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八原_綠之王比水流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八原

    經過這些年的經營,Jungle如今在橫濱有著不小的影響力,無論是官方政府、武裝偵探社還是港口黑手黨都和它有著些許聯系。

    雖然jungle的實體公司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只是掩體,但是大家都十分默契地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或者是說,jungle以網絡的形式存在正合了上層官老爺們的心思,沒有實體,也就不會有太大的勢力,日后若是翻臉,他們拿捏起來也比較容易。

    但是,事實當真如此嗎?

    公安出生的安室透對此表示懷疑。

    Jungle屬于黑衣組織當中的亞賽拉——真名為太宰治的男人,這是他所得知的信息。

    那個男人加入黑衣組織的時間比安室透稍早一些,而且和從底層一步一步爬上來的他們不同,太宰治經由組織內部元老級的人物皮斯克介紹,再加上他所提供的全套程序,很快就得到了組織的重用。

    jungle因為太宰治的關系在黑衣組織處過了明路,它能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有一部分的功勞都可以歸結給黑衣組織的幫助。

    至于太宰治這個人……波本不好評價。

    你說他天天摸魚組織分配的任務不好好干,小的任務交給他就是被拋棄的命,只有偶爾來了興致太宰治才會好好完成。

    但是不提防他又不行,冷不丁的一插手讓FBI公安CIA都損失慘重。

    組織里有不少人覺得亞賽拉讓他們體會了一把伺候keter級貓主子的感覺,心情好了搖搖尾巴,心情不好了撓你一下,你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過這話沒人敢傳到太宰治耳朵里。

    最近那位傳奇人物又搶了別人的任務跑去Scepter4當臥底,貝爾蒙德和波本閑聊的時候都猜太宰治能在Scepter4玩多久。

    作為太宰治在情報道路上的指引人,人高藝膽大的貝爾蒙德甚至還開了不記名賭局,就賭Scepter4在多長時間之后會讓亞賽拉失去興趣。

    而在黑衣組織眼中迷霧重重的男人在伏見猿比古眼中非常可惡,比不好好寫報告書的道明寺安迪還要可惡。

    太宰治那副整天笑吟吟卻對什么事情都漫不經心的模樣讓伏見猿比古一看就會想起那個男人——給他童年帶來諸多陰影的生父伏見仁希。

    但是介于是塑料同僚,而且對方工作也有好好完成,以是伏見猿比古一向是繞著太宰治走的。

    “伏見君的工作完成的真不錯。”

    “您客氣了,室長,”伏見猿比古一如既往地提不起精神,“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走了。”

    “伏見君還記得我們Scepter4的名字嗎?”

    “哈?”伏見猿比古不明所以,“這種事情當然清楚啊,東京法務局戶籍科第四分室。”

    “現在有一位很令人重視的外國人以正常方式入境了,伏見君覺得作為本土部門我們應該怎么做?”

    宗像禮司的臉上掛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國外的強大異能者……那是那什么不存在的部門的事情吧。”

    異能特務科,一個表面上不存在的部門,但是在Scepter4不算是秘密——畢竟業務有重疊部分。

    保爾魏爾倫,歐洲諜報員,超越者之一,本次接受了本部任務之后似乎出于考量,決定光明正大地進入遠東之地。

    “他的目的不知道,能力不知道,就知道長相有什么用,天天派人監視嗎?”

    “堪比王的超越者……難道室長您要親自去監視嗎,真是敬職敬業的好公務員啊。”

    加班加點的伏見猿比古聽說又多了事情之后很暴躁。

    也不知道審訊湊氏兄弟的是哪個廢物,關于那些墮落淪為□□的羽張氏族的消息什么都沒審出來。

    瓦解舊部勢力進行改革又是Scepter4勢在必行的行動,不然不僅宗像禮司處處受限,伏見猿比古也體會了一把打棉花的憋屈感。

    “太宰不需要分到點任務嗎,我覺得那家伙很閑。”伏見猿比古沉著臉想起來塑料同僚奇奇怪怪的出沒地點。

    身為情報科的人總是往庶務科跑,美名其曰觀看楠原剛的訓練,自己也增長一些見識……湊什么熱鬧吃什么蕎麥面啊,情報科繁重的工作都壓不垮他嗎?!

    “太宰君的話還不著急,他有其他的用途,”宗像禮司微微一笑,“能者多勞,入境者的日常監視也拜托伏見君了。”

    在他還沒有徹底掌控Scepter4之前,太宰治是不會誠心誠意地為他所用——沒有達到綠王要求還想用綠王氏族簡直就是在做夢,如果強行布置任務,說不定還會使絆子。

    既然如此,還不如暫時先擱置一會,等時機恰當的時候再使用這張來自綠組的牌。

    說起來,前段時間出現在Scepter4屯所的動物們倒是的確讓宗像禮司看到了綠之王為了交流所做出的種種嘗試,海陸空各種動物都出現了一遍,唯一有異能的那匹白馬還被關進看守所了。

    “前段時間你讓我找的螃蟹怎么不見了?”磐舟天雞只當那是比水流的突發奇想,就幫他從漁民那邊買回來了幾只。

    但是比水流也沒出過門,螃蟹去哪里了?

    “被宗像禮司的屬下吃了。”

    螃蟹一號沒到辦公室就敗退了。螃蟹二號被道明寺安迪發現后送進了廚房。

    螃蟹三號見到了宗像禮司一面,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本能打敗,試圖退離青王閣下三千里,途中被楠原剛發現,開開心心地送去庶務科和善條剛毅一起加餐了。

    “唔……就是你之前跟治說的那個問題吧,”磐舟天雞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也覺得比水流不是故意千里送螃蟹的,他不是那么無聊的人,“宗像禮司真的這么不討動物喜歡嗎?”

    “沒錯!沒錯!”琴坂大聲回答。

    “琴坂也抗議嗎,給你做炸雞好了,安慰一下你。”

    “磐先生!最好了!磐先生!最好了!”琴坂高興地飛起來。

    “阿爾圖爾,你知道魏爾倫此番來的目的嗎?”

    自從得知了魏爾倫還活著的消息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語的蘭波開口了。

    “如果他不知道我還活著的話……遠東之地能夠引起他注意力就只有荒霸吐了。”

    “沖著我來的啊。”中原中也并不驚訝。蘭波偶爾也提到過魏爾倫,畢竟中原中也就是以魏爾倫為藍本的長相,魏爾倫能探查到中原中也的存在也不奇怪。

    “中也,你愿意配合我嗎?”

    “行啊。”

    “要是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想親手殺了魏爾倫,”蘭波緩緩地說道:“以中也為誘餌,真正地將他殺死。”

    “有把握嗎?”

    “不能說是一定,但是他畢竟是我多年的搭檔,我對他的了解絕對比其他人要深。”蘭波的語氣平靜,但是更像是暴風雨來之前的那種平靜,“要是有中也配合的話,我有八成把握。”

    魏爾倫的目標是中原中也,那他的目的地就一定在橫濱。

    “超越者打起來動靜不小,磐先生不如帶著流先去安全的地方,不然被發現了就不好了。”

    他們到也不是害怕被發現,一沒被通緝,二沒被追殺的,被發現了也沒人能把他們怎么樣。比水流又不是去單挑黃金之王之后失敗回來了。

    但是在時機還沒有成熟的時候,比水流還是愿意減少一些麻煩。

    “可以,”比水流略沉吟了一會之后就同意了,“磐先生知道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嗎,我想看看樹。”

    比水流從小就喜歡樹。

    “山清水秀的話……”磐舟天雞回憶了一下,“去八原好了,那邊有以前認識的普通人,我們可以借住。”

    “那我來通知織田作,紫和那只青花魚,”中原中也拿出終端開始編輯短信,“織田作最近在武裝偵探社兼職,離不開橫濱,也得讓他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八原離城市比較遠,有著在城市難以見到的茂盛森林。

    但是這也意味著車輛很難進入森林,輪椅在小路上也走的比較困難。磐舟天雞推著比水流好不容易才走到有熟人居住的八原寺廟。

    “您就是我父親提到的鳳先生吧,”開門的少年有著和磐舟天雞所認識的田沼相似的面孔,“請進。”

    “父親臨時接到委托先離開了,晚上就會回來,如果不介意的話就住在這里吧,我們已經收拾好了。”少年很有禮貌。

    “我知道,田沼跟我說了,”磐舟天雞笑了笑,“你是他的兒子吧,如果不介意請叫我磐先生,我改名了。”

    “好的,磐先生,我是田沼要。”

    “這是我家的孩子比水流。那我叫你要,可以嗎?”

    “完全可以。”

    田沼要沒有對比水流的打扮發表什么看法,他本來就是心思細膩溫柔善良的人。

    “這周圍都是你喜歡的樹,怎么樣?”

    田沼要離開后,磐舟天雞把東西收拾好,推著比水流在寺廟周圍轉了轉,森林里的空氣遠比城市和他們那間房子要清新得多。

    “感謝你,磐先生。”

    “這有什么好感謝的,流,”磐舟天雞笑出聲來,“這幾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散散心,難得有機會放松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