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1章 詆毀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1章 詆毀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就在花枝和皇上說著孤獨的事情時,沈憐開始謀劃起偷取兵器圖的事情。

    她知道現在顧長夜不在王府里,花枝剛剛也出去了,眼下就是動手最好的時機。

    顧長夜的院子里并沒有太多侍奉的人,一直以來都是長柳一人打理正院,后來添了個小舞陪在花枝身邊。

    子俏找了個由頭,將這二人支了出去,為防她們跑回來,子俏便一直跟著他們二人,拖住她們的手腳。

    而沈憐則趁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偷摸溜進正院之中。

    子俏沒能看到花枝將兵器圖藏在了哪里,沈憐只好摸進顧長夜的房間,小心翼翼的翻找起來。

    找了半晌,所有能藏東西得地方都找過了,也沒看見兵器圖。

    難道花枝將兵器圖藏到偏房了?

    想著,沈憐又轉身小跑到偏房。

    自打花枝搬到顧長夜的房間后,偏房又空置下來,但花枝很多的東西并沒有搬走,大部分都留在了偏房。

    沈憐焦急的翻箱倒柜,生怕此時什么人跑過來,若是看見她找東西的樣子,她該不好解釋了。

    最后沈憐發現了藏在枕下的醫書。

    她已經失了耐心,翻醫書的動作十分粗暴,甚至一不小心撕毀了幾頁。

    一張羊皮從醫書中倏然掉落。

    沈憐怔了一下,然后彎腰從地上撿起羊皮,看著上面的畫與文字,眼底興奮的光跳動起來。

    她忍不住大笑,“哈哈!找到了,竟然讓我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

    一道冰冷的聲音倏然響起,將沈憐頓時驚得冒了一身冷汗。

    沈憐僵硬的轉動脖頸,看向站在門口一身寒氣的顧長夜。

    顧長夜的神色一片冰冷,視線幽幽地看著她,讓沈憐生出一股惡寒。

    他一夜未眠,一直在外議事,眼下有一片淺薄的陰影,此刻將他襯顯得猶如一個惡鬼。

    一走進正院顧長夜就注意到偏房的門大敞著,還以為是花枝在做什么,可他走過來卻瞧見,沈憐在屋中翻箱倒柜,神色有些癲狂的模樣。

    那副樣子的沈憐,他還從未見過,就是像換了一個人,是如此的陌生。

    沈憐身體有些微顫的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良久得不到回答,顧長夜的聲音又向下陰沉幾分,重復的問了一遍:“你,找到什么了?”

    沈憐緊緊攥著兵器圖,手心中不斷的溢出冷汗。

    不能讓顧長夜知道她同夏禾的交易!!

    她最是了解顧長夜的性子,他最無法忍受的便是背叛,若是顧長夜知道她企圖用兵器圖和夏禾做交易,無論她如何做解釋,他都不會原諒,甚至不回顧忌母親阮靈的名義,直接將她掃地出門。

    那樣她便徹底輸了。

    沈憐心下大慌,咬緊牙關想著對策,視線落在手中的兵器圖時,眼底閃過冷光。

    “小叔叔,我正打算找您呢!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沈憐的臉色頓時沉重的模樣看著顧長夜。

    顧長夜默聲片刻,冷冷吐出三個字,“什么事?”

    沈憐急急上前兩步靠近他,可顧長夜卻一臉疏離的后退一步,和她保持著距離。

    看到顧長夜的動作,沈憐心下一陣受傷。

    她們相守了十幾年,她一顆心全都撲在顧長夜身上,到頭來他卻防備自己,而去親近那個小賤人。

    想到這些,沈憐越加想要毀掉花枝,不僅僅要毀掉花枝這個人,還要毀掉花枝與顧長夜之間的感情!

    沈憐看著顧長夜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你果然討厭我了,可我什么都沒有做,你卻因為那個還是我母親的人防備我。”

    “害死你母親的是溫云歌。”顧長夜冷漠的說道。

    沈憐輕嗤一聲,“有什么區別嗎?對于我來說,我與她之間便是血海深仇,是她的家人害得我家破人亡。”

    顧長夜皺起眉頭,很想說些什么辯駁,可看到沈憐眼底痛苦的神色,想替花枝辯駁的話便堵在了喉嚨中。

    “若她真的只是一個單純的人,你對她好我也不會說什么,可是她配不上你,你付出那么多根本不值得!”沈憐看著他憤憤的說道。

    顧長夜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沈憐將手中的兵器圖遞給他,“你看看這是什么?”

    顧長夜接過羊皮,視線落在上面的一瞬,便露出些許驚訝的神色。

    那個弩機的半成品落在他的手中已有許久,他自然是一眼便能看出這張圖是什么。

    “這東西怎么在你手里?”顧長夜的聲音變得更加冰冷。

    沈憐冷笑,“這是我剛剛在這個房間里找到的,準確的說,你應該去問問花枝,這東西怎么會在她的手里?”

    聽懂她話中暗指花枝的意思,顧長夜的眉眼幾乎快凝出冰霜,“我會親口問她是怎么一回事,若是你在其中做鬼,我一定不會饒你。”

    顧長夜的話像是一把匕首深深地刺入沈憐的心里,一顆淚珠驀地滾落下來。

    原來,他早就認定自己想要傷害花枝?

    沈憐仰頭大笑起來,可眼淚卻一滴滴的滾落。

    她是惡人,敢說謊,敢殺人,可唯獨不會壞他顧長夜。

    可顧長夜卻不肯看她一眼。

    她這般的好,哪點比不上那個賤人?顧長夜就是個瞎子!

    “不如,我先給你講講昨夜的事情吧!”沈憐笑著,可是看著顧長夜的視線卻滿是失望,“昨夜你不在,我親眼看見阿史那云進了這個院子,還進了你的房間,就是阿史那云將這東西交給花枝的,我看他們兩個人眼里濃情蜜意的樣子,好不讓人羨慕!”

    沈憐憤憤的講著,也顧不上事后顧長夜會不會去找花枝考證這件事,眼下只想說出這些話,看著顧長夜痛苦的模樣,她方能感覺痛快。

    “我還聽見阿史那云說,等他解決了赫然的事情,會再回來接她!怎么樣?這就是喜歡的花枝,在你面前說著情話,背地里也能和其他男人茍且!”說著,她還滿是嘲意的笑起來。

    顧長夜額間的青筋盡數突起,雙手也僅僅的攥住。

    第一次,他被怒火淹沒,可他還是極力的克制著自己,生怕自己一個沖動上去掐住沈憐的脖子,讓她永遠的閉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