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2章 要她死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2章 要她死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打算砍斷花枝手腳的事情,李叢很快便知道了。

    回到王府書房后,他忍不住開口問道:“王爺說要砍斷花枝手腳的事,是當真的?”

    顧長夜一副冷漠的模樣,沒有理會他的問話。

    看他恢復了過去冷漠無情的模樣,李叢有些急了:“難道王爺到現在還不了解花枝嗎?這件事蹊蹺的地方的太多,分明是有人想要害她,王爺若真是這樣傷害花枝,或許才真的如了那歹人的心愿!”

    “她叫阿奴。”顧長夜突然淡淡開口,視線冰冷的看向他:“不要再提那個名字。”

    李叢頓了頓后,失望的冷笑一聲:“王爺說什么是真的喜歡她,說到底還是在意她是溫云歌的女兒,就因為如此,她不能出半點錯,錯了半點你就懷疑她,將她歸結為和溫云歌一樣的人!”

    隨著李叢的聲音,顧長夜幽幽的眸底隱隱滾動的怒火。

    他視線中的冷,狠狠地刺在李從身上,那種壓迫竟讓人有些窒息。

    “王爺若真是砍斷了花枝的手腳,一定會后悔的。”李叢握緊拳頭,按住心底本能的畏怕,冷聲說完轉身大步走出書房。

    門‘咣’的一聲合上。

    可顧長夜的怒氣卻未能隨著李叢的離開而平息。

    他的手落在書桌上,手背上因為用力隱忍而突起的青筋。

    他不知自己因何而憤怒,是因為李叢的質問,還是因為他平生以來第一次被逼入僵局。

    若不平息慕連的怒火,堵住悠悠眾口,同慕連站在一起的官員們。又怎會輕易放過花枝?

    而此時門外端著茶具,躲在角落里的長柳,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她匆忙跑回主院,看見無精打采小舞連忙跑上前。

    看見長柳蒼白的的臉和慌張的神情,小舞莫名生出不安,“怎么了?你怎么這幅表情?”

    “不,不好了。”長柳聲音顫抖的說道:“我剛才去書房,不小心聽到了王爺和李侍衛說的話......”

    小舞皺眉不解,“聽到什么了?”

    長柳吞咽下口水,“王爺,王爺說要砍斷阿奴的手腳。”

    “什么?!”小舞一驚,“為,為什么?王爺不相信阿奴是冤枉的?”

    長柳有些失措的搖頭,聲音哽咽的說道:“我不知道,我聽見李侍衛說花枝,我在王府里并沒有聽過這名字,但李侍衛說的話分明就是指阿奴,李侍衛還說什么王爺在意她是溫云歌的女兒,所以不相信她......小舞,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聽著長柳的話,小舞的腳下倏地一軟。

    她倒是聽見李叢叫幾次花枝這個名字,也猜到了或許這就是阿奴原來的名字,過去也聽說過一些阿奴父母的事情。

    卻沒想到,王爺和阿奴的父母竟有些淵源......

    “不行,我要想辦法讓阿奴離開王府。”小舞失神的喃喃道。

    長柳一聽,急忙抱住小舞的手臂,害怕她沖動行事,“若是那樣做,王爺一定會大發雷霆的,我們還是一起求求王爺吧!阿奴不可能殺人,而且王爺不是很喜歡阿奴嗎?或許他會心軟饒過阿奴!”

    “你見過王爺何時反悔過自己做好的決定?”小舞定定的看著長柳,沉聲反問。

    長柳一怔,最后也沒能回答她的話。

    顧長夜做好的決定,從來沒有反悔過,他向來殺伐果決,無一例外。

    小舞狠狠推開長柳阻攔的手,堅定地說道:“你害怕就不要管,我一個人去救阿奴,我知道她沒有殺人,她曾救過我,我自然不能見死不救!”

    說著她轉身就要向外走去。

    長柳看著她的背影怔了怔,最后急忙跑過去再一次攔住她,“不行!”

    小舞有些惱火的大吼:“讓開!”

    長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不是要攔著你去救她,和阿奴相處這么長時間,我能不知道她是什么樣的人嗎?只是你想救她也不能大白天去啊,等入了夜再去也不遲。”

    小舞心里是焦急的,她生怕自己晚去一會兒,阿奴就被顧長夜砍了手腳。

    可長柳說的也很有道理,大白天跑去救人實在不明智。

    半晌,她看著長柳緩緩點了點頭,決定做好計劃,入了夜再去地牢救人......

    窗外的天空有些陰沉,寒風比往日還要冷冽,似乎在昭示著有一場大雪即將來臨。

    沈憐擺弄著新買回來幾樣首飾,鼻尖哼著愉悅的音調。

    一想到花枝那個賤人此刻被關在地牢中受苦,她的心情就大好。

    片刻后,一只灰色的鴿子突然從半敞開的窗戶飛了進來。

    看見那只眼熟的鴿子,沈憐已經不再像最初那般吃驚,十分淡然的走過去,取下鴿子腳上的紙條。

    恰好子俏走進來,看見那只鴿子她有些驚慌,連忙回身將門窗關了上。

    沈憐感覺到她的動作,頭也沒抬的冷笑一聲,“怕什么?”

    子俏慌張的說道:“小姐,若是被王爺看到可就不好了?”

    “他都多久沒來看過我了,又怎么會發現。”沈憐淡漠的說道,眼底卻閃過失落。

    顧長夜滿心滿眼的都是那個賤人,還哪有她的位置。

    子俏咬住下唇,猶豫了一下后忍不住開口說道:“小姐,我聽守在地牢的一個侍衛說,王爺昨夜去地牢看她了,一直到天亮才出來,看那樣他們在地牢里......”

    “夠了!!”沈憐憤怒的吼了一聲,眼角又漫上可怖的猩紅。

    她將手中的紙條兇狠地攥成一團,“為什么?她都那副樣子了,他還惦記著她!!”

    “小姐,您別生氣,估摸著過不了幾日,王爺就不會理他了,倒是小姐再去王爺身邊展現溫柔體貼,王爺一定能知道小姐的好的。”子俏連忙安撫著沈憐的怒火。

    可沈憐卻是冷哼一聲,“就怕是他動手看了那個賤人的手腳,他也會天天跑到她那里吧......”

    子俏有些不解。

    沈憐并沒有將夏禾告訴她的事情向子俏解釋,而是轉身從上鎖的抽屜中拿出藥格羅交給花枝的信號筒,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

    “只是讓她殘廢太便宜她了,我要讓她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