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0章 召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0章 召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寂靜的王府內,一個身影跌跌撞撞的向前小跑著。

    最后那個身影停在了沈憐的門口前。

    “小,小姐!”子俏微喘著推開門,神色有些慌張。

    沈憐眉眼淡淡的向她瞥去,“怎么?知道今天阿奴和王爺出去做什么了嗎?”

    子俏搖頭,“小姐,我沒能聽到阿奴今日出去做什么了,但,但是剛剛我看到阿史那云了!”

    “阿史那云?”聽到這個名字,沈憐的眼里閃過一道光,“他?他怎么出現在王府?他們兩個都說什么了?”

    子俏急忙說道:“他們二人說到了什么兵器圖,好像阿史那云把兵器圖給了阿奴,可阿奴說那張兵器圖他應該是小姐您的。”

    聽到兵器圖三字,沈憐倏然站了起來,“你說,那張兵器圖他給了阿奴?!”

    子俏點頭。

    沈憐眉頭憤怒的皺起,抬手將一旁的茶盞狠狠摔碎在地上,“一個兩個都是這樣,都把屬于我的東西給了那個小賤人!”

    看著沈憐猙獰的模樣,子俏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然后弱聲提議道:“小姐,我們要不把這件事告訴王爺吧,阿奴身為通房,夜會外男,王爺定不會輕饒她的。”

    沈憐她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可她暫時還不想去揭發這件事,她更想先拿到那張兵器圖和夏禾做交易,之后再去找顧長夜說花枝的丑事。

    最后,她做好決定,看向子俏,“明日我要想法子將那張兵器圖偷來。”

    “小姐,您要那張兵器圖做什么?是要交給王爺嗎?”子俏有些怪的問道。

    沈憐冷笑,“不,那張圖可是大有價值,人人都想要,若只是用來討好王爺,那實在太可惜了,子俏,今晚的事情不要讓任何人知道,那張兵器圖我必須人不知鬼不覺的弄到手中。”

    子俏略微猶豫后,緩緩點了一下頭。

    直到第二日早晨,顧長夜也沒有回王府。

    想來應該是朝中的事情太多。

    花枝正坐在屋內覺得甚是無聊的時候,院外走進來一個侍衛。

    那侍衛平時都看守大門,花枝一眼便認出來他。

    “阿奴姑娘,鄭太醫在王府門口,說想要見你一面。”侍衛站在院子里說道。

    花枝走出來,心下奇怪,鄭太醫找自己做什么?

    她急匆匆走出王府大門,發現果然是鄭太醫。

    今日鄭太醫沒有穿官服,一身素衣倒顯得眉眼和藹了不少,看見花枝他也禮節性的低了下頭。

    花枝走到他面前也恭敬地欠了下身,“不知鄭太醫找我何事?”

    “有人想見你一面,隨我來。”

    鄭太醫捋著自己的胡子慢悠悠的說道。

    花枝微怔,沒想到要見自己的人還不是鄭太醫,那到底是誰?

    她實在想不出來答案,想著鄭太醫應該也不會害自己,既然來找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于是便跟著鄭太醫上了馬車。

    沒一會兒馬車便聽在了一家客棧。

    這家客棧看起來十分樸陋,不像是鄭太醫這種身份的人會住的地方。

    可花枝并沒有提出疑問,而是跟著鄭太醫走了進去。

    鄭太醫帶著她上了二樓,一直走到最里側的一間房間才停下。

    “進去吧。”鄭太醫淡聲說道,神情也表顯得更加嚴肅起來。

    花枝心頭一跳,腦子里忽然閃過一個念頭。

    她推開門走進屋內,一個身穿銀白衣裳的男人坐在床榻邊。

    “阿奴。”看見她,顧長錦淺笑的出聲。

    雖然推門進來之前,花枝已經隱隱猜到,要見自己的人可能是皇上,可真看到是皇上時,她是吃驚了一下。

    花枝立刻跪下,“民女見過皇上!”

    顧長錦笑著豎起食指,“噓,小點聲,朕出來可是沒人知道的,不要驚動其他人。”

    花枝立刻噤了聲,不該多做言語。

    看她小心謹慎的模樣,顧長錦臉上的笑意更深,但眼底不動聲色的滑過一抹冷意。

    就是因為這個女子,讓向來冷漠自持的顧長夜動了心,還不惜放棄慕家勢力,毀掉和慕慈的婚約。

    心頭思緒萬千,但顧長錦并沒有表現在臉上。

    “阿奴,你知道朕今天要見你是為了什么嗎?”他悠悠問道。

    花枝略微沉默,片刻后緩緩抬起頭,“民女斗膽猜測,皇上是因為身上的毒。”

    顧長夜倏然笑出了聲音,“你果然聰明,怪不得長夜對你會如此喜愛,你樣貌出眾,才智過人,讓朕也有些另眼相看了。”

    聽到另眼相看這四個字,花枝的后背倏然冒出一層冷汗。

    “皇,皇上......”

    “你慌什么?難不成還以為朕會收你入宮?”顧長錦笑著說道。

    花枝連忙用力搖頭,“民女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肖想這種事。”

    顧長錦又一陣輕笑,片刻后他稍斂笑意,認真地說道:“好了,閑話就不多說了,關于那個毒的事情,你可查出了什么?”

    花枝當下也斂去心頭的思緒,抬起頭回答道:“皇上,民女之前不是說過有一人,他對毒十分了解,我之前詢問過那人,皇上身上的毒十分古怪,藏伏在身上能達到十年之久,潛移默化的毒害著皇上,當今世上還沒有一種毒能做到如此,不過若是將毒制成蠱就不一樣了。”

    “蠱?”聽到這個字,顧長錦皺起眉頭,“你說的是巫蠱?”

    “民女說的這種蠱同巫蠱有些不一樣,巫蠱是一種術法,但蠱不同,蠱使用一種極其特殊的法子喂養動物,然后將這種動物種入人身之后已達到目的。”

    花枝答完,一旁的鄭太醫臉色微微一變,“這法子,臣倒是也聽說過,只是這其中太過玄乎其玄,也沒有見到真正會釀蠱之人,這法子許是子虛烏有。”

    “蠱卻只存在,只是幾乎已經失傳,但是不能就完全確認沒有人會這種法子了。”花枝認真地說道。

    顧長錦的神色越發嚴肅,半晌幽幽問道:“那可有解蠱之法?”

    花枝低下頭,“恕民女的知識淺薄,對解蠱之法一無所知,若想解開蠱毒,還要找一個會制蠱的人。”

    “找制蠱之人?”顧長錦緩緩垂下眉眼,長吐出一口氣,“怕是真的身體,挺不了多久了。”

    聽到這話,花枝立刻繼續說道:“民女雖沒法子解蠱,但卻從那位非常了解毒的朋友那里學的了一套可以緩解蠱毒發作的法子,皇上若是相信民女,便讓民女試一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