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無常那些年》正文 第三十四章 意外_成為無常那些年 - 小說涯

《成為無常那些年》正文 第三十四章 意外

    夜潯原是陪我一道坐的馬車進宮,未曾想,他竟然在半路上見異思遷,狠心把我拋下了。事情原是這樣的。我一早貿然應下圣旨很沖動,但得知夜潯要親自送我進宮時很感動,半路上遇見過來尋我聽戲的宸王又很激動。我聽見宸王的小廝在馬車外面通傳,想著路過打打招呼也好,順便再跟他吐吐皇妃天不見亮就派人過來傳召的苦水。結果我這廂手還沒沾上馬車簾子。夜潯那廝就猴急猴急地先我一步,一手抓著我的小臂,順勢往他那邊一拉,他起身腳下一個轉回,我倆的位置就這樣成功地進行了調換。我當然十分生氣,屁股都沒坐穩就立即拍案而起,準備抓著同他好好理論一番。誰知我都還沒來得及開口,風頭就讓那廝堪堪壓下一頭。他抱腕端坐在我的位子上,微仰著的頭,用兩只鼻孔瞪著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地欠打模樣!我暴跳如雷,一把擼起袖子,拳頭都要快要舞到馬車頂了,但只一看見夜潯此時那張寫滿了小人得志地臉。眼下相比往日那張死板傲慢又嚴肅的模樣,倒是莫名之中多了些顏色和趣味。看見我抄起的拳頭,他臉色一變,立馬換了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將我望著。這,這,這,我當時心了軟下了一半,這也忒沒脾氣了。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夜潯的臉,嗚嗚嗚~,眼淚竟然不爭氣地又一次從嘴巴里留了下來。“小白,是我呀!”宸王到底是不知道這馬車里發生了什么,許是小廝通報后等久了沒有消息,這才親自露面開口喊我。聽見宸王的聲音,夜潯輕哼了一聲,眼神幽幽落在我方才捏緊的拳頭上,開口便嘲諷道:“白大人這是在干什么?沖冠一怒為藍顏?”好家伙,他這莫不是——又醋啦?我立刻訕訕地收手回來在裙擺上擦了擦,當即捂住胸口跌坐回位子上,做出一副因被懷疑而傷心欲絕地模樣:“夜大人你怎么能這樣想我呢?”夜潯一臉冷漠地垂眼看我。我伸出一根手指胡亂地沖著馬車頂上指了指:“剛才恁大個蚊子你沒看見嗎?”夜潯:“......”我繼續若無其事地補充:“幸虧我眼疾手快把它抓住了,這要是不防備地叮了夜大人一下,那可是不得了啊!”良久,夜潯重新坐正,扶額輕笑著說道:“當真?”我臉不紅心不跳地一口咬定:“比真金還真!”看夜潯逐漸由陰轉晴的面色,我算是稍稍可以放心了。左右剛才一時激動,都差點忘記夜潯的存在,畢竟人家,咳咳,是吧!尷尬之后,我默默地提醒自己:不能越矩,不能越矩!!“小白,你在里面嗎?在的話倒是應我一聲啊!”馬車外,宸王的聲音略顯得有些焦促。有人一直在喊你的名字,聽著真的特難受,但我又要努力憋住想要回答他的念頭。夜潯聽后,毫無征兆地又是一聲冷哼,滿眼不屑地上下將危襟正坐地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后抬起一雙骨節分明的纖長手指溫柔地撥開了車簾。車外適時拂過一陣微風,從撥開的車簾中徐徐匯入,吹起了夜潯的墨發。他嘴角噙著一絲得意地笑,微微側頭,從馬車的車窗探了出去。車外面頓時傳來不少妙齡女子以及渾厚大叔整齊的驚呼,倒是宸王那邊,這會兒居然異常地禪定。我猜此刻畫面一定極其精彩,灼灼四目驚喜相對,砰砰心跳急劇加速,直教那時間停滯,山河黯淡。嘖嘖嘖,多么驚天地泣鬼神的美好畫面,讓我又不禁好奇起了他們驚喜見面后的第一句話會說什么。客氣直呼官位?不妥,見外!互叫對方名字?不妥,生疏!熟絡互喚昵稱?哎呀,不妥,這光天化日,大大滴不妥!我越是往這方面想,就越是按奈不住的好奇心雀躍。————“滾!”窗外語速極快地傳來了一聲渾厚有力的低斥。“格老子的,大膽刁民竟敢戲弄本王,來人——!”這聲粗俗地俚語,明顯是怒不可遏而出。剛才外面的兩種聲音,好像很耳熟啊!?沒等我回過神來,外面就已經亂做了一團,婦女和男人拔高了地不滿和驚呼聲,在另一種突然竄入的吵嚷聲中平息了下去。我正想著從背后的車窗一探究竟,那廂夜潯突然就將頭收回馬車內,并一本正經地叮囑我道:“你就待在此地,不要走動,我去去就回!”說罷,眼底閃過一絲精光,然后在外面四起的叫囂聲中,風風火火地下了馬車。我尚在情況之外,夜潯一走,我就立馬趴在他剛在探頭出去的車窗往外面望。這......誰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嗎?宸王臉色慍紅,手里煩躁不停地扇著折扇,陰沉的眼中像是要射出刀子了一般。他看著夜潯站定在地,隨后眼神一偏,順便又看到了夜潯身后的馬車上,此時一臉懵懂無措我。宸王默不作聲的往這邊走,夜潯索性在原地等著,看背影都知道,那廝現在肯定得意至極。直到,宸王直接無視略過他快步向我時,他才終于氣急敗壞的轉身回頭。“小白,原來你一直都在啊!”宸王的聲音是毫不掩飾地欣喜。我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夜潯,很好,被他黑著臉瞪了回來。四周雪亮又不善的目光,對于一個只露出了腦袋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如芒在臉’!但即使這樣,我仍然還要做出一副與無事發生的自然模樣來:“小,小扣子,你好啊——”**干扯出一個假笑,雖是假笑,卻也沒妨礙讓宸王微彎了彎一雙溪水似的眼睛。他轉臉瞪了一眼夜潯,立刻與我訴苦道:“你可是不知道,剛才那刁民是如何以下犯上戲弄本王的!”刁民?我硬憋住笑,當即糾正他道:“那是夜大人,是來訪的使臣,才不是什么刁,噗——”對不起,我實在沒忍住,但又害怕夜潯看見,于是拼命地將頭往另一側他看不到的地方扭。宸王一看我笑,他也樂了:“是吧?我說他是刁民他就是刁民!”“咚”地兩聲悶響,我和宸王默契十足地同時痛苦地捂住了腦袋,地上骨碌碌地滾了兩顆不大地石子。剛才還“哈哈哈”的我倆,頓時就“嗚嗚嗚”了。這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干的。我像是那種會吃虧的人嗎?就算我不計較,也總會有人尋個由頭找上夜潯的。看著宸王怒氣沖沖地敲著扇子往夜潯那邊奔去,我趴在車窗上,雖頭痛尤新,但還是抑制不住地一臉慈母微笑。果然,任憑宸王氣得如何跳腳,夜潯都始終一派波瀾不驚地淡淡神色。宸王嘰哩哇啦說了一大通,加上日上三竿,街頭的百姓也漸漸地越聚越多,周遭的嘈雜聲吵得我并不是很能聽清夜潯那邊的聲音。雖然我可以憑借超靈的五感聽見那些的談話,但是非禮勿聽,我斟酌了片刻,還是決定美滋滋地遠遠看戲就好。只見宸王比出一根手指,指著夜潯的鼻子又開始半像威脅半像怨地說話。夜潯嘴角一勾,旋即抬手拍了拍宸王的肩,然后說句什么。周圍立刻又傳出一聲高過一聲的群眾驚呼。我也不例外。我趴在車窗上露出癡漢笑,一邊還拍著手由衷地點評:“打情罵俏,含情脈脈,般配!”我這廂還沉浸其中,誰知下一刻,夜潯就像是長了第三只眼睛似的,目光一轉,從面前的宸王,直接幽幽地落在了我身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