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6章 離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6章 離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夜深,月半。

    一縷月光透進天牢狹隘的窗縫間,灑落在地面。

    花枝望著那抹淡漠的月光發著呆。

    片刻后,幽靜的地牢中傳來一個腳步聲。

    花枝轉頭看去,顧長錦已經不知不覺的站在她的牢門前。

    在看見高高在上的皇上,花枝已不再之前一樣慌張,而是神色淡淡的跪好。

    未等她開口,顧長錦已經擺手:“免禮。”

    花枝的肩膀微微一頓,最后直起身,默聲重新靠著墻邊坐下,一副頹敗的模樣。

    “明日,朕便會定你的罪,你可有什么想說的?”顧長錦神色嚴肅的問道。

    花枝的眼睫輕顫著,一張小臉蒼白,半晌,才虛弱的說道:“皇上想聽我說什么?”

    顧長錦點頭淡聲道:“也是,如今罪證確鑿,你也無可再狡辯了。”

    花枝苦澀一笑:“皇上是不是很想置我于死地?”

    顧長錦微蹙一下眉頭,“這話怎么說?”

    “若皇上愿意,大可給王爺多幾日時間徹查此事,可偏偏皇上只給了一日,今日那船夫出現的也蹊蹺,若皇上相信我是無辜,又怎會輕易便定下我得罪,也可讓王爺追著這條線索查下去......”

    說到這,花枝頓了一下看向他,“而且,若皇上想查清此事,大可找個由頭放我出去,讓我自己查清此事,可皇上卻將我關押在天牢之中,不讓我知道外面半點的消息,甚至不許我和王爺多說上一句話。”

    聽了她的話,顧長錦彎起唇角露出一個淡淡的笑,“你很聰明,這是朕欣賞你的地方,那你可知道朕為什么想要定你的罪嗎?”

    花枝抱著雙膝吐出一口氣,“大抵是皇上覺得我配不上王爺,想要將我們二人分開吧。”

    她說完,牢內一陣寂靜。

    良久,顧長錦背手嘆了一口氣,“你知道你現在所在是哪里嗎?”

    “天牢。”花枝有些疑惑,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問這個問題,“這里是關押皇室重犯的地方,我從前聽人說過。”

    顧長錦慢悠悠的講道:“是啊,所有皇室重犯都會被關押在這里,所受之刑罰可要比外面的衙門和司刑司要恐怖的多。”

    講到這,他停了一下,看向花枝,“可這里關押過的人卻是寥寥數人,你是一個,長夜也在其中。”

    聽到顧長夜的名字,花枝的心跳了一下。

    顧長錦問道:“當年的巫蠱案你可知曉?”

    花枝點頭。

    他繼續說道:“那個案子疑點,可偏偏父皇受人蠱惑,堅信蕭貴妃會巫蠱之術,連帶著長夜一起打入這幽深的天牢之中。”

    “長夜原本是皇子最受寵的,他天資聰穎,文武雙全,可偏偏因為這事,失了父皇的寵愛,被褫奪了皇子的身份,日日承受刑罰。”

    醉著顧長錦的話,花枝的眉頭開始皺緊,心底也開始隱隱作痛。

    “你在這里算是享福的,你知道長夜被關在這里都經歷了什么嗎?”他向下腳下指了指,“他和他的母妃被關押在這天牢的下面,水牢之中,他那時七歲的年紀,就要被浸泡在冰冷的污水之中,凍僵了就打撈起,用帶刺的皮鞭抽打,直到他恢復知覺,劇痛難忍欲死之時,再將他重新浸泡在水中,看著他重新麻痹,日夜反復,整整兩年。”

    花枝眼眶紅了起來,死死地捂住心口,顧長錦描述的那個場景已經浮現在眼前,讓她想起了顧長夜背上一道道猙獰的傷疤。

    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一想到他曾經經歷的那些,她便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自己最痛苦的時候,顧長夜出現救了她,可他痛苦地時候,卻沒有人出現拯救過他。

    若是可以,她愿意用自己這一生遇見顧長夜所用到的運氣,全部送給他,只要他一生喜樂未央,哪怕他們不曾相遇,她也甘愿。

    看出花枝痛苦地樣子,顧長錦沉默了片刻,然后悠悠說道:“后來蕭貴妃死了,父皇赦免了長夜的罪,他出來之后便被送出了皇宮,住在阮家,從那時起長夜就變了一個人,他的周身永遠是冰冷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他的心里裝的只有仇恨,我知道他要所有害過他的人都付出代價,他所想的一切朕都知道,他除了復仇什么都不想要。”

    花枝的眼淚落下來,紅透的雙眼看向顧長錦。

    “他的一切,朕都看的到他才謀,他的能力朕也看得到,朕對他寄予的很高的期望。”顧長錦說著,聲音慢慢沉了下去,“甚至,若朕有朝一日魂歸九天,朕愿意將皇位交給他。”

    花枝震驚,唇瓣輕顫不止,良久才弱聲喃喃道:“皇上,皇上想要傳位給王爺?”

    顧長錦點頭,“是,所以你必須和他分開,朕不許他被兒女情長拖累,也不許未來蜀國會出現一個你這樣卑賤的皇后。”

    花枝睜大雙眼看著面前面色冰冷的君王,忽然覺得一陣窒息。

    她原本便與顧長夜便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若顧長夜成為蜀國的儲君,那他們之間從此便是再無法跨過的鴻溝。

    花枝整個人顫抖起來。

    為什么,他們明明已經靠近了那么多,可如今又要分開?

    花枝的雙手死死的摳著地面,力氣大到指甲縫中甚至溢出了血跡。

    “朕已經給了長夜一道密旨,若我身亡,他便可憑借那道密旨成為蜀國的皇帝,可朕不放心,太后與夏禾詭計多端,朕怕朕一離去,他們二人便會越過那道密旨,自己坐到那皇位上去,阿奴,你明白朕的意思嗎?”顧長錦倏然蹲下身,與她平視輕聲問道。

    花枝只覺得現在的自己很痛苦。

    她當然明白顧長錦想要什么。

    他要她離開顧長夜,他要她幫他撐到太后一方倒塌,助顧長夜登上皇位。

    花枝趴在地上痛苦的哭了起來。

    她當然希望顧長夜好,可讓她離開,她實在做不到。

    看著花枝痛苦的樣子,顧長錦沉默下來。

    許久,有冷風吹進天牢,花枝慢慢停下了哭聲。

    “我要留在王爺身邊,既然皇上覺得我的聰慧能幫到皇上,那我一樣能幫到王爺。”

    花枝說著,抬起頭來眼底滿是堅定,“我要留在他身邊。”

    顧長錦微蹙眉頭,最后起身冷聲說道:“好,如你所愿,前提是你能從這里出去才行。”

    轉過身時他頓了一下,背對著花枝問道:“還記得朕許諾過你一個愿望,你若現在用那個愿望,讓朕饒恕你的罪也可以。”

    身后的花枝一陣沉默。

    許久空曠的牢里響起花枝的聲音。

    “民女無罪,何來饒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