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9章 深陷其中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9章 深陷其中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囚車很快便到了王府。

    看到恭王府三個字,花枝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緊繃的身體才緩緩松開。

    她樂觀的想著,至少她現在還活著,又回到了王府,這之后總能想出洗清冤屈的辦法。

    打頭的禁衛用力的將花枝從囚車上扯了下來。

    花枝又瘦又小,在那人手里就像一只弱小的雞崽,半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而她就只是垂著頭,不出半點聲響。

    “將人帶去地牢。”

    王府門口響起李叢的聲音,花枝一聽到立刻抬頭看過去,眼底閃著歡喜的光芒。

    她想著李叢在,顧長夜就一定會在,可目光所及之地都未能看見顧長夜的身影。

    很快她眼底的光芒,便失落下去。

    李叢自然是看到花枝期待的模樣,不由的眉頭一皺,可他并未多言,而是帶著幾人,將花枝押進地牢之中。

    等著所有禁衛離開后,他才慌忙在地牢門前蹲下身,和倒在地上的花枝平時,“你沒事吧?”

    花枝硬是擠出一個想讓他安心的笑,開口道:“我沒事,王爺呢?我想見王爺。”

    李叢的聲音一瞬便堵在了喉嚨中。

    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花枝有些不安,“怎么了?是王爺發生什么事情了嗎?”

    李叢頓了頓,半晌輕聲說道:“人出來就好,你再等等,王爺會來見你的。”

    花枝有些疑惑地看著他,總覺得李叢想要對她說什么,可到最后她也沒有選擇追問。

    離開地牢后,李叢立刻向書房走去。

    書房里顧長夜正埋頭批著折子。

    從宮中回來,他就一直呆在書房中,兩三個時辰都未動一下。

    旁人不知道,李叢卻是知曉的,顧長夜的心思并未在折子上面。

    李叢悄聲走進書房內,低下頭說道:“王爺,已經安頓好花枝了。”

    顧長夜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再沒有多說一個字。

    李叢蹙眉躊躇了一下,最后忍不住開口說道:“王爺,花枝她想見您。”

    顧長夜拿著折子的手微微一頓,但面色上沒有半點波瀾,許久,語氣中滿是疏離的說道:“又是想做無用的辯解。”

    “王爺,慕小姐一定不是花枝殺的。”李叢激動地向前走了一步,急切的為花枝辯解道:“難道王爺不覺得那個船夫可疑?這件事情發生得太蹊蹺了!”

    顧長夜緩緩放下折子,眸子深邃的看向他,“那你說,到底是什么人要加害她?又為何要加害她?”

    李叢語塞,“這......”

    他也是一頭霧水,想不到敢做出這種事的人,而且又能將這件事做的天衣無縫,毫無破綻。

    有這種手段的人,他只能想到夏禾,可夏禾并沒有害花枝的理由。

    一時之間,這件事陷進了死胡同之中。

    “夠了,你出去。”顧長夜開口打斷他的思緒。

    李叢張了張嘴,還想要說些什么,可有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才能幫到花枝。

    最后他只好轉身,走了出去。

    屋內只剩自己一人,顧長夜抬手扶住有些酸痛的額頭。

    腦中一直不停的回響起剛剛李叢說的那句,花枝想見他。

    他說不清自己此刻的想法,心底關于花枝的一切是個假象的念頭一直隱隱的跳著,這讓他很是惱火,可他又忍不住會想,這其中應該有什么誤會,只是他還沒能解開。

    等他回過神時,他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從書架的最上方,取下花枝畫的那副百鶴朝仙圖。

    每每和畫上的這位菩薩對視,他的心都會莫名泛起漣漪。

    最初他就是看了這幅畫,才開始注意花枝心底隱藏的那份感情。

    難道這也是假的嗎?

    他的指尖在畫中人的臉頰上流連半晌,最后像是被灼燙了一下,倏然收回手。

    顧長夜忽地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陌生。

    他是何時陷得這么深的?

    眼下他像大夢初醒般,覺得深陷其中的自己很是可笑。

    他曾經冰冷的棱角,竟無形之中被花枝磨平,

    難道這就是她的預謀嗎?暗地里扒出他的軟處,就等著時機狠狠地捅上一刀?

    越是想,心頭的火越是旺盛。

    他一把將手中的畫扔在地上,最后大步走了出去。

    屋外天空已經暗了下來,夜里的冷風呼嘯而過,帶著透骨的冷意。

    顧長夜本想要直接回正院,可腳步一邁出門,便不自覺的向地牢走去。

    看見他的身影把守在地牢門口的侍衛有些驚訝。

    顧長夜并未理會那二人,徑直向下走去。

    地牢中只點燃了一個燭燈,不足以照亮整個地牢。

    花枝瑟縮在陰暗中,靠著墻角合眼睡去。

    雖然這里是地牢,這里關過刺客,關過賈文,關過江塵子,可花枝一想到這里是王府,心就比在天牢中要安穩了許多,靠著墻角就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夢中她回到所有噩夢的開端,她瑟縮在床下,聽著外面的慘叫,看著地面成河的血色,以及無數人的尸體,最后停在死不瞑目的母親頭顱前。

    身后的人提著刀,無數的涼意鉆進她的衣領之中。

    她聽到那人說,下一個就到你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和母親一樣,被人砍掉頭顱時,臉頰上忽然傳來一陣暖意。

    那股溫暖讓她生出想哭的沖動。

    那種感覺太過熟悉,讓她一瞬便認出那是顧長夜的手。

    還記得花神祭那夜,他的手也是這般溫暖,甚至比這還要溫柔,似乎將她視作一件上好的瓷器,生怕弄傷了她。

    花枝猛地睜開眼,落入視線中的果然是顧長夜俊美的臉。

    似乎沒料到她會醒過來,顧長夜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他來時心中滿是燥火,可一看到縮在角落中,十分可憐模樣的她,那股燥火便被瞬間熄滅。

    他忍不住走到花枝面前停下,伸手觸碰她的臉頰。

    可指尖觸到的是一片冰冷,那種冷意似是死人一般。

    死人。

    這二字在他腦中劃過,他的心立刻便亂了起來。

    他不許她死,她的喜歡若是真的,他便要讓她永遠留在自己身邊,就算此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她裝出來的,他也要她活著,活著受罪。

    她怎么可以死?

    就在他的心慌亂的時候,花枝倏地睜開了眼。

    顧長夜也只是驚訝了一瞬,很快便整理好神色,冷漠的收回手。

    “你......”他微張薄唇,冰冷的開口。

    可也只是吐出了一個字。

    花枝看著他,身體向前傾去,涼涼的唇瓣緊貼住他的唇,將他剩下的話音堵在口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