房找他。

    書房里,李叢一邊整理著新的折子,一邊觀察者顧長夜的臉色。

    顧長夜正合著眼,神色略微露出陰沉。

    李叢知道他沒有睡過去,便忍不住出聲問道:“王爺,接下來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顧長夜沉聲反問。

    李叢抬手撓了撓頭,“今日皇上是真的生氣了,這退婚的事,恐怕皇上不會同意的,而且我看慕連的臉色也不太好,他會不會倒頭去夏禾那邊?”

    “不會,他便是想去,夏禾也不會要他,他自然不會傻到因為黃了一場親事,便要和我做對的地步。”

    說到這,顧長夜緩緩睜開眼,眼底是一片陰暗,“至于皇上那里......我是不會娶慕慈的,之后我還會同皇上說的。”

    李叢知道這其中有多難,皇上認定了慕慈是最適合王妃的人選,可以任由王爺擁有其他的女人,但王妃的位置卻不能變。

    更何況現在王爺想要的是花枝,只是一個小奴隸,這樣的人若是當上王妃,豈不是成了天下的笑話。

    李叢露出擔憂,“王爺,皇上會不會對花枝......”

    “我會保護她。”

    顧長夜打斷他沉聲回答,他自然知道李叢在擔憂什么。

    如果他為了花枝一意孤行,恐怕皇上會想辦法除掉花枝,以此來斷掉他的心思。

    他略微沉思后,看向李叢,“退婚的事請,不要讓她知道。”

    “她?”李叢怔了一下,“王爺的意思,是這件事要瞞著花枝?為何要這樣?王爺不是為了她才這樣做的嗎?”

    顧長夜的眼眸緩緩垂落,長睫在眼下投下一片陰影,緩聲說道:“一來她若知曉,便會認為致自己妨礙到了這個婚事,她滿腦子只想著旁人,從不會想自己,二來這件事還沒有定數,我不想她對沒有定數的事情生出希望,往后又會感到失落。”

    說到這他的聲音頓了一下,然后似是對自己說話般,喃喃道:“而且,我也不全是為了她。”

    李叢不解的看著他。

    “更多的是為了我自己,我從前不明白所謂的成親是為何,覺得這種事情無所謂,不過是將自己身旁的位置,騰出一半給旁人而已,那人是誰都無所謂,不過若是對我有利那便更好。”

    說著,顧長夜自嘲的笑了一下,“可我最近發現,原來將身旁的位置騰給別人一半是多么的難,若是和不喜歡的人呆在一處,每一刻都成了煎熬,更何況是要過一輩子。”

    聽著他的話,李叢也生出幾分感嘆。

    曾經那個冰冷的像是一顆石頭的王爺,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

    “王爺。”

    門口傳進來花枝的聲音,顧長夜原本黯淡的雙眸有一瞬的光亮,不過只是一瞬便恢復淡漠,“進來。”

    花枝推開門走進屋內,李叢看見她點了下頭,便知趣的從書房中退出去。

    屋內只剩下他們二人,一時之間沉默下來。

    顧長夜的視線幽幽的落在她的身上,不曾有半分要移開的意思。

    花枝站在稍遠的位置,有些緊張的揪了揪衣擺,良久才開口問道:“王爺是不想我救余大娘嗎?”

    顧長夜默聲片刻后,沉聲吐出兩個字,“沒有。”

    花枝眼底流出點點失落,只覺得眼前的顧長夜忽然又變得很冷淡,心下不停的打鼓,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是不是我又做錯了什么?王爺看起來好像很不開心,如果是我的錯,王爺告訴我,我會改的。”

    她的話音落下,顧長夜從椅子上緩緩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花枝的面前。

    花枝看著他,眸底有些微的顫抖。

    他緩緩抬起手,指尖輕輕的擦過她的臉頰,留下一陣癢意。

    “不是你的錯,是因為旁的事。”顧長夜的聲音放的輕了些。

    花枝提著的心放下來,可又轉瞬心疼起顧長夜。

    想來他說的旁事,應該是朝中的事情。

    朝中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花枝能幫的上忙的,她有些懊惱自己的無力。

    “王爺。”花枝輕聲喚道,然后抬起手,柔嫩的指尖落在顧長夜兩邊的太陽穴上,輕輕的揉了起來,“王爺若是頭疼,我幫王爺按一按可好。”

    她的動作很輕柔,顧長夜到真覺得舒服不少,眸底的陰沉也漸漸散去。

    “這樣的確是好一些,可還是不夠。”他說道。

    花枝怔了一下,不等她問還要怎么做,顧長夜已經俯身在她的臉頰落下一個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