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9章 告別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9章 告別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看完煙火之后,顧長夜決定回到酒樓繼續和那幾個官員議事,看夜色漸深,便讓車夫載著花枝先回了王府。

    回王府的一路上,花枝的唇角還是控制不住的彎起。

    王府里所有人都已經歇下了,花枝一人走回到正院,但并未注意到角落里一道身影正偷偷的跟著她。

    她推門走進屋內,眼前是一片漆黑,花枝憑著感覺摸索到燭燈旁,小心翼翼的點燃。

    燭光乍亮,照亮屋內的每個角落,桌邊一個高大的身影將毫無防備的花枝嚇了一大跳,身體猛地向后倒去。

    那人連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這才沒讓她摔倒。

    花枝看著出現在顧長夜屋內的阿史那云,滿眼全是震驚,“你,你瘋了嗎?怎么在這里?!”

    阿史那云原本鋒利的視線,此刻莫名染上了一層陰郁。

    “赫然有些事情繼續我回去處理,后日便會出發。”他沉聲說道。

    花枝眉頭輕輕蹙起,片刻后垂眼嘆息出聲,“我聽說了,你來就是想和我說這個?”

    “不。”顧長夜打斷她的話,抬手伸進懷中,拿出一張折疊好的羊皮,“我來,是想把這個交給你。”

    花枝不知道他手中的是什么東西,有些疑惑,“這是什么?為什么給我?”

    阿史那云的視線微垂,落在那張羊皮上,聲音緩緩流出,“這東西......本來就該是你的,你收著吧。”

    花枝怔了怔,猶豫半晌才抬起手將羊皮接了過來。

    她將羊皮打開,上面畫著分解開的弩機,一旁還有文字注明著其構造。

    花枝瞬間便明了了這是什么東西,詫異的看向阿史那云,“兵器圖?這不交還給沈憐,為什么把這東西給我?”

    阿史那云看著她一陣沉默。

    良久,他向花枝邁進一步。

    花枝的眼底滿是提防,看到她的動作身子也本能的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著安全的距離。

    看到她躲著自己,阿史那云失笑,“我不害你的,我將兵器圖交給你,自然是有理由的。”

    花枝依然不解的看著他,半晌試探的問道:“你就不怕,我把兵器圖給王爺看?”

    “隨你。”他淡淡的回答,“既然東西給你了,如何用它便都隨你的意愿,若你想交給顧長夜便交給他,當然我回到赫然之后,會立刻組建軍隊,準備隨時對戰蜀國。”

    他的意思再不過明了。

    兵器圖落在顧長夜的手中,定會掀起一場戰爭。

    花枝的眉心越皺越緊。

    “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么要把兵器圖給我?我和這張兵器圖一點關系都沒有,你為什么要說這東西是我的......”

    “花枝。”阿史那云輕聲喚她,食指微微一動,似乎很想觸碰她的樣子,“我也沒有想到,原來世間有這么多的陰差陽錯。”

    他的眼神越發柔軟。

    花枝已經是一頭霧水,手心緊緊地攥著兵器圖,莫名的溢出許多汗水。

    阿史那云輕聲問道:“花枝,你有沒有問過,顧長夜為何會那樣討厭你的名字?為什么要將你從鬼市買回來,可又帶你十分刻薄,那樣厭惡你?”

    “你是怎么知道這些事情的?”花枝怔怔地問他、

    阿史那云道:“我是如何知道的,這些并不重要,只是我走后你事事要小心,顧長夜并不是你想的那般好,你萬不可將自己的全部都壓給他,等赫然的事情處理好,我會再回來找你的。”

    花枝:“我說過,我不會和你走......”

    阿史那云淡聲打斷她,“沒關系,等你看清顧長夜再做決定,至于......至于那件事,等你做好決定后,我會告訴你的。”

    花枝發現阿史那云說的話,她越發的聽不懂了。

    到底為何他一口咬定顧長夜不是自己表面看到的那樣,阿史那云又知道了什么?

    花枝剛想開口逼問他,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自己時,屋外驀地傳來什么東西擦過樹枝的沙沙聲。

    阿史那云的眼神頓時重新變得鋒利,幾步走到門口,一腳將門踹開冷聲喝道:“誰?!”

    門外一只黑貓慵懶的舔著自己的毛皮。

    阿史那云看著黑貓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半晌他頭也不回的說道:“我走了,無論如何你要照顧好自己。”

    說完,他輕身騰躍而起,直接從房頂上離開。

    一到他不見了蹤影,花枝還傻站在門口。

    阿史那云到底想讓她知道什么?

    他的神情太過篤定,就好想他已經知道了顧長夜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半晌,花枝用力的搖頭,將自己那些被阿史那云勾挑起的念頭,全部不甩出腦外。

    不管阿史那云知道了什么,不管過去顧長夜待自己如何,花枝覺得自己現在過得很好,她不想再追究過去的事情,給自己平添煩惱。

    她又低下頭,看向手中的兵器圖。

    這兵器圖該如何處理?

    她知道顧長夜想要得到這張兵器圖,可她也明白阿史那云說的那些話。

    立場不同,所以二人做出的選擇也不同。

    花枝猶豫著要不要毀掉這張兵器圖,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再因這張兵器圖有什么紛爭,也不會有什么血流成河的戰爭。

    可一想到這本來該是沈憐的東西,她又覺得自己無權決定,這張兵器圖的去留。

    花枝嘆了口氣,最后將兵器圖收起,轉身走進偏房,將這張兵器圖夾在了老爺爺醫書中的其中一頁。

    沒有人會動這些醫書,花枝決定暫時將這張兵器圖藏起來,她想試著改變顧長夜的想法,一定有什么方法,不用戰爭去解決問題。

    等到時顧長夜改變了想法,她會將這張兵器圖拿出來,交給顧長夜,由他來保管這張圖,一定可以保證不會有其他壞人想來搶奪這個東西。

    花枝長舒出一口氣,可還是覺得自己肩頭沉沉的。

    原來一個兵器圖竟然可以給人如此大的壓力。

    她還是有些不明白,這樣的東西,阮靈為何要大費周章的保存起來而不是銷毀。

    阮靈到底想要守護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