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9章 失望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9章 失望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對不起。”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沈憐用袖子擦著眼角的淚花,一副委屈極了的模樣,心下卻暗暗松了口氣。

    說到底顧長夜還是沒有她做那些惡事的確切證據。

    “憐兒,你回去吧,我還有事要忙。”

    說著,顧長夜臉色恢復往常的波瀾不驚,大步向門口走去。

    沈憐看出顧長夜所說的事情,一定就是花枝的事,心下一陣泛堵。

    在經過她身旁時,沈憐倏然抬手拉住顧長夜的手腕。

    “為什么?我不明白,她是害死我一家的人,你不是應該和我一樣憎恨她嗎?為何?為何你現在會如此的在意她,她到底哪里好?我哪里比不上她?”沈憐紅著眼睛質問他。

    顧長夜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垂下眼眸,“殺死你母親的并不是她,而是溫云歌。”

    沈憐吼道:“那有什么區別?!她是溫云歌的女兒!”

    顧長夜不動聲色將手抽了回來,后退一步,眼底是平淡的疏離。

    “她們不一樣,而且就算沒有她,我也不會喜歡你。”

    他的話音落下,便要轉身離開。

    沈憐憤恨的咬緊牙關,在他走出去的那一刻,嗤笑一聲:“今日我見到阿史那云身邊的那個跟班來找她了,還交給她什么東西,如果她是真的愛你,好,我可以放下所有仇恨退出,但她真的是嗎?而且她今日又和慕小姐之死牽扯上,你難道就沒有懷疑過她,興許她就是貪圖王府的富貴,不想你和慕慈成親,所以才會下殺手!”

    顧長夜的背影微微一頓,可也只是頓了一下,最后還是默聲抬腳走了出去。

    他騎上馬很快便進了皇宮。

    進宮是需要提前通報的,但顧長夜擁有特權,聽到他說有急事,守門的禁衛很快便給他讓出一條路。

    像是早就料到他會來,顧長夜說要見皇上,太監便立刻帶他去了御書房。

    看見他來,顧長錦并沒有同往常一樣露出笑意,而是冷冷的說了一句:“來了。”

    “皇上。”顧長夜微蹙起眉頭,心中已隱隱猜到,皇上大抵已經知道花枝的事情了,頓了一下后沉聲道:“臣弟想請求皇上命令慕連交出阿奴。”

    顧長錦將手中的這狠狠摔在桌上,“又是為了她?你為了她要悔掉和慕家的婚事,如今她和慕慈的死有牽連,難不成你還要為了和慕連反目成仇?!”

    顧長夜的眉心皺的更緊。

    從知道這件事起,顧長夜便知道,不管花枝是不是兇手,只要他出面護著花枝,便要和慕連反目成仇了。

    可他竟然沒有半點猶豫。

    他在心底自嘲了一番,竟可以為她做到這一步。

    “慕家的事情我會處理,自會給慕連一個交代。”

    聽到顧長夜的話,顧長錦憤怒地抄起桌面上一疊厚厚的折子,朝顧長夜扔了過去。

    折子的角狠狠砸在他額頭上,可他卻截然不動。

    顧長錦扶著桌子,胸口被氣得上下起伏,半晌才強壓著怒火說道:“從前我當你是個冷情寡欲之人,男女情愛之事對你不會有半分影響,卻沒想你還是個情種,為了個女人,連朕對你交予的重任都棄之不顧了。”

    顧長夜的頭更低了幾分,“臣不敢棄之不顧,但她是臣心之所向。”

    “難不成你還想讓一個奴隸嫁給你,將來我不在了,你登基之后封她做個皇后,母儀天下,成為百姓的笑柄?!”顧長錦低吼起來。

    顧長夜一陣沉默。

    他知道自己的答案,那種可能也不是沒有,她善良聰明,他并不覺得花枝不配母儀天下。

    見他沉默,顧長錦更加惱火,“我已派人查過她的身份,她其實是溫云歌的女兒,名叫花枝,我以為你對和溫云歌有關的人,是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對于顧長錦會知道這件事,顧長夜并不驚訝,畢竟顧長錦身邊的那幾個心腹都是他教導出來,其手段他是最了解的。

    “長夜,這件事已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只有將花枝交給慕連,才能平息他的怒火。”顧長錦說道。

    顧長夜聽著這話,眉頭越皺越緊。

    交給慕連,花枝的下場就只有一個。

    那就是死。

    顧長錦看出他的不愿,沉聲問道:“難道她真的是害死慕慈的兇手,你也要包庇她?”

    “不,她不是。”

    “你就這么信她?”

    “我信她。”

    顧長錦皺眉看了他半晌,最后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你讓我很失望。”

    顧長夜沒做聲。

    “如果你覺得兇手不是她,便找出證據,證明她是無辜的,平息慕連的怒火。”顧長錦最終妥協的模樣,淡淡說道。

    可顧長夜卻不覺得滿意,“臣弟會找出證據,只是現在她在慕連的手中......”

    似是看出他的顧慮,顧長錦打斷他,“不必擔心,慕慈一出事我便知道了,剛剛我已經命慕連將她帶進宮了,現在她正在天牢之中,暫時慕連是要不了她命的。”

    聽到顧長錦這么說,顧長夜松了一口氣。

    片刻后,他抬起頭,“皇上,我想見她。”

    “不許。”顧長錦立刻便否了這件事。

    顧長夜不肯放棄,道:“想要調查此事,有些話必須要見到問清楚才可。”

    顧長錦淡淡的瞥向他,“有什么話要問,便吩咐給楚嵐。”

    “皇上......”

    “想要見她也可以。”顧長錦倏然插話說道:“一炷香的時間,而且朕只給你一天的時間查出真相。”

    一天?

    顧長夜心中一驚,可抬頭看顧長錦的神情,知道他并不是在說笑。

    最后,他只好點頭應了下來。

    顧長錦立刻下令,讓人帶他去了天牢。

    天牢之中,花枝已換上一身囚服,坐在冰冷潮濕的地上。

    沒一會兒便聽到一個腳步聲停在牢門前。

    她甚至沒有興致抬頭去看是誰,只是在腦中努力想要解開慕慈之死的謎團。

    只有這樣她才能離開這里,回到顧長夜身邊。

    “花......阿奴。”

    聽到牢門前低沉的嗓音,花枝的身體倏然僵住。

    半晌她緩緩的抬起頭,眼底積攢的淚水,一顆一顆滑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