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7章 動搖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7章 動搖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第二日天一亮,沈憐便帶著子俏,披上披風除了王府。

    按照飛鴿傳書上寫的,她向夏禾要求見面的地方走去,眼看還有一條街就要到了的時候,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突然沖一旁沖了出來。

    “誒呦,這位姑娘生的好生俊俏,我家有上好的胭脂水粉,正適合姑娘,姑娘要不要去看看。”

    沈憐蹙眉瞪了那女人一眼,心想現在這鋪子都這把上街拉客了嗎?

    她不想耽擱時間,也沒有理會那個女人,默聲越過她打算徑直離開。

    誰想那女人忽然扯住她的手腕,拉著她便朝一旁的巷子里走去。

    女人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沈憐想要掙脫卻奈何敵不過對方,心下隱隱害怕起來。

    莫不是遇到壞人了?

    “姑娘莫怕,是主人讓我來接你的。”女人壓低聲音悄悄說了一句。

    沈憐瞬間反應過來,這應該是夏禾搞的鬼。

    女人將她塞進一個屋子里,和飛鴿傳書上寫的完全是兩個地方。

    夏禾正坐在桌旁,一副悠閑模樣品著茶,瞥見沈憐笑著說道:“來了。”

    沈憐不滿的皺眉,“約好的地方不是這里,怎么突然換地方?”

    夏禾冷笑一聲,“你是真的蠢,怪不得顧長夜不喜歡你,顧長夜對你有猜疑,一已經派人暗中跟著你了,剛剛我已叫人將那幫人引開,不然,若是你與我有聯系的事被顧長夜發現,他會放過你?”

    聽了夏禾的話,沈憐的眉頭蹙得更緊。

    顧長夜竟然還在猜疑她?

    想到顧長夜對自己的涼薄,沈憐心底一陣酸楚。

    “明知道他在猜疑我,便少與我聯系。”沈憐將心底憋悶的火對著夏禾發了出來。

    夏禾也不惱,晃動著手中的茶盞,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可是幫了你大忙,你就這個態度同我講話?”

    “什么?”沈憐不解。

    夏禾微挑眉梢,狐貍眼顯得更加媚氣,只是其中的冷意沒有絲毫減少,“你以為你殺了慕慈,做的人不知鬼不覺,不過是篡改了一個時辰而已,就能給那丫頭定罪?”

    沈憐一驚,“你,你怎么知道?”

    “我一直在盯著你,你的事情我自然知道,放心,你的爛攤子我已經幫你收拾了,找了個證人指證那丫頭就是兇手,顧長夜是查不出任何端倪的。”

    沈憐的驚訝還未消退。

    她也沒想到慕慈的事,會這么快就給花枝定罪,原來夏禾在背后動了手腳。

    “你,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神來呢雙眼里滿是提防的看著他。

    夏禾輕笑,“我不是說了嗎?我只要顧長夜手中的那半張圖。”

    “那張圖被他藏了起來,你讓我怎么偷?”沈憐惱火的說道。

    夏禾漫不經心的說,“那是你的事,現在你可有把柄握在我的手中,若是不讓我滿意,你殺了慕慈的事情搞不好顧長夜就會知道。”

    沈憐驀地攥緊拳頭,“你!!”

    看到沈憐大怒的樣子,夏禾的心情卻變得非常愉悅。

    看著夏禾那副狡猾的神情,沈憐心中更加窩火,可偏偏她不能將夏禾怎么樣。

    最后她只能憤憤一甩袖,轉身大步離開。

    見她離開,黑衣人從角落里走出來,“主人,她會乖乖去偷兵器圖嗎?”

    夏禾低低笑起來,“她可不是那么乖的人,你見她聽過顧長夜的話嗎?”

    “那,不如屬下去偷?”

    “再等等,過不久她應該會主動來找我們。”

    說著,夏禾唇角的笑意越發陰冷起來......

    ......

    “罪妃簫氏,宮中私藏巫蠱之物,押入天牢,其子褫奪皇子之位,一同受刑......”

    “該死!你和你母妃都該死!!”

    “長夜,我希望你開心......”

    無數的聲音充斥在顧長夜的夢中,有溫家人的聲音,有他父皇的怒吼,還有阮靈的安撫。

    嘲笑,怒吼,尖叫,在的腦中會當著,劇痛折磨著他,像一雙雙恐怖的手撕扯著他的靈魂,讓他不得安寧。

    最后顧長夜猛地睜開眼,像是一個溺水的人剛爬上岸,大口大口的吸著新鮮的空氣,額頭布滿冷汗。

    花枝不在他身邊,那些噩夢又通通跑了回來。

    他有多久沒有夢到這些過去了?久到那些冰冷殘忍的記憶,他都有些記不清了。

    顧長夜抬起手臂橫在自己的眼前,自嘲的笑了一聲。

    從前做這些夢他想到的是很,可眼下他竟然想不到那些,滿腦子想的都是花枝。

    他此刻很想抱住她,感受她所有的柔軟,聽她用軟糯的聲音喚他。

    發覺自己這些念頭,所以顧長夜才會笑自己。

    他以為他一直都有克制,可原來花枝的存在對他已經影響這么深了。

    可是他所喜歡的,就是花枝真正的樣子嗎?

    “王爺!不好了,剛剛皇上給花枝定罪了,說,說花枝謀害慕慈小姐,按律當斬,三日后行刑。”

    門外李叢的聲音,讓顧長夜的心驀地一陣揪緊。

    不消片刻,顧長夜便穿戴整齊走了出來,一臉的涼薄冷意,沉著嗓音開口,“船夫的事有線索了嗎?”

    李叢皺起眉頭,猶豫了片刻后說道:“查了,可那個船夫并沒有疑點,昨日到湖邊的時辰也對的上......”

    顧長夜的臉色并沒有因此而掀起什么波瀾。

    李叢看著他的神色,最后忍不住問道:“王爺,您是相信花枝的吧?”

    “我只信證據。”他冷冷的吐出兩個字,便抬腳向前走去。

    李叢怔了一下,然后轉身急忙追了上去,有些焦急的說道:“王爺難道相信這些證據?雖然還沒有查到那個船夫的可疑之處,可是他出現未免有些蹊蹺,而且我了解花枝,她沒有理由去殺慕小姐......”

    顧長夜的腳步緩緩停下來,半晌他轉頭,眸色幽深的看著李叢,“你真的了解她嗎?”

    “我......”李叢只覺的話堵在了胸口中,不知該如何作答。

    顧長夜周身又恢復了過往的冷意,轉身大步向前走去。

    李叢看著他的背影,開始隱隱擔心起來。

    王爺對花枝的信任已經開始動搖了。

    如果連王爺都不幫花枝了,那她就只有一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