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4章 騷亂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4章 騷亂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因為那一個扎眼的花火,王府里掀起一陣騷亂。

    顧長夜已經顧不上沈憐,聽到有刺客,那個方向還是地牢,他的心緊緊地揪住,急忙抬腳向地牢的方向跑去。

    半路上李叢跳了出來。

    看見李叢,顧長夜沉聲問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地牢那邊不知道是誰放的信號筒,緊接著就有一幫黑衣人跳了進來。”李叢答道。

    聽他說完,顧長夜的臉色更加陰沉。

    他在心中已經閃過幾個猜測,有可能是夏禾的人,也有可能是慕連依然想要花枝的命,所以派來了人。

    可如果是他們兩個人搞的鬼,隨時沖進來都可以,為何要放信號筒?

    帶著疑惑,顧長夜跑到底牢門前,剛好看見幾個黑衣人拉著花枝和小舞從地牢下面跑上來。

    花枝也正不明所以。

    她正和小舞說著話的時候,地牢外面便傳來一聲炸響,不稍片刻便有黑衣人闖進地牢內拉著她,說要帶她走。

    不得她的拒絕,黑衣人便拉著她向地牢外面跑。

    一出來,她便看見了顧長夜。

    視線落在顧長夜身上,花枝想起剛才小舞的說的那些話,心下驀地一痛。

    她和他之間,到底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顧長夜冰冷的視線落在黑衣人拉著花枝的手上,瞬間眸子里多了幾分殺氣。

    “放開她。”

    那聲音冷的人發抖,花枝知道他現在一定很生氣,下意識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跑到顧長夜身邊,奈何打頭的黑衣人緊緊地抓著她手,不肯放開。

    “別擔心,我們會帶你離開。”黑衣人沉聲說道。

    花枝不解,不明白這些黑衣人是誰,也不明白他們為何要帶自己離開。

    不等她開口問,顧長夜已經冷聲開口:“你們是什么人?”

    黑衣人冷笑一聲,“我們是奉命來救人的。”

    救人?

    顧長夜眉頭皺的更緊,心下猜測著什么人會來救花枝。

    很快他心里便有了一個猜測,只是這個猜測一出,他心頭的煩躁又漲了幾分。

    黑衣人抽出一旁侍衛的刀,刀尖指向黑衣人,“這幾個人,一個都不準放炮。”

    不知何時李叢身后已經站了許多暗衛,顧長夜的聲音落下,暗衛便瞬間向黑衣人沖去。

    黑衣人只有其人,而暗衛卻有十幾個,暗衛的身手花枝是見過的,便覺得暗衛無疑會贏。

    本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勝仗,可花枝還是看見顧長夜提著手中的刀,一步一步向她的方向走來。

    他一身陰冷的戾氣,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她。

    一時之間,花枝覺得自己有些分不清他眼底的情緒是愛是恨。

    顧長夜的刀猛地抬起向拉著花枝的那名黑衣人砍去,速度之快讓那人反應不過來,為了躲開這一擊,黑衣人下意識的松開了手。

    剛擺脫黑衣人的鉗制,花枝便感覺自己的另一只手又被人牽起。

    顧長夜用力一扯便將她扯進自己的懷中。

    “他們是你叫來的?”顧長夜冰冷的看著她,質問道。

    花枝看著他冰冷的表情,瞬間紅了眼眶,搖頭正想要解釋,從一旁橫劈過來一道冷光。

    她的心害怕的提了起來,生怕那一刀上到顧長夜。

    好在顧長夜反應很快,攬住她的腰向旁邊一轉,便躲過黑衣人看過來的一刀。

    花枝不知道那幫人為什么要救自己,但眼下這場紛爭,就是因為要救她而起。

    她害怕顧長夜受傷,想停止這一切,轉頭對那名黑衣人焦急地喊道:“住手!!我不會和你們走的,我不用你們救我!”

    可那名黑衣人像是沒聽到般,繼續提刀向顧長夜攻去。

    顧長夜并未將那人放在眼中,神情淡漠用刀當著迅猛的攻擊,一邊對花枝說道:“別忘了你的身份,沒有我的允許你別想從我手中逃走。”

    花枝怔怔地看著他。

    好像一瞬間,他們的關系又回到了從前。

    之前的所有甜蜜、愛戀、溫柔都不過是她的一場夢,她還是那個被他緊緊攥在掌心中卑微低賤的奴隸。

    花枝很努力的忍著酸楚,可是心底卻疼的她窒息。

    “所以,你并不相信我......是嗎?”

    她小心翼翼的問著,心底還是期盼著他能說出她想聽到的答案。

    可顧長夜十分輕蔑的瞥了她一眼,“罪證確鑿,你讓我信你?憑什么?”

    花枝覺得嘴里一陣發苦,苦的她很想大哭。

    她以為這么長時間的相守,顧長夜一定是了解她的,可到底還是她想得太多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了解她這個人。

    又或許他了解的不過是他自以為認識的那個人。

    “你認識我的母親?你和她是什么關系?”

    花枝倏然開口問道,她想弄清楚心底的疑惑,她想知道為何顧長夜將她從鬼市帶回王府,卻又一直討厭她,想知道她在他眼中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聽到她的問題,顧長夜的身體倏地一僵,轉頭詫異地看著她。

    花枝看著他眼底詫異,便確定了他一直在隱瞞的事情一定與她的母親有關。

    眾人打的混亂,誰都沒有注意到一旁的陰影里有一個身影緩慢地移動著。

    瞧準了花枝和顧長夜二人失神的瞬間,那個身影緊握著匕首瞬間沖了出來。

    那匕首直直的對著花枝。

    顧長夜回過神時,匕首已經到了身旁,來不及用刀擋,他緊緊抱著花枝一轉身,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刺過來的匕首。

    只是這個動作,他甚至來不及思考,完全是身體本能做出來的。

    匕首狠狠地刺進他的腰間,花枝甚至聽見了匕首刺穿他皮肉的聲音。

    她的心像撕裂一般的痛,失控的哭喊道:“顧長夜!”

    即便身后是劇痛,可顧長夜臉上的神情依然是冰冷的,他只是看著她,并沒有對她的喊聲做回應,片刻后他猛地轉身抬腳將身后的人兇狠地踹開。

    花枝定睛看去,才發現躺在地上握著匕首陰笑的人,正是在王府里養病的余大娘。

    “哈哈哈!去死吧!你們都去死吧!弄死了我兒子,還弄死了我的男人,你們都應該去陰曹地府陪他們!”

    余大娘瘋狂的大笑著,此刻面目猙獰,已沒有半點老弱的模樣。

    花枝的視線落在顧長夜的腰后。

    他身上的長衫已經被血色洇透,花枝慌張的用手壓住他的傷口,失神的說道:“沒關系的,我幫你止血,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我絕對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可顧長夜感剛剛還站的挺拔的身姿,微晃了一下便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