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一只貓_[全職]目標!攻略全聯盟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一只貓

    36小時不眠不休地打游戲,徐白也困得夠嗆,安頓好葉修以后,就急匆匆地跟陳果打了聲招呼,想回租房睡覺。

    “哎等等!”陳果卻突然叫住了他,“你還住賓館呢,這大半夜的,找個人送你?”

    “不用麻煩了,”徐白搖搖頭拒絕了,“我沒再住賓館,剛在附近租了房子,離興欣就幾百米遠。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說完,他沒忍住打了個哈欠,淚眼朦朧地看著陳果。

    “那行吧。”陳果看著這樣的徐白只覺得心里一軟,猶疑著同意了。

    然而還是不放心,陳果站在網吧門口,目送徐白走遠,才走回網吧。

    【滴——檢測到異常時空波動!危險等級評定中——等級評定:C級。】系統的聲音突然在徐白響起。

    徐白微微一愣,驚得連睡意都消散了幾分。

    【什么情況?】徐白問道。

    【有其他時空物質進入本世界,就會產生時空波動。】系統科普道,【根據時空波動的大小,可以判定物體危險程度。這次評定等級為C,應該不是活物。是特殊物品的幾率很大。】

    【你的意思是還有其他人有可能穿越進到全職這個世界?】徐白問。

    【理論上全職世界運行十分完善,不太可能出現入侵者。但是也不排除被他們發現的可能。】系統說。

    【還有可以隨意穿梭各世界的人?】徐白有點驚訝。

    【宿主權限不足。】系統說。

    【怎么又權限不足了?】徐白皺眉。

    【抱歉啊宿主,系統這邊也有保密條例的QAQ。單世界任務的宿主權限都比較低的。】系統糾結道。

    【不過宿主還是提高警惕,即使是同為穿越者,很多人眼里是沒有道德,法制這些觀念的。】系統的聲音頭一次這么嚴肅。

    【行吧。那C級的危險,又是什么?】徐白問。

    【應該是有特殊物品從時空縫隙里流了進來。】系統說。

    【特殊物品?】

    【凡是類似系統商店出品的商品,以及非本世界所有物都屬于特殊物品。】系統解釋說。

    【你能檢測出來是什么樣的特殊物品嗎?】

    【不能。】

    【要你何用?】徐白撇嘴。

    系統:【TAT】

    系統:【系統可以幫宿主掃描接觸過的物品,查看是否屬于外時空物品。】

    【行吧。】

    徐白又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不管怎么說,先回去睡一覺,其他都可以靠邊站。

    然而注定不能如他所愿。就在他經過一個垃圾桶的時候,底下突然傳出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什么東西?

    盡管非常疲倦,徐白還是勉強打起精神,湊上前看了看,畢竟系統剛剛警告了異常,說不定現在他就巧遇了線索呢。

    拂開垃圾桶上堆的紙箱,徐白猝不及防和一只橘貓對上視線。

    他清晰地看見這只橘貓似乎是一臉不可思議地來回轉動了一下腦袋,又低頭看看自己的兩只前爪。

    圓溜溜的黑眼睛瞪大了,仿佛經受了什么難以接受的打擊。

    ——徐白總覺得這一系列表情有些太過人性化了。

    意識到自己處境的橘貓,當時就想從立刻從垃圾桶上跳下來。

    【宿主,系統掃描這只貓有問題!】系統急忙叫道。【別讓它跑了!】

    因為橘貓的突然躍起,徐白下意識地后退一步,然后就見到這只貓異常敏捷地跳起來,然后頭朝下跌倒在旁邊的水泥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徐白:……

    系統:【……】

    一時竟找不到槽點。

    徐白默默收回了感覺這只貓眼神聰明,很像人的想法。

    那貓顯然是想逃跑的,但是跌下來摔了個七暈八素,而且對四肢運用明顯不熟練,走起路來都順拐。

    徐白憑借數值200的速度,不費吹灰之力地抓到了它。

    天真,當他屬性版上的速度屬性真的只是加手速嗎。

    他小心地把還在不斷掙扎的橘貓抱起來,調整了一下姿勢防止抓傷,自言自語道:“流浪貓?”

    徐白拎起了橘貓的后頸肉,另一只手順勢托起了小貓的屁股。

    剛剛還張牙舞爪的貓頓時就軟了下來。

    見橘貓安靜下來,徐白心滿意足地把它拎回了租住點。

    【這貓是特殊物品?】徐白問系統。

    【不一定。大概率是特殊物品被觸發在了貓的身上。】系統說。

    【那怎么辦?】徐白問。

    【等我上報,上級一般會出解決方案的。】系統說。【這段時間宿主看緊它應該就好了。】

    【我為什么要看緊它?】徐白突然反問道,【又沒有好處。】

    【emmm…】系統遲疑著說,【其實類似情況,上級會發放相應補償的,宿主等著就好了。】

    徐白拎著貓回了屋,卻犯了難。

    鑒于這只貓疑似的高智商和非暴力不合作隨時都想跑的態度,徐白想了半天,選擇隨便找了兩塊毛巾鋪在浴室里,把貓放在上面,順順毛。

    在它反應過來之前,迅速起身把門鎖上了。

    關上門,徐白幾乎是迫不及待地癱倒在床上,衣服都沒脫。

    能撐著路上不睡著全靠毅力,一切等他醒了再說。

    浴室里的貓,抬頭看著現在對它來說極高的門把手,整只貓都不好了。

    這是個普通的一天,孫翔平常地和嘉世的隊員們一起在圣誕節出去團建完,就回寢室睡覺了。

    他萬萬沒想到,一睜眼自己居然變成了只貓?!

    而且竟然是被和自己一面之緣的粉絲撿回了家。

    一回來就被關進了浴室,孫翔不熟練地操控四肢走了過去,嘗試著用爪子撓了撓門。

    浴室門紋絲不動。

    孫翔貓貓的表情崩壞了。

    ——————

    第二天早上九點多,葉修才在儲物間里醒了過來。

    坐起來的他神色有幾分恍惚。之前玩了長時間高強度游戲的后遺癥也顯現了出來,腰酸背痛是有的。

    不過雙手竟然是出乎意料地輕松。

    葉修模模糊糊回憶起是誰把自己扶上來的,頓時了然。

    下了樓,只見陳果和唐柔都已經在位置上開始游戲了,他眼神在徐白常坐的區域里轉了一圈,沒看見人。

    心里劃過一絲不明顯的失望,快得讓他根本沒有捕捉住。

    看來是還在補眠,葉修想。

    他也匆匆吃了早餐,到吸煙區坐了,刷卡登錄游戲。

    ——————

    與此同時,一覺醒來神清氣爽的徐白,正如臨大敵地盯著自己面前的浴室門。

    昨天帶回來的那只貓,照系統話里意思,是被時空亂流的特殊物品附著了,說不準會有什么特殊能力。

    思量再三,徐白還是帶著點警惕地把門打開了。

    只見角落里,那只貓正在他之前鋪的毛巾上蜷縮著睡得正香。

    橘貓很警覺,聽到門打開,就立刻睜開眼睛爬了起來,縮在角落警惕地盯著他看。

    好……好萌!想rua它!

    徐白捂住心臟。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從兜里掏出了顆糖,誘哄著小貓。

    孫翔抬頭看著徐白手里的糖,貓頭一昂,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就憑一塊糖,還想收買他?

    昨天晚上他深思熟慮到凌晨,才勉強接受了自己變貓的事實。突然變貓,在街上流浪肯定無法生存,他準備給自己找個靠譜的鏟屎官……呸飼養員。

    這個人看起來就可以,他審視地仰頭看著徐白。

    住處離嘉世很近,又是單人居住,還是榮耀玩家,嘉世如果發現他丟了,肯定會有消息傳出來,他在這可以很方便地獲取信息。

    孫翔最后滿意地點點頭,朝著徐白擺出高貴冷艷的姿勢走過去——

    啪嘰!

    四只腳不同步,貓咪自己把自己絆倒,跌在浴室的地面上。

    徐白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

    在貓貓惱羞成怒之前,把它撈起來放在了自己懷里。

    “帶你去吃早餐。”徐白溫柔地撫了撫貓的頭。他昨天才搬過來,屋里什么吃的都沒有,只能去外面吃。

    附近有個大型商場,那里應該會有貓糧賣。

    孫翔察覺到自己被摸頭,后知后覺想炸毛,抬頭卻見抱自己的人光潔的下巴,顯然是準備帶他出門了,這才勉強收了爪子一路安安靜靜。

    徐白在早餐攤,把豆漿倒在一次性餐具的蓋子上,方便貓咪舔舐。

    “總覺得…不太像貓呢。”徐白看著貓進食時候明顯不熟練的動作,沉思道。

    孫·貓·翔僵住了,隨即眼前一亮,想到了說出自己身份的辦法。

    他伸出前爪就往豆漿盤子里蘸,爪子踩在桌子上留下了一道濕跡。剛想按照自己設想往桌子上寫字,就被徐白按住了。

    “放下,這是人家的桌子別弄臟了。”徐白從旁邊抽出紙巾擦著桌子和貓沾臟的半只前爪,“看樣子是吃飽了還是豆漿不合口味?”

    孫翔徒勞地喵喵叫掙扎著,也沒把爪子解救出來,反而被徐白防備搞破壞而按得死死的。

    爪子連帶肉墊也被擦得干干凈凈。

    透露身份計劃夭折。

    ——————

    嘉世訓練室。

    劉皓有些驚異地發現屬于隊長孫翔的位置竟然是空著的。他沒有來參加訓練。

    是遲到了?

    平日里雖然孫翔性格比較囂張,但是訓練卻是準時準點次次不落的。

    今天沒來倒是有些稀奇。

    不過孫翔就是整個嘉世戰隊的隊長,他偶爾不來訓練,其他人也不能說什么。

    平心而論,劉皓心里甚至有隱隱的期望他再晚來點,這樣整個訓練室就只有他這個副隊長官職最大,所有人就都只能聽他調度了。

    雖然心里是這么想,劉皓還是去象征性地敲了兩下孫翔的房門,見里面沒反應,就權當是對方睡過頭了。

    故作體貼地沒有再打擾,他又返回了訓練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