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1章 追查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1章 追查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顧長夜悔婚一事,花枝的眼睛倏然睜大,一副震驚的模樣。

    顧長錦細細端詳著他的神情,最后確定應不是裝出來的,蹙眉疑惑的問道:“你竟不知道?長夜沒有告訴你?”

    花枝失神的看著地面,沒有作答。

    她確實不知道此事,甚至不敢相信,顧長夜會為了她悔婚。

    又或許他是有其他原因,所以才會悔婚?

    花枝一時胡思亂想起來,最后她用力的搖頭,將那些奇怪的念頭甩走。

    她不該再隨意揣測顧長夜的心了。

    明明他的雙眼滿是溫柔,明明他愿意和她在小指牽上紅線,生生世世不分離,她又怎能再懷疑他的感情。

    明明他是真的喜歡她。

    花枝的心底溢出歡喜,再抬起頭時,視線倏地變得更加堅定。

    “皇上,我必須回到王爺身邊。”

    看到花枝的樣子,顧長錦一陣沉默,最后沉聲開口,“你想回去,但要想法子證明你的清白你才能離開這里,即便你有法子醫治朕身上的毒,朕也不會隨便放過一個殺人兇手。”

    顧長錦沉聲說話時的神情,看起來和顧長夜十分相似,二人的雙眼都深不見底,無喜無怒,卻讓人不寒而栗。

    花枝垂下頭,“我沒有殺人,問心無愧,真相一定會大白的。”

    顧長錦點頭,“好,長夜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負他的信任。”

    說完,他轉身離去。

    天牢內再次歸于平靜,花枝的心情卻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

    她坐回到墻角邊,看著墻上方那一點能看見外面天空的小窗,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揚。

    顧長夜是真的喜歡她,甚至愿意為了她悔掉和慕家的婚事。

    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她這輩子還有什么遺憾?

    她一定要離開這里,回到顧長夜身邊,余生用盡所有的愛陪著他......

    而此時回到王府的顧長夜,急匆匆的往正院走去。

    沈憐攙扶著路嬤嬤,正巧看見顧長夜匆匆的樣子。

    路嬤嬤已經從沈憐那里聽說了花枝的事情,心下莫名的有些不安。

    “憐兒小姐,我們過去看看吧。”路嬤嬤輕輕拍了拍沈憐的手說道。

    這倒是正合了沈憐的心意,她輕輕點頭。

    二人跟著顧長夜的腳步一起進了正院。

    顧長夜聽到身后的腳步聲,知道是誰,可沒有回頭的意思,徑直的走進屋內,找到梳妝臺上拆開的信箋。

    上面的字分明就是慕慈的。

    他凌厲冰冷的視線掃過上面的字跡,最后停留在未時二字上。

    花枝所說的是信上寫的是申時,怎么現在信上卻變成了未時?

    顧長夜冰冷的視線一轉,看向一旁的路嬤嬤和沈憐。

    “憐兒,這信你動過?”他冷聲問道。

    沈憐迎著他的視線暗暗打了個寒顫,最后略微猶豫的點了點頭。

    顧長夜繼續問道:“你看了這信?信上寫了什么?”

    沈憐頓了頓,然后摟緊一旁路嬤嬤的手臂,露出畏怕的樣子,“上面,上面寫的約阿奴未時在湖邊見面......”

    “胡說!”顧長夜驟然低吼一聲打斷她的話。

    沈憐被他吼得嚇了一跳,片刻后她的眸底也染上些微怒意,“什么意思?小叔叔難不成懷疑我說謊?還是覺得我在信上作假了?我在你的眼里就這樣不堪?!”

    一旁的路嬤嬤也覺得是顧長夜的不對,眉頭皺起,“王爺您應該冷靜下來,憐兒小姐為何要在信的事情上作假?難不成慕小姐還能是憐兒小姐害死的?王爺好好想想,這怎么可能?”

    二人一人一句,卻讓顧長夜更加焦躁。

    沈憐沒有說謊的話,難不成花枝會說謊?

    但是如果花枝說謊,她又怎么會傻到讓他來找這封信,豈不是讓她的謊言不攻自破?

    顧長夜依然懷疑的看著沈憐,半晌他沉聲說道:“將那個送信進來的侍衛叫來,本王要聽他說。”

    沈憐怔怔的看著顧長夜說話的模樣,最后又是失望又是苦澀的一笑。

    到底顧長夜不信的人是她。

    越是這樣,她越是痛恨花枝,眼下的一切都是因為花枝,如果沒有花枝,顧長夜同她又怎么疏離到今天這幅樣子,或許沒有花枝,顧長夜早就對她動心,早就會娶她為妻!

    等有一天花枝落在她的手里,定要那個賤人剝皮剔骨,生不如死。

    沈憐想這些的時候,那名送信的侍衛已經走了進來,看見顧長夜連忙低下頭,“卑職見過王爺。”

    顧長夜舉起手中的信,“這信是你送進來的?”

    “是。”

    “這信上寫了什么,你可知道?”

    那人略微猶豫了一下,最后沉聲說道:“卑職知道,沈小姐在卑職面前打開過這封信,上面......好像是慕家小姐要同阿奴未時在湖邊相見。”

    那人的話音剛落下,顧長夜身子微微一動,轉瞬便將那人腰間佩刀拔出,刀尖抵著他的咽喉,身上的戾氣濃的嚇人。

    一旁的路嬤嬤和沈憐第一次見到這架勢,也的確被嚇到。

    顧長夜聲音像是千年寒冰般,一字一句的問道:“我再問一遍,那信上說了什么,你最好實話實說。”

    刀尖已經輕微的抵著對方的喉尖,刺破了皮膚。

    那名侍衛露出驚慌的神情,一動不敢動,生怕一不小心就自己的血就會濺出來。

    “王,王爺,卑職沒有說謊啊!”

    “那封信是你交給阿奴的?”顧長夜換了個問題問道。

    侍衛身子略微一頓,神色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誰,躊躇半晌最后一咬牙說道:“是,是的,沈小姐看完,便將信塞回去了,卑職立刻就將信交給阿奴了。”

    一旁的沈憐暗地里偷摸彎起唇角。

    一早她就料到這件事沒那么簡單就結束,早早就收買了這個侍衛。

    顧長夜眉心越皺越緊。

    最后路嬤嬤實在看不下去,沉聲開口,“王爺!您這才擺脫了嗜殺的名號,難不成越想外面傳出什么奇怪的流言?您到底想要證明什么?證明那孩子沒有殺人,您為何那么信她?”

    顧長夜沉默的站在原地,許久未動,一身瘆人的戾氣不見半點收斂。

    為什么相信?

    因為他在花枝身上第一次有了活著的感覺,因為他想回應花枝那份不求回報的感情,因為......

    因為他莫名的有些害怕,害怕自己錯了,其實花枝騙了他。

    如果是那樣,他會比從前更加厭惡,憎恨花枝。

    他不想變成那樣,所以才會努力想要證明花枝的清白,也證明自己的心沒有錯付。

    最后,顧長夜倏然將手中的刀扔掉,轉身走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