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5章 為何信她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5章 為何信她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走出金鑾殿,顧長夜才注意到夏禾并沒有離開。

    夏禾一雙狐貍眼含笑彎起,有些魅惑,卻看得顧長夜心生厭惡。

    “王爺,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子這幅慘樣,心里不好受吧。”夏禾問道。

    顧長夜臉部的輪廓倏然繃緊,他走到夏禾面前冷聲警告道:“夏禾,你不用得意,她若是少根頭發,你的腦袋也可以搬家了。”

    夏禾睜大眼睛,一副無辜的模樣看著顧長夜,“王爺這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是認為這件事是我搞的?”

    顧長夜沒有作答,只是冰冷死寂的眼睛一直看著他。

    夏禾低低的笑起來,“王爺大可放手去查,這件事與我無關,我害那個小丫頭,對我能有什么好處嗎?更何況這件事還要搭進去一個慕慈,若是事情露餡,我還要和慕家結怨,得不償失。”

    顧長夜睨了他一眼,然后揮袖轉身,準備離開。

    “王爺為何會如此相信她?就一點不懷疑是她做的?”夏禾連忙開口問道。

    顧長夜腳下的步子倏然頓住。

    看出他那一瞬的動搖,夏禾的唇角陰險的勾了一下,“沒想到冷血無情的顧長夜也有色令智昏的一天,你難不成忘了她的名字,她叫花枝,是溫云歌的女兒,溫云歌是什么人,那可是親手砍掉阮家大小姐頭顱的女人,溫家還在你母親的死上做過推手,你覺得那種人教養出來的孩子,會是什么樣?”

    顧長夜在原地默聲站了片刻,最后頭也不回的冷聲說道:“我還不知道,原來夏丞相也有這么關心我的一天。”

    說完,他抬腳大步離開。

    夏禾看著他的背影,不屑的冷哼一聲。

    花枝的事情很快便傳到等在宮門前的李叢那里,等顧長夜走出來時,他本想上前詢問情況,可發現顧長夜的臉色十分不好,原本要問的話堵在了吼中。

    “王,王爺,您沒事吧?”

    顧長夜沒做聲,沉默走上馬車。

    一路回到王府,李叢都沒敢發出一點聲音,只因馬車里壓抑的戾氣,讓人心生畏怕。

    馬車停在王府前,顧長夜還未踏進王府門口,便看見紅著眼睛飛奔出來,撲通一聲跪在他的腳邊。

    “王爺,您知道阿奴的,她向來都是舍不得傷害別人的,怎么可能殺慕小姐?肯定是有人想要害她的......”

    昨夜花枝一夜未歸,慕慈的事雖然沒有傳開,但是小舞還是起疑心了。

    今日慕慈的事在城中傳開了,小舞立刻便意識到,花枝大概和此事沾上了關系,就在顧長夜到王府門口之前,花枝時殺死慕慈兇手的事便傳進了王府。

    顧長夜垂眸冷漠的睨著小舞哭泣的模樣,最后俯身靠近她,冷聲質問道:“我問你,昨日你去哪里了,為何沒有跟著她?”

    被他如此質問,小舞更是覺得這事怨自己,是她不好,沒能照顧好阿奴,所以才會讓她被人陷害。

    小舞哭著搖頭,“阿奴每日都在府里呆著,從不會往外跑,昨日她要出門甚至都沒有告訴我,我,我若是知道,我一定......”

    未等她說完,顧長夜一只手粗暴的揪住小舞的衣領,聲音陰沉可怖的嚇人,“一定?那你為何沒有跟著她?你以為我把你放在她身邊是為什么?”

    一旁的李叢看著顧長夜要對小舞動怒的樣子,梁莽上前一步想要阻攔,“王爺,慕小姐的信上不是寫了,想要和阿奴單獨見面,阿奴向來信守承諾,肯定不會讓小舞陪著的,這件事不能怪小舞。”

    聽李叢提起心,顧長夜擰眉看向他,“你覺得那封信可信?”

    李叢被這一問給問住了。

    門口的動靜驚動了不少嚇人,最后連沈憐和路嬤嬤都驚動了出來。

    看著顧長夜眼底猩紅的樣子,路嬤嬤心底一驚。

    顧長夜上一次露出一副神情,還是阮靈死的那一年。

    顧長夜一把甩開泣不成聲的小舞,沒有理會任何人,大步離開。

    獨留下眾人,吃驚地吃驚,疑惑的疑惑。

    沒一會兒人群便散了開。

    沈憐神色淡淡色轉身回到自己房間。

    可剛一回到房間,她臉上平淡的表情便漸漸裂開。

    “哈哈哈,那個賤人完蛋了,慕慈的身份,足以讓皇上弄死那個賤人,才能平息慕家的怒氣!我總算等來這一日了!!”

    沈憐笑的猙獰,一旁的子俏卻一副心虛的模樣。

    看著面前笑的丑陋的沈憐,她又回憶那日湖邊的情景。

    沈憐按照慕慈信上的時辰到了湖邊,果然見到慕慈,而且還正隨了沈憐的意,慕慈是只身一人,四周也再看不見旁人了。

    慕慈詫異來的人不是阿奴,而是沈憐,有些惱火的想要離開,可沈憐卻不讓她走,還反倒用言語激怒慕慈。

    沈憐本想著將慕慈推到湖中,淹死她,可沒料到,那日慕慈對花枝也起了殺心,受了沈憐揶揄的刺激,便掏出準備刺殺花枝的匕首,向沈憐刺去。

    事情也就發生在那么一瞬,沈憐躲過一擊之后,便奪過刀,反在慕慈身上刺了許多刀,等慕慈沒了氣,便將慕慈的尸體扔到了湖中。

    回想起慕慈的血濺了沈憐一身的情景,子俏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沈憐正得意地笑著,緊合窗外傳來一陣窸窣的動靜。

    她的笑聲戛然而止,神色緊繃的看向窗口。

    沈憐怕有人將她剛才的話聽了去,若是讓顧長夜知曉了,那一切就都完了。

    她悄聲向門口挪著,到門口時刻意的停下來。

    最后猛地推開門,向窗口的方向看去。

    那里不見一個人影,只有一只灰色的鴿子,落在窗棱邊,用嘴啄著窗棱。

    她依然不放心的四處瞧了瞧,確定了沒有任何人影,才松了一口氣。

    正準備合上門重新回到屋內,才發現窗邊的那只鴿子,腳上似乎綁著一張紙條。

    沈憐蹙眉走過去,解下紙條,看著上面的字眉心的褶皺越發的加深。

    最后,她將紙條憤恨的捏成一團,攥在手心之中。

    “夏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