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2章 你真的愛我嗎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2章 你真的愛我嗎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看著顧長夜憤怒的樣子,沈憐只覺得舒坦。

    “小叔叔,這樣的女子值得你喜歡嗎?所謂的海誓山盟,在她那里不過是一句戲言,今日能對你說,明日也能在那位赫然特勤面前獻媚......”

    “閉嘴!!”

    顧長夜終是再克制不住,怒吼出聲。

    沈憐被他嚇得一陣戰栗,屋內陡然陷入寂靜之中。

    顧長夜的眼底隱隱有著猩紅之色,雙眸冰冷駭人的瞪著她。

    過了許久,沈憐輕蔑的一笑,“無論我說什么你都不會相信吧,那你便自己去問吧。”

    說完,她徑直的越過顧長夜,走出偏房。

    屋內只留下顧長夜一人。

    他攥著兵器圖,眼底的猩紅不曾消退,腦中全是花枝曾說的所有情話。

    她分明說了,只喜歡他,只想留在他的身邊。

    她的喜歡很卑微不求回報,失了自己,滿是委屈,讓他很心疼。

    她分明堅定地拒絕了阿史那云。

    這些他都知道,可是這張兵器圖又要如何解釋?

    顧長夜平生第一次遇到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心頭的燥火越來越濃烈。

    可他又不想花枝再受委屈,他怕自己又誤會了她。

    只能找她問一問!

    想著,他轉身走出去,在王府找了個遍都沒能看見花枝的身影。

    最后他喚來暗衛,“說,花枝現在人在哪里?”

    暗衛連忙拱手回道:“回王爺,今日鄭太醫來過,花枝姑娘隨鄭太醫出去了。”

    “鄭太醫?”顧長夜皺眉,“他找花枝做什么?”

    暗衛如實回答:“我們的人跟著他們到了一家客棧前,他們二人便進去了,本想跟上去保護花枝姑娘,可是客棧周圍有一群在暗中盯著的人,一直阻擾著我們靠近。”

    能擋住暗衛的人?

    顧長夜眉頭皺的更緊,略微沉吟后,幽幽吐出兩個字,“禁衛。”

    他當下便猜到,花枝今日去見了皇上。

    可她為什么要見皇上?她和皇上能有什么事情可說?

    顧長夜抬手扶住自己痛的快要裂開的額頭,腳下虛晃了一下。

    暗衛察覺出他的不對勁,急忙想要伸手去扶,卻被顧長夜躲了開。

    “你們下去吧。”顧長夜沉聲說道。

    暗衛們相視一看,有些猶豫的散開,重新躲進暗處。

    而顧長夜一身陰冷的朝書房走去。

    昨日的煙火還歷歷在目,可今日他才發現花枝竟然瞞著他很多事情。

    沈憐的那句不值得還在耳畔回響著,不斷地撩撥著他心底的怒意。

    當真不值得嗎?

    這個念頭猛地跳出來,很快又被他揮去,他還是想聽花枝如何說。

    他嘗到了情愛的滋味,深陷其中,不想和花枝再生出旁的誤會,拉開二人的距離。

    可若真的如沈憐所說,花枝并沒有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欺騙了他的話......

    他一定將她碎尸萬段!!

    日暮之時,花枝才一人走了回來。

    她在客棧里將壓制蠱毒的方子寫了下來,交給了鄭太醫,讓他暫時先按方子給皇上服用,之后她會想法子隨顧長夜進宮,用其他法子幫皇上壓制蠱毒。

    不知道為何,皇上還是不想讓顧長夜知道蠱毒的事情,說是有自己的考量,花枝便只好聽從,決定將這件事繼續隱瞞下去。

    剛邁進王府,長柳便匆匆找到她,說顧長夜想見她。

    花枝問是什么事情,長柳只搖頭說不知道,不過顧長夜的臉臉色看起來不好。

    聽到顧長夜的臉色不好,花枝還以為她是病了,腳下變得急匆匆起來,連忙向書房走去。

    走到書房門前,花枝又放緩步子,心中焦急,可還是沒忘禮數,輕敲門道:“王爺。”

    “進來。”

    他的聲音里帶著冷意,但是花枝習慣了顧長夜的冷漠,便也沒有多想,推門走進去。

    屋內顧長夜坐在書桌前,臉色的確看起來不好,有些蒼白。

    花枝微微蹙眉,輕聲問道:“王爺,您怎么了?”

    隨著她的聲音,顧長夜緩緩抬起眼眸,“過來。”

    花枝頓了一下,然后抬腳向他走去。

    走到他身旁花枝停下腳步,看著顧長夜的模樣,她終是沒能忍住抬手落在他的額頭上。

    入手是一片冰涼。

    花枝一驚,“王爺是不是病了,今日還是不要忙公務了,早些歇息吧。”

    顧長夜幽深的眸子看向她,似是想要將她這個人從里到外看個透徹一樣。

    她的眼底滿是擔憂,每一個動作也都透著關心,不像是作假。

    難道眼前這些也是假的嗎?

    若真是這樣,那花枝才是這世間最可怕的人,能把所有情緒表演的如此真實。

    想著這些,顧長夜的心底如同被千根針扎一般。

    “你今日去哪里了?”他冷漠的開口問道。

    花枝微怔,心下想到皇上的交代,不由得緊張起來。

    她不會對顧長夜說謊。

    她向來是不舍的對顧長夜說謊的,可是眼下又不得不對今日的事做隱瞞。

    想了想,花枝決定只說鄭太醫的事,不提起皇上。

    “今日鄭太醫來尋我,和我探討了一下醫術上的問題。”花枝輕聲說道。

    這話倒也不算作假,鄭太醫確實問了她醫術上的問題,只是她將皇上的事情含糊了過去。

    “只有這些?”顧長夜的眸色變得更加冰冷。

    看到他那副模樣,花枝不由得緊張起來。

    半晌她輕輕點頭。

    顧長夜心下的怒火頓時達到頂點。

    她竟敢說謊!

    他知道那客棧周圍守滿了隱藏起的禁衛,說明花枝今日肯定是去見皇上了。

    可是她并沒有說起此事,而是對他隱瞞了。

    顧長夜騰的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昨夜我不在府中可是有發生什么?”

    花枝又是一怔。

    她不知道顧長夜是怎么了,但她清楚眼下顧長夜是生氣了,可她又不知道顧長夜在氣什么。

    “王爺,您怎么了?”花枝小心翼翼的問道。

    顧長夜并未理會花枝畏怕的語調,十分不悅的吼道:“回答我!”

    “沒有,昨晚什么也沒有發生。”

    花枝脫口而出。

    她并沒有要要欺騙顧長夜的意思,只是阿史那云的事情并未在王府里驚起波瀾,她便覺得這既是不算什么。

    至于兵器圖,她覺得還不是交出來的時機。

    顧長夜看著她,雙手被氣得有些微顫。

    片刻后,他一把扯過花枝的手腕,另一只手揮落桌面上的東西,將花枝推倒在桌面上。

    他雙目猩紅的怒視著她,似是一頭嗜血的野獸,好像下一刻就會撲上來咬斷花枝的脖頸。

    他有許多的話要問,可不知怎么了,話到嘴邊只吐出了一句。

    “你真的愛我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