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何必跟傻子計較?_只想當文豪怎么破?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何必跟傻子計較?

    那對夫妻出了點事兒。

    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自相殘殺,沒有撐過去。

    唯一的孩子拿著所有的家產來到了親戚家,過上了沒有任何限制的生活。

    有些親戚還想要騙錢。

    可是十幾歲的孩子,有那么好騙嗎?

    于是偷雞不成反蝕了把米。

    除此之外,還要接受人鄙夷的目光。

    當我知道這些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年。

    而我知道的原因,是因為有人把那孩子送到了我的面前。

    “坂助怎么說都是他親哥哥,該管的管,該教的教,別耽誤了人一生。”

    說完這句話后,送人過來的人就如同丟下了燙火山芋一般,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此地。

    坂助是個小傻子,沒什么脾氣。甚至意識不到這對他來說代表著什么,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

    至于我,我已經氣炸了。

    那對夫妻死了也就罷了,為什么還要留下一個孩子給我養?

    什么,坂助才是監護人。他快要三十歲了,管一管弟弟也無妨。

    可是誰都知道這孩子精神狀況不太好,怎么管弟弟?

    以后的事情,還不是得落到我身上來。

    不過說什么管一管教一教,我也沒那么做。

    原因很簡單,我對這個小家伙無感。

    除了提供相應的衣食住行之外,再無其他。

    至于什么奢侈品什么的,這小家伙不是自己有錢嗎?自己買就是了。

    我又不是他的親媽,甚至連養母都算不上。

    允許他在這里居住,并且給他提供一日三餐,已經算得上是大方了。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小家伙對我也不太親。

    見面了也只是點點頭,連說幾句話都欠奉。

    我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真的。

    大家互不干涉,各過各的多好。

    只是我萬萬沒有想到,從一開始就沒有接受過正確教導的孩子在有了錢后,玩的會這么歡。

    那些紈绔行為全來一遍不說,還沾染了一點不好的東西。

    也不知道是主動還是故意的,反正就是沾染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瘦了一大圈。

    我本來還以為他沒有吃好睡好,然而看到這小家伙越來越瘦的時候,終于清醒了起來。

    于是立刻打電話通知了警局,讓人把人給帶出去檢測一番。

    如果沒有事,自然是萬事大吉。

    如果有了點事兒,那恐怕就不太妙了。

    事實證明,還真有點事兒。

    就是人們想的那樣,那種很漂亮的花制作出來的東西,讓人身處于夢幻之中。

    我讓人把人給帶走了,什么時候戒掉了什么時候就回來。如果敢再犯,再送進去。

    至于心疼什么的,一點都沒有。

    這又不是我的崽,我心疼什么?

    不過一點社會道德責任感還是有的,不然也不會主動送進官方開設的哦某某所。

    怎么說呢?這樣的行為讓我不解。

    生活貧困的人家也知道靠雙手致富,努力上進,擺脫現在的生活。

    可是有那么多遺產的小家伙,怎么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呢?

    我嘆了一口氣,也沒有多想。

    還是那句話,不是我的孩子,我不操心。

    有時候雖然會多嘴提醒兩句,不過這孩子既然不聽,那也不關我的事了。

    一段時間后,小家伙出來了。

    雖然仍然瘦得皮包骨頭,精神不濟。可是看樣子已經戒掉了那玩意兒,估計不會再范。

    我視若平常的把人接了回來,卻警告了坂助身邊的人。無論什么時候都要暗自防備,千萬不要讓坂助也沾上了那東西。如果是坂助的弟弟故意讓哥哥染上那東西,那就更不行了。

    干什么?都別這么看著我。

    這年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或許是因為我的防備措施有了效果,也或許是因為那孩子的本性不壞。

    坂助這些年來一直好好的,沒有什么大毛病。

    至于那小家伙,也慢慢恢復了身心健康,走上了工作崗位。

    這個時候,我終于松了一口氣。

    迫不及待的讓人搬了出去,讓人自己生活。

    “你已經成年了,不再需要監護人。所以也不必留在這里了,對不對?”

    小家伙有些生氣,甚至捏起了拳頭。那副扭曲的表情,雖然猙獰的可怕,卻沒能讓我的表情有任何變化。

    “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永遠都比不上哥哥?”

    我在聽到這樣的話后,看了他一眼。

    雖然什么都沒說,可是卻說出了答案。

    你怎么能和你哥哥比?

    他乖巧聽話不闖禍,還有極富天賦的才華。

    而你又有什么?

    說穿了就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亮點。

    小家伙氣的喪失了理智,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我告訴你,我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漫不經心的撇了撇嘴,說:“正好。”

    可不就是正好嗎?

    有一個□□在坂助的身邊,我做夢都不安穩。

    此后的很多年,我都沒有和那小家伙有什么交集。

    偶爾聽到了一些消息,也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坂助死了。

    沒有什么陰謀,沒有什么詭計,而是正常的生老病死。

    畢竟這個時候,坂助已經五十多歲了。

    這個時候的他可是國民大畫家,隨隨便便的一幅畫作都能被人追捧。還有人仔細的分析和研究,找出畫作之中隱藏的消息。

    或許在一些人的眼里,坂助已經不是人,而是神。

    在這樣的時代,五十多歲的壽命有些短。是真的有些短,并不是說笑。

    可是這就是事實,誰也無法反駁。

    我親自送走了安詳的坂助,帶著他前往了黃泉的入口。

    一路上,已經沒有病痛折磨的他精神奕奕,感覺良好。

    沒錯,坂助得了病,一種治不好的病。

    至少以現在的醫療水平,無法治愈。

    我本可以推薦他和魔女交易,以靈魂換取健康。

    不過我到底沒有這么做,任憑他生老病死。

    畢竟誰都知道,有靈魂比沒有靈魂強。

    至于以我的靈魂代價換他健康……

    抱歉,我還沒有這般偉大。

    為了我自己,我都不愿意放棄自己的靈魂,更何況是其他人。

    舉辦葬禮的那一天,很多人都來了。

    畢竟坂助也是名人,雖然精神狀況有些不太正常,可是繪畫的技術卻是一等一。

    所以,來的人不少,成分也雜。

    小家伙就混跡于其中,還找到了我。

    “看在你養過我一些年的份上,我給你養老。”

    我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不必了,我不需要誰給我養老。”

    小家伙氣得臉上的皺紋更多了,差一點拂袖而去。

    除了消耗之外,其他人也找了我。

    因為坂助的遺產,全部歸屬于我。

    這是立下了遺囑,有各種各樣的錄像為證,不容反駁的真實。

    至于他的弟弟,什么也沒有分到。

    這種厚此彼薄的行為,讓某些人有些意見。

    不過更多的卻毫不在意,仿佛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大概是因為他們也知道以前發生的事情,明白坂助的心理感受。

    父母為了弟弟拋棄哥哥,做哥哥的怎么也不會高興吧!

    而且養母養了哥哥這么多年,還幫忙養了弟弟好幾年。以所有的遺產報答,也不算過分。

    坂助的遺產,除了大批的現金之外,就是一幅幅他親自繪畫的畫。

    這些東西看著不起眼,其實比現金珍貴多了,還很有收藏價值。

    這不,有些人就想購買一批,放回家里收藏。

    我嘆了一口氣,沒有答應。

    至少在我忘記坂助之前,我是不會答應的。

    眾人看了看,并不勉強,退避開去。

    此后的每一年,小家伙都會過來。

    每次都說要給我養老,讓我過上幸福自在的生活。

    我聽了幾次之后,有些不耐煩了。

    “我有錢有權有勢,我怕什么無法養老?”

    最重要是我看著外表了,其實本質并不老。

    只是為了防止被人發現些端倪,這才讓外表逐漸老去。

    聽到我那一句氣話的小家伙沉默了下來,以后雖然每隔時間都過來和我見一面,卻不再說要什么給我養老的事情。

    他似乎很忙的樣子,一年到頭也和我見不了幾面。

    不過他的妻兒孫子卻不同,每隔幾天都會過來一次,還有常住的。

    也不知道小家伙到底說了啥,他的妻子居然認為我是她婆婆。還有他的孩子,居然叫我祖母。下一輩的就更過分了,一個個喊我□□母。

    知道嗎?當我聽到這樣的稱呼的時候,差點笑噴。

    我回憶了一下我以前的行為,我和那孩子的關系就這么好嗎?

    事實上,根本沒有好不好。

    我還把人給送進了戒x所,受盡了折磨。

    事實上,我不太明白小家伙這么做的目的,也不想明白。

    所以該怎樣就怎樣,絕不含糊。

    只是恐怕小家伙怎么也想不到,他不是給我養了老,而是我給他養了老。

    是的,我擺著一副老態龍鐘的面孔,又送走了小家伙。

    話又說回來,這小家伙居然給我留了一部分遺產。我再一次回憶自己的所作所為,真的沒有干什么讓人感動的事情嗎?為什么這小子對她這么好?

    當年,她不過是供人吃,供人喝,還把人送進了學校受教育而已。

    再多的,也沒有了呀!

    小家伙時候沒多久,我也開始假死脫身。

    坂助的畫,全都捐給了國家。

    至于手里的錢財,一部分當做遺產給了小家伙的親人,算是這些年他們陪伴我的報酬。

    陪伴的越久,越讓我欣喜的人,遺產就越多。

    至于大部分的遺產,自然是轉移到了新的賬戶,仍然為我所有。

    只是這一次,我不再和這一家人有任何交集。

    ******

    山下紀真把今天的章節看了好幾遍,問:“那個什么小家伙之所以對文中的我這么好,是不是因為文中的我并沒有覬覦他父母給他留下的遺產。不對,這些遺產好像就來自于主角。在外人眼中,這是主角給的封口費。即使那對夫妻死了,她也沒有拿回來。”

    黑川加奈笑著點了點頭,說:“沒錯,就是如此。他以前遇到的那些親戚,可提供不了主角給他的生活待遇。而且明里暗里都是借錢要錢,有點貪心。俗話說的好,有對比就有傷害。和其他人相比,主角這樣的態度真的好,可不就是讓他感觸頗深嘛!”

    山下紀真笑道:“我還以為他會和他哥哥反目成仇。”

    黑川加奈說:“在那個小家伙眼里,他哥哥就是個傻子。他一個正常人,為什么要和一個傻子計較?而且多照顧照顧傻子,這不是正常的嗎?”

    山下紀真恍然大悟,說:“原來如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