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6章 活該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6章 活該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天氣越加寒冷,寒風四起。

    王府里的下人們都添了新的厚衣裳,各個院子也紛紛點起炭火。

    往年這個季節是花枝最難過的時候。

    因為她同旁人不一樣,領不到新的衣裳,從來都只是穿其他人不要的舊衣裳,也領不到炭火,一個人住在馬廄旁的小破屋中。

    每到這時她的寒疾發作,每一個骨頭縫里都是疼的,讓她痛不欲生,卻不敢有半點怠惰,否則又會因此受到責罰。、

    可今年不一樣了,她住在顧長夜的屋子里,這里沒有破了的屋頂,還生著暖洋洋的爐子,身上也穿著新的衣裳。

    花枝本想同小舞她們一起打掃院子,可顧長夜對她下了命令,不許她離開屋子。

    她一開始不明白顧長夜的用意,不過后來聽李叢說,顧長夜知道她身上的寒疾到冬季最是難熬,所以才不許她在外面呆著,還說往后她不必再以下人自稱。

    花枝對李叢的話覺得有些不可置信,可心里有十分歡喜。

    能被顧長夜如此在意,她怎能不歡喜?

    原來被人寵著是這樣的感覺。

    有了這樣的想法,花枝也不由自主的怠惰幾分,手肘撐著桌子,托著自己的腮,懶洋洋的瞇起眼來,享受著屋內的暖意。

    “阿奴!那個余大娘醒了!”

    屋外突然傳來長柳的喊聲,花枝倏然清醒,起身想要去看看那個余大娘,可走到門口,腳下的步子又驀地停住。

    她從來不會違背顧長夜的命令,剛剛顧長夜還說過不許她離開屋子,眼下沒有他的允許,她自然是不敢踏出去一步的。

    花枝的左腳還懸在門檻上面,猶豫的晃了晃,最后低聲嘆了口氣,腳尖顫悠悠的收了回來。

    她著急去看那個余大娘,可還是把顧長夜的話放在第一。

    花枝的左腳還未落下,便聽到顧長夜的聲音從門外右側傳過來。

    “怎么?是外面的地太燙腳?你都不敢出來了?”

    顧長夜是什么時候站在那里的,花枝并沒有注意到,只是一聽到他的聲音,花枝的眼底便泛起光芒。

    她探頭向顧長夜看去,雙眼彎成盈盈月牙,歡喜的喚道:“王爺。”

    花枝的聲音很好聽,只是普普通通的在說話,便能讓人心感愉悅。

    聽到花枝這般叫自己,顧長夜的心尖微微一動,他抬腳走到花枝面前,神色一如既往的沒有波瀾,只是眼底是達到深處的溫柔。

    只是看著那雙眼睛,含著這種情緒,花枝便知道顧長夜說的那句喜歡她,應該不是假話。

    “王爺不是要我呆在屋子里,不許出去。”花枝看著他說道。

    顧長夜微挑眉梢,“我不許,你便不出來了。”

    花枝用力點頭,十分認真的模樣。

    她總是這樣,對于他的事情從來都是認真的,不懂得半點變通。

    可偏偏顧長夜對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與依戀,沒有抵抗力。

    他唇角不動聲色的勾了一下,抬手溫柔的揉了揉她的發頂,只吐出一個字,“傻。”

    花枝迎著他的話,傻兮兮的笑了一下。

    “不是想去看看那個女人?正好我也要去。”顧長夜淡淡說道,輕輕牽起花枝的手,“一起。”

    花枝笑著點頭,然后跟著顧長夜,邁出了屋子。

    他們只是靜靜地牽著手,沒有任何多余的言語,可二人卻十分喜歡這樣的感覺。

    肩依靠著肩,便多了一份依靠。

    從正院到余大娘那里,一路上有不少打掃的下人們,大多看見顧長夜便會恭敬的低下頭,可又忍不住好奇偷偷看著花枝。

    他們在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之前花枝也沒有看出多受寵啊?怎么如今王爺如此寵慣的待她,還直接牽著她在王府里走?

    心里再怎么奇怪,可沒人敢說什么,如今知道花枝在王爺那里受寵,他們連帶著在花枝面前也表現出恭敬,像是害怕花枝會借機報復他們一樣。

    可花枝確實沒有這樣的心思,她不在乎別人怎么對她,也沒想過報復,更何況她現在只想好好珍惜和顧長夜在一起的時光。

    沒一會兒二人走進余大娘的屋子。

    余大娘正靠坐在床柱邊,雖然醒過來了,但余大娘依然面如死灰的模樣。

    花枝什么也沒有說,直接走到余大娘身旁,指尖搭上她的手腕,確定了她沒有什么大礙后,才蹙眉問道:“余大娘,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為什么又出現在王府門口?你不是已經知道事情真相了嗎?”

    她的話音剛落下,余大娘布滿皺紋雙眼突然淚光充盈,踉蹌的從床榻滾到地上,跪著越過花枝,直接向顧長夜爬過去。

    “王,王爺,是我錯了,您放過我吧!我已經是半截身子快入土的人了,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這一次吧。”余大娘哭嚎的撕心裂肺,一直跪到顧長夜的面前,干枯的雙手抓住他的衣擺。

    而顧長夜的臉是如冰霜一般的冷漠,負手居高臨下的睨著余大娘,那視線里帶著一點輕蔑不屑,甚至還有一些嫌惡。

    那樣的視線,花枝再熟悉不過,她也曾被顧長夜那樣看著過。

    顧長夜抬手用力揮開余大娘的手,身子向后退了一步同她拉開距離后,聲音陰冷的說道:“當初我便知你根本不是為兒子討什么公道,只是想要更多的銀兩而已,既然是自作孽,那所有的后果你都應該承擔。”

    花枝有些不解他們二人在說什么,疑惑的看著余大娘,“余大娘你在說什么?皇上不是已經赦免你得罪了嗎?還要王爺怎么放過你?”

    余大娘失神的搖了搖頭,“是,皇上是放過了我,可是卻將范四個發配邊關充軍了,他有腿疾,到那里只有一死,王爺,求您放過我們吧!”

    花枝倒是之前在李叢那里聽說過,余大娘那個好賭的相好,便叫范四。

    她看向顧長夜,想確定這件事是否是顧長夜做的。

    可卻無法從顧長夜的神色中尋到答案。

    余大娘的確是個自私可惡的人,可她已經嘗到了苦頭,受了責罰,便也沒有理由再繼續責罰她以及那個范四了。

    花枝本想開口詢問這件事,顧長夜卻冷聲先開口道:“那不是你活該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