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7章 誤會加深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7章 誤會加深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李叢有些驚訝,沒想到顧長夜竟然知道自己的中毒的事情。

    不過里歐倉也很快明白過來,其實從一開始被匕首刺中,顧長夜便意識到了那匕首上面有毒。

    李叢嘆氣,“是,王爺。”

    顧長夜倒沒有因為陳念無法解開他身上的毒,而露出半點慌張或焦急的模樣。

    “那個余大娘審過了?”

    李叢點頭,神色變得更加難看,“她不肯回答咬了舌頭,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卻不能說話了,而且她不識字,也沒辦法寫,從她身上問不出來話了。”

    顧長夜冷冷的哼了一聲,“既然問不出來,留著也沒用了,處理掉吧。”

    李叢猶豫的看向他。

    顧長夜抬眸看向他,“怎么?你覺得我該留她一命?”

    李叢搖頭。

    他只是覺得眼前的顧長夜,已經回到從前殺伐果決,手段殘忍的模樣,甚至變得比從前更加冰冷。

    這樣的顧長夜無情又可怕。

    他暗暗的摸了摸揣在懷中的東西,不知該不該拿出來。

    眼下這樣的狀況,若是拿出來,或許會讓顧長夜生出很多不必要的誤會,最后李叢還是決定暫時不要拿出來。

    他正準備轉身離開時,門被推了開。

    沈憐站在門口,看見坐起的顧長夜怔楞一下,緊接著歡喜的跑過去,一把撲進顧長夜的懷中。

    “你終于醒了。”她緊緊的圈著顧長夜的脖頸,放聲大哭起來。

    被她抱著顧長夜有些不自在,本想推開她,奈何沈憐哭的太傷心,顧長夜抬起的手又緩緩放下。

    “憐兒......我沒事。”

    聽到顧長夜的聲音,沈憐抬起頭,紅著眼眶看著他,“什么沒事?你知不知道那日你流了好多血,臉色蒼白的嚇人,真的要嚇死我了,若是你真的有什么事情,我該怎么辦?”

    看向沈憐的時候,顧長夜冰冷的眸子才緩和些許。

    他的視線在沈憐臉頰上的淚痕滑過,輕聲說道:“若是我有什么事情,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沈憐板起臉,眼淚卻落得更兇,“呸呸,你才不會有什么事情,我不許你有事!”

    顧長夜輕笑一聲,最后不動聲色拿開沈憐圈著他脖頸的手臂,“我現在沒事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憐兒你先回去吧。”

    沈憐的身子微頓。

    她猜到顧長夜要處理什么事情,視線微微一動落在一旁的李從身上。

    “小叔叔是要處理那日黑衣人的事情嗎?李侍衛昨日不是發現了什么東西?”

    沈憐裝著天真的模樣看著李叢問道,眼底卻閃過一瞬的得意。

    聽到她的話,顧長夜恢復冷色看向李叢,“什么東西?”

    李叢的眉頭擰起來。

    他看向沈憐,心下有些不舒服。

    他昨日發現的那東西,沈憐怎么會知道?而且她為什么這么著急讓他拿出來?她知道那東西有什么用?

    李叢狐疑的看著沈憐,見他一直未答話,顧長夜再次出聲,“李叢。”

    “王爺......是這個。”李叢只好從懷中把那東西拿出,呈給顧長夜。

    顧長夜接過,仔細打量著手中的那玩意。

    是常見的用火藥制作的信號筒,只是信號筒的最底部印著一只狼圖騰。

    看見這個圖騰,這個信號筒是從哪里來的就再明顯不過了。

    “在哪里發現的?”顧長夜的聲音變得更加陰冷。

    李叢皺著眉頭,心下有些不安,躊躇著不肯回答。

    顧長夜看向他,“你以為你不說,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叢沉沉吐出一口氣,“在,在地牢的門口。”

    一旁的一只不言的沈憐突然捂住嘴巴,驚叫了一聲,“這個,這個東西我見過!”

    顧長夜蹙眉看向她,“你見過?”

    沈憐蹙眉回憶著,“就是上一次那個赫然人到王府門口,將這個東西交給了花枝。”

    顧長夜并沒有再問下去,只是眸底幽暗的嚇人。

    “這是什么?”沈憐裝著一無所知的模樣問道。

    顧長夜低頭看著那個信號筒,沉聲說道:“信號筒。”

    沈憐一副震驚的神情,“那日天空的煙花就是這個東西?那些黑衣人也是因為這個闖進王府的,那......”

    她頓了頓用更加夸張的語氣說道:“那這個信號筒是花枝放的?!”

    “不可能!”李叢皺眉打斷沈憐的聲音,“花枝不會放那個信號筒的,我了解她,她并不想離開王府,怎么會叫人來救她?”

    沈憐在心底暗罵了一句李叢,面色上卻沒有顯現出來,而是淡淡的說道:“李侍衛怎么知道她不想讓別人來救,據我所知,那日地牢門口的守衛都是小舞用藥迷暈的,為的就是救花枝出去,而且還將王爺要斷花枝手腳的事都說了,花枝聽到那些會害怕,叫人來救她也是人之常情。”

    聽到沈憐的話,顧長夜沉聲問道:“守衛是小舞迷暈的?”

    李叢用力咬了咬牙,最后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顧長夜握著信號筒的手緊了緊。

    沈憐瞥見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唇角暗暗的勾起。

    真是老天都在幫她,那日小舞竟然跑去想要救花枝,這樣一來顧長夜一定誤會是她們二人放的信號,想要逃離王府。

    “憐兒,你先回去吧。”顧長夜幽幽說道。

    沈憐并沒有多說什么,她來不過就是想加深顧長夜對花枝的誤會,眼下目的達到了,自然是要離開的。

    她點頭后起身走了出去。

    屋內再一次只剩顧長夜與李叢二人。

    看著顧長夜難看的臉色,李叢猜出他在想什么,連忙開口說道:“王爺,花枝不可能勾結赫然人,讓他們來救自己的,您還不了解花枝嗎?即便知道了您要斷她手腳,她也不動想要離開您的心思......”

    “我不了解她。”

    顧長夜淡淡打斷他的話,原本嘶啞的嗓音,此刻變得更加陰沉。

    他緩緩抬眸,眸底沒有喜怒,偏偏壓得人窒息。

    “我以為我很了解她,可到頭來,我發現很多事情我都想不明白,她說她不會對我說謊,可她說了,她說她不會離開,那日她不還是和那幫人走了。”

    李叢焦急,“王爺,那日明明是那幫人......”

    顧長夜再次打斷他。

    “你既然那么信她,又為何要對我隱瞞這個信號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