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6章 慕慈之死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6章 慕慈之死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有些不解的看著沈憐離開的背影。

    一方面她有些不解藥格羅說的那句冒牌貨是什么意思,沈憐又為何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還有,沈憐這么早出門又是去做什么了?

    花枝在門口呆站了一會兒,便轉身回去......

    未時,慕慈站在湖邊,看著一湖落敗的荷花,臉色一直緊繃著。

    她摸了摸藏在袖中的匕首,心底隱隱有些害怕,可想到如果不除掉阿奴,她就不能嫁給顧長夜,轉瞬又下定決心,手緊緊握住匕首。

    慕慈已經計劃好一切。

    這附近偏僻,幾乎沒有人經過,等到阿奴一到,她就趁花枝不防備的時候用匕首刺她,再將她推入湖中。

    之后她會主動去王府,就說她們二人邀約游湖,不小心遇到歹人,阿奴被歹人害了。

    顧長夜是絕對想不到她會對阿奴下此歹手,就連她自己都不敢想自己會這樣惡毒。

    她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可她還是必須要做。

    顧長夜或許會追查此事,但他永遠不會追查出結果的,就算他怨自己帶阿奴出來,還有父親會保護她。

    慕慈打算自己一個人做這件事情,所以并沒有將小婢女陪著,而是讓小婢女去別處逛了逛,她不想讓這件事牽扯到無關的人。

    想著,慕慈的身后穿了一個腳步聲。

    她想應該是阿奴來了,唇角勾起微笑轉過身,可看見身后的人時,慕慈臉上的笑容僵住。

    “怎么是你?”

    ......

    一個時辰后,花枝一人來到慕慈約的地方。

    那里并沒有看見人影,花枝便想應是慕慈還沒到。

    她也不急站在湖邊,看著衰敗的湖色,眼睫輕顫幾下。

    莫名的,她心里有些不安。

    冷風打透她身上的衣衫,冷意鉆到骨縫之間。

    一瞬間她想起去年的冬天,她還是個小丑八怪,還住在那間不避風雨的破屋,不能離開王府半步。

    顧長夜那時還想是看著一只臭蟲一般,看著她。

    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對眼下的一切都倍感珍惜。

    想到這些時,花枝的眼睛有些酸澀,她想到了昨日還未能解釋清楚的話,心中憋悶得很。

    正看著湖面出神時,一個奇怪的東西在湖面上顫顫的浮起。

    花枝定睛看去,一時還沒能看出是什么,盯著看了半晌,才隱約看出,似乎是一個人漂在湖面上。

    確認是人時,花枝心中大驚。

    那人一身淡粉的衣裙,發間還插著精致的珠釵。

    花枝心下已有不好的念頭,正打算轉身找人求救時,身后傳來一聲尖叫。

    “啊——!!殺,殺人了!”

    花枝被身后的尖叫又嚇了一跳,頓時臉頰變得毫無血色。

    她轉身看見慕慈貼身的小婢女,正捂著嘴巴十分震驚地看著她。

    花枝皺眉搖頭,“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剛到這里,都未曾和慕小姐打過照面......”

    可那個小婢女根本聽不進去她說的話,轉身便逃命般的跑了開。

    花枝追了上去,想要和她解釋清楚,可追著到了外面,卻被慕家的幾個隨從一把抓住摁在了地上。

    小婢女紅著眼眶指著花枝,大喊道:“她,她殺了小姐!你們,你們快去救救小姐啊!!”

    聽到小婢女的話,幾名隨從面面相覷,沒有一人敢放開花枝,其余的人有的像湖邊跑去,有的直接要回慕家稟報此事。

    饒是花枝什么都沒有做過,此刻也有些慌了起來。

    她費力的抵抗著隨從的桎梏,抬起頭喊道:“不是我!我沒有傷害慕小姐!!”

    可沒有理會她的話。

    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仿佛認定了她是一個滿口謊言的殺人兇手,而一旁小婢女的哭聲無疑給眾人的情緒火上澆油。

    花枝失措的搖著頭,不停地解釋著不是她做的。

    她才剛剛到那里,連慕小姐的影子都沒能見到,而且她也沒有理由殺慕慈呀?

    無論慕慈怎么想,她早就把慕慈當做朋友了,從來沒有想過傷害慕慈。

    不消片刻,慕連趕了過來。

    看見被壓在地上的花枝,慕連的臉色變得鐵青。

    “你!”慕連指著花枝惡狠狠地吐出一個字,可卻沒能往下說下去。

    他撩起衣袍大步的向湖邊跑去。

    花枝被控制著,根本看不見湖邊此刻是什么樣的情境,只是慕連跑過去沒一會兒,她便聽到了慕連撕心裂肺的哭聲。

    她心下頓時涼了一片。

    之前她還不敢確定那具湖面上的尸體就是慕慈,可現在聽到慕連的哭聲,她便確定了。

    她也很難過。

    慕慈對她還是很好的,可是到底是什么人會害她呢?

    花枝正失神的想著時,慕連已經如果惡鬼般沖了回來。

    他推開所有壓制著花枝的隨從,然后揪著花枝的衣領,一把將她提了起來。

    花枝想要和他解釋,可還未等開口,慕連揚起手猛足了勁,狠狠地甩在花枝的臉上。

    這一巴掌力氣極大,花枝直接被他打的摔倒在地,眼前頓時陷入黑暗,耳邊也出現了鳴叫聲。

    “你這個賤人!壞了阿慈的婚事不夠,還要殺人滅口,時間怎么會有你這般惡毒的女子!!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給我女兒償命!!!”

    慕連聲嘶力竭的吼著,可花枝的耳朵里全是嘈雜的鳴叫聲。

    許久她才緩過來一些。

    鼻間流出一股暖流,她抬起手背擦了擦。

    看著手背上的猩紅,花枝不想哭,反倒是有些想笑。

    從來都沒有人愿意聽她的解釋。

    “慕小姐不是我殺的,慕大人說話要有證據。”花枝的聲音沉了下去。

    看見花枝不肯承認的樣子,慕連更加憤怒,抬起腳狠狠地踹在花枝身上。

    一腳不夠,連著踹了三四腳,腿上,肚子上,手上,甚至臉上都有他的腳印。

    “你以為有顧長夜護著你,我就會怕了嗎?!皇上絕不會姑息此事,我定要了你這條賤命,把你四肢砍斷扔到豬圈里生不如死!!”

    花枝并不想讓顧長夜來護著她,相反這件事她怕連累顧長夜。

    她捂著痛處,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踢了半晌,都沒聽見花枝吭半聲,慕連只覺得心中怒氣越積越濃。

    最后他大手一揮,“來人,把這個賤人給我拖回去!我一定要弄死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