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7章 一個時辰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7章 一個時辰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此時顧長夜正坐在司禮司翻看著公孫匍的卷宗。

    公孫匍因為受不住嚴刑拷打,最終在大牢里咬舌自盡。

    看著卷宗上面公孫匍所經受過的種種酷刑,顧長夜握著卷宗的手越來越緊。

    公孫匍是無辜的,可以說是因為他,公孫匍才會遭遇這些,夏禾是故意折磨公孫匍!

    想著,顧長夜的臉色越加陰沉下來。

    夏禾,這筆賬他記下了!!

    屋外,李叢臉色鐵青的沖進來、

    經過顧長夜的教導,李叢向來處事都不會慌亂,眼下看他如此慌亂,顧長夜不悅的皺眉,“怎么回事?”

    李叢的嘴唇輕顫著,“王爺,大事不好了,慕家小姐死了。”

    慕慈?

    聽到這消息,顧長夜的眼里也流出驚訝。

    好端端的,慕慈為何會死?

    未等他開口問細節,李叢聲音顫顫的繼續說道:“慕家,墓家說花枝是兇手,把花枝帶走了。”

    “什么?!”顧長夜倏地站起身,眼睛也瞬間瞪大。

    為何這事會牽扯上花枝?

    李叢連忙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經過說出來。

    聽完之后,顧長夜的眉頭緊鎖住。

    花枝和慕慈私下約見,而慕慈死時周圍沒有旁人,只有花枝一人。

    的確,花枝的嫌疑最大。

    可是他并不相信,花枝沒有理由去殺慕慈。

    “現在人在慕府?”顧長夜臉上的波瀾很多消失不見,沉聲問道。

    李叢點頭。

    顧長夜:“備馬,去慕府。”

    慕連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花枝,深知這點的顧長夜,片刻不敢耽擱,沒一會兒便帶著李叢趕到了慕府。

    似乎是早就料到他會來,慕府的院子里沾了許多侍衛,每人手里都拿著刀,神色冰冷的看著顧長夜二人。

    顧長夜掃視眾人,冷聲開口:“叫慕連出來!”

    顧長夜的話音剛落下,慕連的聲音便在眾侍衛身后響起,“恭親王果然是消息靈通得很,這么快就趕來了。”

    慕連說話的語氣陰陽怪氣。

    顧長夜也能明白此刻慕連一定是怒火中燒的,畢竟他的女兒死了,顧長夜沉默片刻,壓住自己心頭的煩躁沉聲說道:“慕大人,這中間應該有什么誤會,事情還沒調查清楚,你不該把我的人帶走。”

    慕連冷很一聲,從后面走出來,此刻的慕連雙目之中滿是猙獰的猩紅,怒視著顧長夜:“誤會?這有什么誤會?阿慈和她約了見面,當時又只有她一個人,兇手還能是誰?王爺現在是想偏袒那個賤人嗎?”

    聽到賤人二字,顧長夜咬了咬牙,可最后還是沒有發作,再一次將怒氣壓下去,看著慕連說道:“她沒有殺慕小姐的理由。”

    “沒有理由嗎?鬼知道那個賤人有多么臟的一顆心,有沒有理由不是王爺說了算的,今天便是皇上來了,我也不會放人,我一定要讓那個賤人付出代價!”慕連瘋癲似的吼著。

    慕連的聲音落下,眾侍衛頓時握緊刀柄,神色更加肅殺的看著顧長夜二人。

    顧長夜的眼角也泛出寒意。

    可他來的時候并沒有帶其他人,也不能讓慕連知道暗衛的存在,眼下想從這么多的人手中將花枝搶回來,不太可能。

    說到底,是想來處事不驚的他亂了,不然來的時候怎么會沒想到會是這般情景,而多帶幾個人。

    顧長夜心底懊惱,暗暗的攥緊拳頭。

    一旁的李叢看著顧長夜的神色,最后壓低聲開口:“王爺,不如我和他們拼了,今天一定將花枝帶回去.....”

    “不必。”顧長夜倏然打斷他的話。

    李叢有些詫異的看著顧長夜,還以為無論如何顧長夜都會將花枝帶走,卻沒想到他說了不必。

    顧長夜眸色冰冷的看著慕連,“此事我定會調查清楚,慕連你聽好了,我很快回來接她回家,若是她因你少了一根頭發,我都不會放過你們慕家!”

    說完,顧長夜倏然轉身,大步離開。

    李叢在原地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急忙跟了上去。

    看著顧長夜離開,慕連冷笑起來,然后轉身朝關押的花枝的走去。

    此時花枝正坐在慕府的地牢中。

    這地牢有一半的墻是露在地面之上的,那上面有一個小窗口,外面的光照射進來。

    花枝望著那道光柱,卻感覺不到半點暖意。

    慕慈怎么會死?到底是誰害了她?

    被帶回來的時候,花枝匆匆瞥見過慕慈的尸體。

    慕慈的胸口被人捅了數刀,應該是在死后才被推下湖的。

    花枝很想仔細查看慕慈的尸體,或許能找到兇手的線索,可是慕連根本不讓花枝觸碰那具尸體。

    許多的疑團纏繞在花枝的心間,可是她現在處境卻根本不能去探尋真相。

    無論她如何解釋,慕連都不肯相信她說的話。

    其實慕連相不相信,花枝已經無所謂,只是她想知道,顧長夜知道這件事后,會不會相信她?

    想來這件事很快就會傳到顧長夜的耳中。

    花枝嘆氣,想到昨日的事情還沒能解釋清楚,今日又惹上了人命官司。

    顧長夜一定會覺得她很麻煩吧?

    花枝埋頭在自己的膝上,眼角有些酸脹。

    她盼著顧長夜來救她,又盼著他不要來,她害怕拖累他。

    牢房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花枝慢慢抬起頭,看見慕連一臉憎惡的站在牢門前。

    “賤人!沒人能救走你的!”他惡狠狠的說道。

    花枝此刻已經冷靜了不少,淡淡的垂下眼眸,“慕大人,我不是兇手,一直圍著我轉只是浪費時間,真正還是慕小姐的人還在外面逍遙呢。”

    慕連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你和阿慈在湖邊呆了一個時辰,被人發現的時候,那湖邊也只有你們兩個,兇手不是你還能是誰?”

    花枝抬起頭剛想反駁,可身體又瞬間頓住。

    慕連的話讓她覺得好像那里有些奇怪。

    一個時辰?

    花枝皺眉說道:“我和慕小姐約好的見面的時辰是申時,發現慕小姐尸體的時候我才剛到,根本沒有什么在湖邊呆了一個時辰!”

    慕連拉開門走了進來,大步上前揪住花枝的頭發。

    “你還說謊!我已經問過了,阿慈約你未時見,你是不是當所有人都是傻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