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5章 沒用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5章 沒用的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的吻輕輕柔柔,不過淺淺的一下,卻帶著滿滿的繾綣。

    “這樣我才好受些。”顧長夜貼在她的耳側輕聲問道。

    他的氣息將花枝包裹起來。

    花枝很快便沉迷在他的溫柔中,同樣抬手圈住他剛勁有力的腰身。

    “王爺,余大娘的事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不勞王爺分心在這件事上。”她輕聲說道。

    既然知道顧長夜在朝中有很多的煩心事,那她自然不能再讓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去煩他。

    聽到花枝的話,顧長夜手臂又加了些力氣,將她更緊的抱住,鼻尖輕輕蹭過她柔軟的發絲,嗅著她身上的味道,不由得生出些許困意,開口時語調里便多了幾分低啞的感覺。

    “這些時日你少些出去。”他淡淡的說道。

    花枝有些不解,未等她開口去問,顧長夜繼續說道:“阿史那云過幾日就會離開,在他離開之前,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我不想再生出旁的事端。”

    她這才明了的點頭回應。

    可這些話不過是顧長夜搪塞花枝的借口。

    他真正擔憂的是,接下來的一段時日,慕家會鬧上一段時日。

    那個慕連不知道會做出什么,花枝還是在王府里呆著最安全。

    花枝靠著顧長夜的肩膀只覺得一陣安心,又忽然想到比兵器圖的事情,連忙抬起腦袋看向他,“王爺,阿史那云要回赫然,那兵器圖要怎么辦?”

    “別去想這些,我自然有法子搶過來。”

    顧長夜淡淡的說道,他同樣不想花枝被卷進這件事中。

    花枝露出些許猶豫的表情,然后聲音微弱的繼續問道:“王爺真的會拿到兵器圖后,然后組建士兵攻打別國嗎?”

    這個問題花枝之前也問過一次。

    顧長夜已經隱隱猜到花枝的想法,知道她善良,不想看到任何人受到傷害。

    可是他和花枝不一樣,他要考慮的只有如何清除內敵,排除外患。

    顧長夜并沒有直截了當的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用指尖輕柔撫著她的臉頰,“我自有用途。”

    花枝不再追問。

    即便顧長夜沒有直接說,可她還是猜到了,顧長夜心中早早便有了對那個兵器圖的計劃......

    慕家大宅內。

    慕連官服還未脫下,便怒氣沖沖的朝慕慈的閨房走去。

    看見自己父親臉色像是抹了爐灰一般,慕慈猜著定是在朝中又發生了什么。

    不等她出聲去問,慕連隨手抄起她桌上的茶具,兇戾一把砸在地上。

    “你知不知道今天那個顧長夜在大殿上做了什么?!他悔婚了!要退掉和你的婚事!”慕連朝慕慈怒吼道。

    慕慈倏然一怔,半晌才回過神,“這,這怎么可能?”

    慕連勾唇帶著狠勁冷笑了一聲,“有什么不可能?今日皇上也大發雷霆,可他還是毅然決然決定悔掉這門婚事,一定是那個小賤人在他枕邊吹了什么風,那個顧長夜分明一副被鬼迷了心竅的模樣!”

    慕慈知道她說的是阿奴,可還是不肯相信的搖了搖頭,“這,這不可能的,父親,我前幾日還見過阿奴,阿奴她并不想和我爭什么......”

    ‘啪!!’

    慕慈的話未說完,慕連就揚起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臉上。

    瞬間慕慈的臉便紅腫起來。

    “你還有臉說!你難不成也被那個小賤人迷了心竅?那種玩意兒說的話也能信,她得了顧長夜的寵愛,怎么可能不想獨占著,她心里定是巴不得你這婚事黃掉呢!”慕連憤憤的說著。

    而慕慈捂著自己紅腫起的臉頰,豆大的淚珠從眼底撲簌的落了下來。

    她所知道阿奴,應該和她一樣,都是求仁得仁的性子,她們都只是希望兩相安好,又怎么會做出這種事?

    可聽了慕連的話,慕慈阿奴的那些信任一點點碎裂開。

    或許真的如父親所說,阿奴并不是一個省油的燈,表面上的她都是裝出來的。

    她們之間從來都不是什么朋友。

    “你還有臉哭!白給你生了一個漂亮的臉蛋,你連一個男人都搞不定嗎?沒出息!我了你有什么用,對慕家半點用都沒有!”

    慕連指著她的鼻子大吼著,一點一點摧毀著慕慈心底最后堅強。

    到底怎樣是有出息?

    身為女子,就只有靠美色侍人,才算有出息嗎?

    因為她搞不定一個男人,所以她便成了慕家最沒用的人。

    慕慈看著父親轉身,冷漠的說道:“你若做不成王妃,我便只能請求皇上封你個公主,送你去和親了。”

    說完,慕連大步離開。

    屋內只留下哭紅了眼睛的慕慈一人。

    她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氣般,跌坐在冰冷的地上,淚珠一顆接著一顆,止也止不住的掉落。

    只是一瞬間,她忽然生出了很多恨。

    她恨自己冷漠無情的父親,她恨表里不一的阿奴,也恨那個從沒有正眼看過她一次的顧長夜。

    她不愛顧長夜,可是此刻她竟半點不像將他讓給旁人。

    若是讓了,她就要去和親,若是讓了,她便是輸給了一個卑賤的奴隸,若是讓了,她便成為了全天下的笑柄。

    這時慕慈身邊的小婢女走進屋內,看見慕慈坐在地上,雙眼哭的一片腥紅,連忙慌張的小跑到她的身邊,想要將她扶起,“小姐,您這,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坐在地上?”

    慕慈卻揮開她想要扶起自己的手,低聲陰冷的笑了起來。

    “阿奴......我還真是好奇,顧長夜到底喜歡你到什么程度。”

    聽到慕慈喃喃自語的話,小婢女憂心的蹙起眉頭,“小姐,是那個阿奴怎么了嗎?”

    慕慈沒有說什么,只是瘋癲的笑著。

    小婢女一陣心疼,“小姐,我早就說過,那種女人不是什么好東西,早就該除掉她的。”

    聽到除掉兩個字,慕慈的眸底閃過一道亮光。

    “除掉......”她抬手抓住小婢女的手臂,冷笑道:“對啊!你說如果阿奴死了,那顧長夜也沒有別人可以娶了,他只能選擇我,是不是?!”

    小婢女眉心蹙的更深,“小姐......”

    慕慈卻不肯她繼續說下去,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命令道:“去,快去準備紙筆,我要和阿奴見一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