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3章 逃出去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3章 逃出去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入夜,王府內除了幾個守夜的下人,其余人都已歇下。

    花枝抱著自己瑟縮在角落里,可卻依然不能讓自己感到半點暖意。

    寂靜的地牢里能聽到外面呼嘯的風聲,在地牢中聽起來就好像一個女人的凄哭聲。

    是下雪了嗎?

    她暗想著,緩緩垂下眼眸。

    本以為這個冬天會和以往不一樣,可沒想到最后,她還是一個人守著冰冷的夜。

    忽然一個凌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最后停在牢門前。

    花枝抬起頭看去,發現是小舞,她有些詫異,“小舞姐姐?”

    小舞緊蹙著眉頭,額頭上布著幾滴慌亂的汗水,手拿著一串鑰匙,手忙腳亂的開著牢門,“阿奴,你現在就走!離開這里!走的越遠越好!”

    看著她慌亂的樣子,花枝扶著墻面站起露出疑惑,“發生什么事情了?小舞姐姐,我不能走。”

    ‘咔啦’一聲,牢門的鎖頭被打了開,小舞咬著牙焦急的說道:“你必須離開這里,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小舞姐姐你在說什么?什么來不及?還有你是怎么進來的?若是被王爺發現,他一定會罰你的。”看著小舞眼底隱隱閃爍的淚光,花枝隱隱意識到一定是發生什么事情了。

    小舞直接大步走向她,拉著她就要往外走,“我偷拿了一些曼陀羅的種子,給外面的守著的侍衛喝下去了,他們現在睡得很熟,但是我怕會被其他人發現,所以你現在必須馬上走!”

    花枝被她拉著向外走了幾步,眼看要邁出牢門時,她倏地停下腳步,拉住慌亂的小舞認真地問道:“小舞姐姐,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王爺好不容易將我從天牢中帶出來,我不能這樣離開......”

    “你必須離開!”小舞厲聲打斷她,聲音里已是掩不住的哽咽,“阿奴......或許我之前說的是錯的,你不該討好王爺,王爺是薄情之人,他又怎么會護著你呢......”

    小舞后面的話像是在對花枝說,又像是在喃喃自語。

    花枝看著她,半晌勾起一個笑,想讓她安心,“小舞姐姐,我相信王爺,皇上能免去我的死罪,一定是王爺去請求皇上了,所以王爺一定不會傷害我的。”、

    小舞看著她蒼白的臉上勾起的笑容,不忍的咬緊牙關,最后沉聲開口,“王爺說要砍斷你的手腳,以此向慕連賠禮。”

    她的話音落下,花枝一瞬便怔住。

    “王爺根本不相信你!阿奴別再傻了,當初我也有不對,以為你能博得王爺的寵愛,王爺定能護著你,可是從一開始我們就知道王爺是冷漠薄情之人,所以你不能再繼續留在這里了,否則明日王爺就可能來砍斷你的手腳。”

    小舞焦急的勸說完,花枝卻又一次勾起笑,只是這一次笑的有些勉強,“這肯定有什么誤會,若王爺不信我,我可以想辦法同王爺解釋清楚......”

    “解釋?!你怎么解釋!!”小舞有些惱火的吼道:“你現在已經解釋不清了,而且就算你解釋了,王爺可能也不會信你的!”

    花枝怔怔地看著她,嘴唇微顫著問道:“為什么?”

    小舞深吸一口氣,“花枝。”

    聽到小舞口中叫出這個名字,花枝有些詫異,“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曾聽到李侍衛這樣叫過你,而你的母親是叫溫云歌吧?”

    花枝的心咯噔一聲。

    她不明白小舞為何要提起她母親,但這讓她心底很是不安。

    小舞抓住她的肩膀,沉聲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王爺和你母親到底有什么淵源,但是王爺不相信你,和你的母親一定有關系!”

    花枝失神的搖頭,“這,這和我母親有什么關系?”

    “今日長柳親耳聽見李侍衛和王爺的談話!因為你是溫云歌的女兒,所以他不信你的清白!阿奴,快離開這里吧,再不走就真的逃不掉了!”

    小舞往后的聲音,花枝都沒能再聽進去。

    顧長夜認識她的母親?可他為何從來沒有說起過?

    這讓花枝想起顧長夜似是對他有隱瞞的事情,她心底越發的不安......

    顧長夜坐在書桌前,看著桌上跳動的燭火,眼眸幽深不可測。

    他不肯回房休息,因為他知道就算回去躺下了,也無法入睡。

    沒有花枝,他一閉眼便是噩夢連連。

    過去他習慣那樣的夜晚,可如今他又習慣了花枝躺在自己身側的感覺,再重新回到過去便覺得有些難熬了。

    他抬手用指尖拂過自己左手的大拇指,忽地想起那次給陳羽治療時,花枝曾說過這里的穴位可以緩解失眠頭痛,他便下意識的按了兩下。

    可卻沒有半點用處。

    明明上一次她輕輕按了兩下,他便覺得困意襲來。

    只用了一瞬他便明白,不是這個穴位好用,而是因為是她才好用。

    她才是那味良藥。

    顧長夜倏地站起身,大步向門口走去。

    他想見花枝,現在就想見,一刻都不想耽擱。

    可一拉開門,他的腳步便被門口的人擋了住。

    “小叔叔。”沈憐眼底含著淚光,柔情的望著他。

    看見沈憐,顧長夜的眉頭微皺了一下,“憐兒?這么晚了怎么還不休息?”

    沈憐望著他,半晌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小叔叔現在很討厭憐兒?覺得憐兒是個心機深重的女子,所以連看一眼都覺得厭煩?”

    她的神情太過委屈,垂著頭一副做錯了事情的小孩的模樣。

    顧長夜有些心軟下來,片刻后緩和了冰冷語氣,“沒有,你多想了。”

    “我知道我的感情讓你覺得不齒,可我現在已經不強求你也喜歡我了,甚至只要你幸福,我愿意退后一步,放棄仇恨,讓你和花枝在一起。”沈憐柔聲說道。

    聽到她說起放下仇恨,顧長夜的心驀地一揪。

    “憐兒......”

    沈憐輕聲道:“只要她安分守己,我愿意退出,但是小叔叔能不能不要不理我,這幾日小叔叔對我很冷漠,我感覺自己痛苦地快要死了。”

    聽著她的話,顧長夜這才注意到她似乎是瘦了一些,看來這幾日她確實過得不好。

    可他不知該怎么回應,一陣沉默。

    一陣寂靜中,不遠處忽地從低處向天空升起一道光亮,最后在沉沉的夜空中,‘轟隆’一聲炸開成花火。

    顧長夜一驚,向夜空看去,發現那個方向似乎是地牢。

    下一瞬便聽到有人大喊起來。

    “有刺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